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住院(更新版)

其實我母親從上週二就開始發燒了,但是在她本人的堅持與要求之下,本來我要強硬把她帶去和信抗癌醫院的急診,最後不了了之。

最後是過 了好幾天的本週一,本來今天有安排一個肝的檢查,結果到了檢查間,護士跟診間醫生看我母親的神色不對,發現我母親在發燒後立刻通知我母親的主治褚乃銘醫生 (在這邊要大大稱讚一下和信醫院的醫治體系,身為一個癌症病患的家屬,我覺得在這邊我真的是在照顧我母親,而不像之前在其他醫院,根本是一天到晚在做雜 務)。

褚醫生在判斷情況之後,立刻決定中止我母親本來要做的檢查,先將我母親送急診,然後立刻安排病床讓我母親住院觀察跟治療。

其實平常在家裡面看到我母親精神亦亦的樣子,實在很難想到她居然發燒燒到快四十度。所以我在知道我母親的耳溫高達 39.8 度的時候確實嚇了一跳。

在週一情況很嚴重的時候,我幾乎是全程陪著我母親,之後在醫院睡了一個很不安穩的覺,後來因為我沒帶換洗的衣物到和信(因為住院蠻突然的),沒洗澡全身很不舒服,加上睡椅子,其實第二天我就撐不太住了。

但是週一跟週二有個決定性的不同點,那就是氣溫。

氣溫一瞬間下降了七八度吧。原本還有將近二十度的氣溫,週二突降至十度左右。我身上的穿著都是週一穿的,所以對於十度的低溫除了冷得打哆嗦之外,冷到受不了的時候,看到路邊有什麼店就會躲進去暖一下身子。

但是即使我從楊梅火車站回家的時候坐計程車,我還是感冒了。

我洗完澡就發現聲音不太對,等睡一下補眠起來倒垃圾之後,我更是確定我已經感冒了。於是我立刻打電話問我父親我還需不需要去。

我父親本來還很白目的說:「你就來啊,戴口罩啊。」

那個醫院是癌症醫院耶,我親愛的父親。從母親一天到晚感冒的情況可以得知,癌症病患的抵抗力還不是普通的弱。

我 看跟我父親交談無濟於事,我就要求跟我母親講電話。當電話轉手到我母親手上,我才剛叫出一聲:「媽」的時候,我母親就叫我不用去了。因為很明顯啊,聲音都 變了,我才不想去醫院造成院內感染,也不想被隔離到負壓病房然後被問:「你最近有沒有出國?家裡有沒有養禽鳥?最近有沒有到過什麼地方?有沒有接觸鳥 類?」(用文字很難表現這段問話的滑稽爆笑跟認真嚴肅的一線之隔)

因為家裡面實在很冷,加上這幾天天氣不是很好,我乾脆叫母親在醫院多住幾天(其實看起來也沒那麼快出院),互相交代一下事情之後我就昏睡去了。

這一昏睡還蠻苦的,我睡了週二晚上整晚跟週三一天。

週四精神好一點,而且感冒好像沒那麼嚴重了,所以也去醫院。因為我感冒了,所以我雖然知道我母親非常厭惡看到我姊,但是在我生病,父親又忙沒辦法經常過去的情況下,我還是透過朋友聯絡到我姊(還有我家目前唯一能夠聯絡到我姊的我父親),至少告知她母親住院的事情。

結 果週四我一到醫院,就聽到我媽一直在罵我姊的沒有知識。如果是罵以前的東西也就算了,我絕對會好言相勸一下(雖然最近一次我姊跟我母親的吵架的原因是我先 跟我姊吵架),但是一聽到「我姊問醫院能不能帶狗進來」、「我姊跟家裡面要衛生紙(奇怪,你男朋友不是很有錢?有錢到幫你租了房子?連個衛生紙都出不 起?)」這些新的咒罵題材,我馬上放棄好言相勸。

在醫院待到快中午,把手機充好電給我母親,因為我體力撐不下去了,所以我就出門回家了。(雖然說是回家,不過中間我事實上在台北西門町逛了兩個小時左右... )

昨天晚上大姑姑知道了我母親又住院的消息,打電話來家裡面(既然大姑姑都知道了,那大概家族裡面認識我母親的人絕對都知道我母親住院的消息),呃,怎麼說呢,反正拉裡拉雜講了一大堆東西,心情好很多就是了。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