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行(第一天與第二夜)

昨天晚上才到上海,因為搭乘飛機蠻累的,然後我跟小琪姊睡一間雙套房,就是有個閣樓,然後分上下兩層床鋪的那種房間,然後小琪姊很晚睡,所以我有點睡不太好。

今天早上的經歷就沒有多好了,我姊因為好奇上海七浦市場到底長什麼樣子,一群人早餐也沒吃就跑去看。結果因為我沒睡好,加上我本來就對這些無秩序、擁擠、嘈雜的地方很難忍受,所以我情緒有點失去控制。反正就是又回到了對自己生氣的那種情況…那邊真的還蠻亂的。

如果昨天我看到的,是上海紙醉金迷的一面,那這個地方就是呈現了上海比較不好的那一面。昨天的上海新天地,畢竟是消費比較高、居住在上海的外國人比較常去的地方,所以相較之下比較沒有那麼糟糕。

反正直到中午吃飯之前,我又有點面無表情、對自己生氣、然後右手握拳到有點瘀青而已。

而且小琪姊一點都沒發現我已經在失控了,結果她還是同樣一直講著一堆沒有主題的話,忙著感覺很沒有主題的事情,看到她的做事方式跟毫無頭緒的瞎忙,我…平常一般的時候還可以忍受,但是在這種時候我就很不能忍受了…但是我也只能忍著,因為我這次就是因為在情緒失控的時候沒有忍住自己破壞性的衝動,才造成我現在的處境,不是嗎…?

不過晚上回來想想,小琪姊還真是適合在大陸工作,好的都還沒學到,壞的都已經學得跟本地人沒二樣了,真的跟本地人一點不搭嘎的感覺都沒有。

中午我跟我姊獨處的時候,我姊有對我說,我覺得不舒服就應該要說出來,但是我一直認為這是我的問題,所以我一直在忍耐,結果我一直忍,就一直讓我的情況更惡化。或許在妳的眼中,我也是這樣吧?可是要我把我認為是我的問題的事情說出來,麻煩別人,我真的很不習慣…因為這種事情,我只可能對跟我很親密的人說…像是以前我的母親、或是現在在某個時候的我姊這樣的人…至少她們理解那是我情緒的反應,而不會覺得我真的那樣覺得,那是我的破壞性情緒的宣洩…

我姊有抱怨過,我只會對跟我夠親近的人發脾氣,我無法否認…因為會讓我心情不好的事情,絕大多數都不會是我願意跟不夠親近的人說的,這一次我聽了外人的話,在我不舒服的時候對著跟我不熟的人說了我心裡的話。結果就造成一場災難…其實我都不是對那些人發脾氣,我都只是很不帶情緒地將我內心的話說出而已…只是因為不帶情緒,所以那些話顯得特別傷人…

我以後還是只會對自己發脾氣、對自己親近又理解我不是針對她們的人發脾氣吧…因為我在失控的情況下說出來的東西,實在無法委婉,或是像我正常的時候做些修飾或想辦法排解掉…

後來我們就逃難似的離開那裡了,中午到了淮海中路,吃了我覺得不怎麼樣的一間店,然後下午就到樓下的 Starbucks 跟我姊的一位朋友 Anne 見面。Anne 是一位很有修養、也很有原則的女士,其實我一直很想成為像她那樣的人,既優雅又有自己的原則,不過現在的我顯然是原則太多了點?即使我已經放棄了很多原則,但是在妳的眼中看來,我依然是個很有原則,然後沒有改過、放棄自己的原則的人…

像她對待小琪姊的方是就是我一直想要做卻做不到的,她很有耐心聽小琪姊說話,即使不認同,也只有看到她的眉間皺了一下,卻不會反駁她。然後在 Starbucks ,我也見識到了上海人的沒禮貌,我姊跟她男友只是去上個廁所,結果回來以後她們的位置就被搶走了…雖然我跟 Anne 大姊都有出言阻止她們佔走我姊她們的位置,不過就一直被不理會,然後就看到 Anne 大姊的眉頭一直皺著,然後趁著那群人去買東西的時候罵了句「沒禮貌」,然後至少把我姊的位置給搶回來這樣。然後小琪姊一直自顧自說著自己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現我跟 Anne 大姊兩個人對於內地人的完全沒辦法…

而且我光聽小琪姊一直講她的工作的事情,我實在不知道她的工作到底有什麼前景,也不知道她的工作到底目標在什麼樣的市場,感覺很無頭蒼蠅的感覺。不過我試著表達自己的意見,被小琪姊反駁了以後,我也不打算對她的工作發表任何意見了。不過 Anne 大姊好像也是不知道小琪姊她公司到底在做什麼就是了…

後來 Anne 大姊因為要工作,小琪姊說要在附近做些市調(坦白說,她做市調的方式我看不懂,感覺只是在研究其他公司怎麼打商品),我跟我姊、以及我姊的男友就到附近逛逛。這附近有很多百貨,然後太平洋百貨正在週年慶,我們就去逛逛了。

我這次非常確定有店員一直在看我,不過到底在看我什麼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回頭找一下我姊,就發現有幾個剛剛我路過的櫃的店員找其他的店員指著我好像在說些什麼。到底是在說什麼呢?算了,反正我也不知道,我又不是個多引人注目的人…

不過我跟我姊後來觀察的結果,發現這邊的女性普遍算是很會裝扮自己,有許多人的品味風格我還蠻欣賞的,只是她們的體態都不是很好看。但是男性就幾乎什麼都沒有做了,除了在髮廊之類的地方偶而還看到一些穿著打扮不錯的人之外,在這種百貨區看到的男性,穿著都不怎麼樣,髮型也不整理,體態也不好看,什麼外八駝背的都有,為什麼不矯正一下呢?這樣蠻醜的耶?而且這邊的男性不是過胖就是過瘦,還挺奇怪的。

而且在路上偶而看到穿著打扮有風格的男性,十之八九都會發現他們是日本人或韓國人。

這邊有個牌子 UniQlo 的衣物質感還不錯,不過我買了幾件卻覺得我不太會搭配,可能還要多想想。今天敗的最重要的,大概就是 Gucci 的鈔票夾吧。我終於買到了,而且換算成台幣才三千元…

晚上吃一家據說要預約才吃得到的「南伶酒家」,因為我們沒有預約,所以就很早去,他們也想辦法幫我們弄了個位置。這兒的服務真的是一絕,晚上要開業前還有精神喊話跟確認每個人的職責領域,真是專業的店。然後這邊的板鴨、蟹粉干絲、墨魚燒肉真的是好吃,這幾天如果不是我味覺壞掉就是真的這幾家名店都是實至名歸。中午吃的什麼浪漫館橫濱我就覺得很難吃。

晚上跑去腳底跟全身按摩,結果我姊的男友一直唉叫,身子真虛。幫我按摩的男師傅就一直沒有成就感,看起來有稍微練一下身體是有用的。而且換衣服的時候,我姊的男友的身材一直被我取笑,因為我雖然肌肉沒練好,但是線條都有出來了,據說看起來像是有練過的。 :D
不過這兩天晚上都吃太好了…

晚上去抓腳的時候,提到上海的天氣,我說我覺得上海很冷,師傅說了一句「下次跟女朋友一起來就不會覺得冷了」,害我只能乾笑。

今天逛街,每次看到漂亮的女裝或是小飾品,都會很高興地拿起來看一看。可是一想到衣服穿在妳身上的時候的樣子,就又會想起來我是為了什麼來上海,然後滿是遺憾地將東西放回去。就算我買了下來,妳也不會收下吧,我的天使?

本來應該是出來散心的,結果怎麼好像越陷越深了,不過,我真希望我有勇氣、也還有機會對妳說…

I love you, my angel ...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