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出院

母親終於出院了。

這幾天先是我母親情況穩定了,所以我開始被我母親叫去處理各樣保險、金錢上的問題。在最多的時候,我身上曾經拿過 n 百萬元的現金,現在因為沒有了,所以我才敢放心說出來,要不然怎麼消失的都不知道這樣。 跑去銀行、保險公司去還錢,原本還想順便處理一些保單的事情,不過因為我證件沒帶齊所以沒辦法處理。我現在因為房貸所欠下的債務少了兩百萬,不過每個月還是要繳約一萬五的貸款就是了。

接著就是我母親一直很害怕的檢查,似乎叫做「肝抽吸」。

我 其實沒聽過這個檢查是什麼,也沒聽過任何人解釋這個檢查會有什麼副作用,結果我被我母親逼著簽下檢查同意書(!)。我在那邊看著每一項都覺得很三條線,什 麼知道這項檢查的風險啦(我哪知道啊?),什麼知道這項檢查的副作用跟可能的後遺症啦(我真的沒被宣教過啊!),然後就被我母親逼著在同意書上簽下我的名 字(我說老媽啊,你既然都知道為什麼要我簽啊?你自己簽不行嗎?)。

結果在診間等待檢查的時候,我媽居然在發抖(!),然後我因為這幾天跑了太多的地方處理事情正在一旁偷偷補眠(喂)。

結果經過了一位老醫生,看到我母親正在發抖,就很熱心的跑過來跟我母親解釋肝抽吸是怎麼樣的檢查,有什麼情況。在以前的醫院哪有人理我們啊!結果這位醫生說:「只要好好呼吸就好了,這個檢查沒有什麼危險」、「大概最多憋氣個兩秒」、「不會很痛」。

我還在想,既然這樣幹嘛還叫我簽那個同意書啊。

我 只能說,和信醫院真的對癌症病人來說是個很好的醫院,雖然有的時候護士會散仙散仙的,不過醫生都是由一位資格老的醫生帶好幾位那種年輕醫生組成一個醫療團 隊在服務好幾個病人,而且將所有的作業進行了中央控管以及自動化,不像以前的時候病患家屬還得一天到晚跑來跑去處理事情。

結果輪到我母親後,我沒有進去診間,就在外面的椅子上打起瞌睡來了(喂)。

等到我母親出來之後,我母親還說:「根本不用憋氣憋到兩秒啊。」(我當時有一種想要跌倒的感覺)

但是畢竟是有風險的檢查,至少肚子上有個傷口,所以我還是在醫院陪著我母親,然後又睡了那個會讓我全身酸痛到不行的躺椅。

今天我母親終於順利出院了,為了慶祝,我們跑去竹圍漁港吃海產(其實是我這幾天都吃醫院的自助餐... 想換換胃口),接著回家我母親的第一句話是:

「好臭!」 我也這樣覺得,明明我跟我母親才兩天不在家而已,家裡面的一貓一狗弄得好臭。然後我父親又隨便擦一擦而已... 雖然比沒擦沒撿好多了。所以剛剛我補眠完後,就開始打掃家裡面...

總之,終於回家了。讀書進度落後真多,不知道該怎麼補。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