0713 重回職場

重回職場也兩個多月了,或許是時候來個心境上的轉折的歸納了。

其實我一直是適應力很強任勞的人,雖然口舌上多所抱怨,但是基本上行為還是會去接受那些不合理性的職務上的要求。所以在面對上一份工作在家父重病需要親人的照料跟陪伴的時候,上司要求的那句:「你要適當放棄你爸,在工作跟家人中間選一個」的時候,我也按照他們的要求就辭去工作專心照顧家父。雖然就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是家父跟家父的朋友給我經濟上的支援,然後我在賭存款跟家父的準備完全消耗光前家父的病情能夠穩定,無論是穩定到我可以放心,或是就蒙主寵召,反正無論哪一個,我才可以準備人生的下一步。

雖然之前講得硬氣,加上上一份工作的最後那個抉擇實在太讓人不爽,所以我曾經想過要離開高科技產業。但是一個人十多年來的職能累積畢竟難以完全割捨,雖然台灣的高科技業多是昨日黃花,但是能提供給我的薪資報酬畢竟還是相對優渥(其他像是金融業等等,我自己評估要短短兩三年內就追上我自己之前的薪資水準不大容易,加上他太多證照要考,如果我還具有二十多歲的體力跟企圖心,或許還撐得過去),工作內容還是相對自己能夠快速上手的,所以還是回到科技業。就只能期待這次的工作能夠讓我覺得至少是值得的吧。

當然這次怎麼選擇工作跟上司也比起之前更有概念了。在知道工作真實的內容情況下(以及這段時間培養出來的閱讀財報的能力),我所選擇的,不是對未來的想像,也不僅僅是面試時的印象,同時也選擇願意誠實告知我工作內容的人。老實說,我相信很多人接受了 offer 之後,才發現怎麼工作內容跟當初說的都不一樣,不要忘記試用期你依然可以用腳投票離開去其他的公司,對於這種不誠實的公司跟上司也不用竭盡忠誠。

而中間這一次的創業,其實我也重新認識了自己的能力的極限。雖然能力還是會一直成長,但是太不符合自己個性的道路是很難拓展下去的。在本質上來說,我屬於那種文官型的人。要當個領導者帶兵打仗實在非我所長,甚至要積極行動我也很意興闌珊,但是對於事物的分析跟提出可執行的提案,以及不斷思索當下最好的方案,以及該方案的短期、中期、長期影響跟利弊,這類型的工作我倒是還可以勝任。

知道自己能力跟性格上目前的界限,其實是很有用的。我的個性畢竟偏向小心謹慎而多所遲疑,那種遇到大事臨機決策雖千萬人吾往矣終究並非我之所長,雖然我個性很躁,也很容易逞一時之快而闖禍。其實這點也很容易看得出來,我寫的很多東西,笑罵針砭時事,但是也就僅止於此,甚至我還會老實說,我沒有打算去改變甚麼,我只打算韜晦保身,而非匡時救世。

也因此,穩定的收入跟忙碌的工作對我而言是必要的。若是收入會有起伏不穩定,我的情緒其實會很受影響很容易逞一時之快去賭一些看起來勝算不高的東西。像是創業、或是後期的玩選擇權引起的暴起暴落。我如果一天到晚都在看盤跟研究,其實我早就知道那對我的績效無益,還不如好好休息。然而因為個性小心,會想一直確認自己的想法對不對,結果一直花時間看網路上過於充沛的資訊,反而混淆了自己的判斷。然後又不想放過任何一個賺錢的機會(因為收入不穩定),所以看到疑似機會的時候又想賭,然後一賭下去又因為遲疑擔心就又無法等待於是短進短出。有的時候這樣的確會賺到錢,但是大多數的情況是,正在沾沾自喜因為快速反應避免損失的時候,走勢又開始往自己原本判斷的方向走了,於是又立刻賭下去。但是往往這個時候的走勢引誘的就是我這樣的人,最後就立刻被快市賠掉自己的資本。

這些缺點其實在我跟長輩打牌的時候,有被長輩指出來過我太過急利。不過這些缺點在確定了工作跟上班之後,漸漸不再困擾我。

我之前就是因為時間太多,結果才會想太多最後把自己的心境平穩搞到失衡,連帶的連日常生活的一些小事情的決策都因此受到影響。但是在有了穩定的收入後,雖然上班忙碌根本沒甚麼時間投機投資,但是週六跟長輩打牌倒是心境平和穩定,就算判斷錯誤錯失了胡牌、自摸甚至放了槍也不會影響心情,不管輸贏多少依然能夠冷靜算牌。只要我能夠冷靜算牌,我就會脫離以前那個輸多贏少,贏錢達到一定程度就上不去,輸錢倒是可以輸得很慘的那個我。

其實老實說,現在這兩個月,我身上的 Loading 其實比起之前上班的時候雖然是重得多,但是比起自己創業的時候的負荷跟壓力其實算很小。至少我不用太擔心這個月會沒有收入,而能夠完整地接觸到許多完整架構的程式其實對我個人而言也是一個很好重新練回基本功的好機會。

其實很多人對我選擇現在這間公司應該是覺得不可思議。畢竟我從以前從來沒有少罵過這間公司。除了現實的比較優渥的金錢外,其實我還是有一點算是想知道為什麼這間公司暴起暴落地這麼不可思議,在外面看其他人的文字,不如自己親身跳進去看看。另外就是我目前負責的部份算是我比較熟悉跟擅長的部份,然後兼之可以接觸到許多有點興趣但是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持續下去的領域。而且將來如果要去其他的公司總是會有比較好的機會的。再來就是同事長官目前人都不錯,然後我其實有的時候事情一多壓力大會睡得稍微晚一點或早上起不來,這間公司算對 RD 比較自由一點,所以對於我這個曾經中途離開上班生涯的人來說,算是比較好調適的。

然後以前我常常做不到一點,就是沒把握的時候寧願空手。現在我可以輕易做到,因為不安全感不再,心境情緒都能夠維持在一個平衡點。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