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間公司的尾牙

本來我按照慣例要在醫院陪母親住一晚的,但是在我母親看到我搖搖欲墜,作事情亂七八糟,於是就叫我跟我父親先回去了。

結果因為我父親要去參加別家公司的尾牙,就順便帶我去了。然後呢,一去果然看到我父親很多酒友都在,然後我也敬了幾杯酒這樣。因為在車上有睡了一下,所以還能喝幾杯。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舞台。

舞台上呢,除了員工上去同歡之外,還有不知道哪邊請來的歌舞小姐,然後就看到幾個在寒天中穿的很少的女性,在上面扭來扭去唱歌。

然 後每一個還脫到剩下性感三點蕾絲內衣繼續唱跟扭,我看了三個,其中有一個疑似未成年,主持人還不准台下拍照(大概怕出事,不過雖然身材普通,看起來蠻細皮 嫩肉的,大概正常的男人會目不轉睛的那種)(事實上,我那桌的人那個時候很多人一直看著台上,還露出一種飢渴的眼神)。

好像因為沒注意看 她的人是很少數,然後因為我又坐最前面的桌子的最靠近舞台的位子(沒辦法,老爸據說在那個工業區說的上話,於是就被請上上座),所以當我嗑著瓜子,喝了幾 杯果汁後,轉頭再看就嚇了一跳,雖然還是在台上,不過那個女的超級靠近我的位置,距離大概是我伸出手就可以摸到鞋子的距離。

有必要賣命到這樣嗎?好像沒有什麼經驗的感覺,沒必要台下有人不理你就拼命要他看吧?不過說實在,平到我有一點反應就是了(茶)。

剩下有一個邊唱邊脫邊走下台跟每個人敬酒(感覺很敬業),不過這個皮膚比起之前那個疑似未成年的比較差,不過身材比較好,跟剛剛那個一樣,都是我之前在台北看不到的那種。

哪一種?台北的女性有腰的好像不多…(毆飛)

反正她們身材的曲線不知道怎麼弄得,居然弄得出來腰部是 > < 的身材。

最後一個胸部可能有 F 罩杯,不過小腹實在有點突出… 不過這應該是要有傲人胸圍的的必要代價吧。話雖如此,大家都不捧她的場,大概也是酒飽飯足了,大家都慢慢散了。我也是(XD),她正要開始脫到剩內衣的時候,我跟我父親向認識的人敬完酒就走了。

原來我對女性還是有反應的啊(重新發現自己)...

好吧,一點都不奇特的經驗。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