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行(第三天與第四夜)

本來今天姊姊的男朋友要先回台灣,結果…反正出了點問題就是了。因為幫我們訂機票的那位阿姨跟小琪姊是同類型的人…

反正最後就是他跟我們要明天一起回去就是了,我跟我姊也決定提前一天回去,因為上海比較知名的景點都大部分看完了,下次來,大概就是真的要做些事情了。結果就是我們三個決定要一起回台灣,這樣也好,反正多一個人好欺負。

早上先到了旅館附近的髮廊洗頭,基本上還不錯啦,比我想像的好多了,雖然他們對於一些怎麼把髮型變立體的手法不那麼熟悉,不過我自己後來自己再調整就還算滿意。洗頭的時候看了大陸的 FHM ,我真得很驚嘆大陸的時尚雜誌的編輯的敏銳度,他們對流行與時尚有種異於台灣人的敏銳嗅覺。反而台灣很多搞時尚的,大概是太習慣被吹捧了,反而一直沒有什麼前進的感覺。

但是這邊的人感覺有點名牌崇拜,不過我看到的覺得穿著比較有風格跟品味的大多數應該都是買的起名牌的人的樣子,所以才會有這種感覺。跟這邊一些比較友善的內地人聊天,也會覺得他們比較不喜歡「儲蓄」,都是賺多少花多少,這種感覺其實還蠻不好的。

洗完了頭,三個人折合台幣大約三百五十元,兩個人洗頭兼做一點造型,另一個洗頭跟剪頭,說真的,好便宜啊。在旅館附近吃了一家普通的餐館(真得很普通),就前往了城隍廟,或者該說是上海的小商品市場--豫園。

這裡比七浦有秩序多了,至少我沒有失控,而且東西很便宜,我也在這邊買了點小物品準備當作小禮物回台灣分送。嘿嘿,我姊還特別挑了個禮物要我拿去送給 cecil ,嘿嘿。我姊也蠻壞心眼的嘛。

逛完豫園之後,我們一行人就前往了上海外灘,這邊真的很漂亮,我還沒去過香港,我姊說香港比較漂亮,不過我覺得台灣類似的景點,像是淡水,跟這邊完全不能比。這邊的景致是從以前租界的時期就造景好的,整體真得很漂亮…我也忘情地拿出我的手機猛拍…

後來逛累了,我們三人就找了個地方坐下來吹吹黃埔江的風,一邊談著生涯規劃,一邊想著自己的事情。我真的太久沒出國了,當初出國的那種覺得自己渺小的感覺已經漸漸被自己淡忘了。這次來上海,其實被大陸人,特別是那些想要出人頭地的頂尖的那一群給嚇到了。我不知道那些負笈在外求學的同學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感觸,不過我真的覺得自己遠遠比不上那些積極進取的大陸人。我姊的男友也因為這次到了上海,決定最近手上的案子做完之後,就要離職嘗試自己創業。

我呢?我想我大概會再繼續唸書吧,我不是那種適合創業的人,我知道我的缺點在哪,而且這個缺點沒經過個幾十年應該是不可能磨得多圓…至少先充實自己,然後一邊從事些投資的行為累積資本…

不過這是蠻嚴肅的話題,我們一邊談著這個話題,一邊看個一對在外灘某個靠河的景觀台一直抱著然後一直親吻的情侶。他們還蠻強的,我們大概坐在那邊談了兩個小時,然後那對情侶從我們坐下來到為了覓食離開都還抱在一起,真是令我又羨慕又嫉妒。而且黃埔江的風其實蠻冷的,我們已經冷餓到受不了了他們還抱著…

昨天在徐家匯區聽到 Dino 說有一間「鴨王」很好吃,想說明天就要回台灣了,不如今天晚上就殺過去吃。於是我們三個人打了T,就從外灘衝回徐家匯。本來以為會沒位置,因為據說最好要訂位,不過很幸運地我們到的時候剛好有個位置,於是就點了半只北京烤鴨,一盤美極鴨舌頭,一盤滷汁拼盤,炒了青菜,就開始享受了美食。這一餐滿足的程度不輸給「南伶酒家」,這幾天都有吃到好吃的店,實在是很滿足。我對這間的北京烤鴨的評價頗高,雖然比起「南伶酒家」的南京板鴨是差了一點,不過搭配上滷汁拼盤的豆腐跟百葉,我跟我姊的評價都給了這家相當高的評價,特別是這樣一餐吃下來,還不到八百元台幣…不過南伶酒家是我誤點了一個很貴的菜啦。

在等菜的時候,我終於鼓起勇氣問了我姊的男朋友一些問題,然後我發現…

嗯,我真的很想妳。我刻意不帶筆記型電腦、刻意遠離網吧,就是想不接觸到跟妳有關的一切。可是這幾天,我不管做了些什麼事情,我都在想妳,逛街的時候總是想著這件衣服如果穿在妳身上會多漂亮;跟我姊、我姊的男友談論生涯的時候也是,會想著我得怎麼樣繼續前進才能覺得我自己配得上妳;吃到美味的食物,會想到如果妳來上海,一定要介紹妳來吃。我越來越想妳,我想看到妳快樂的樣子,而且最好是妳因為我而快樂;即使不是,或者我無法在妳的生命中佔到一個位置,我也希望妳能繼續快樂下去…

但是我懷疑我到底有沒有辦法做到放手,我也懷疑我有沒有機會在妳的生命中擁有一席之地。雖然知道感情的事情勉強不來,但是我的心好痛,我好痛恨我的情緒為什麼這麼不穩定,痛在我為什麼老是會做一些會傷害到妳的朋友與妳的事情…我不是完美的人,我知道我的情緒會失控,我知道我應該要避免情緒失控,但是我卻總是無法做到…對現在的我實在太難了…

我總是必須要一個人獨自面對,我不能總是把我的朋友拖下去、我不能總是把我的親人拖下去。雖然希望有個人能夠支持我面對這些事情,但是最後又會害怕我會傷害到人,所以我總是獨自面對,然後失控,對著周圍造成更大的傷害…我只能期待總有一天我可以變得成為一個沒有情緒問題的人、不會傷害到他人的人,然後配得上妳…不知道要花多久才能實現這個卑微的夢…

來上海這幾天,我一直以為可以將妳的影子沖淡,但是妳的影子卻一直在我心中越來越擴大,結果我反而更想念妳…妳知道嗎?我的天使…

我忍不住在吃飯的時候寫了封簡訊給妳,雖然知道妳應該不會回,也不知道妳會不會看…但是我還是想寫…想告訴妳這件事…

結果吃完晚飯之後,又跑去斜土路上的腳底按摩抓腳,這已經變成每天的固定行程了,沒辦法,抓一次才不到兩百台幣,技術又還蠻好的,覺得很便宜。結果有個跟我們很熟的、還蠻帥的男師傅主動說我長得很俊、很秀氣,結果我姊就心理不平衡了,因為這種事情已經發生了好幾次了,總是有人記得我卻不記得我姊。後來他們去忙下一位客人的時候,我姊還嚷著說叫我乾脆來包養他算了。 =.=

回到旅館,又到附近的一家甜品店吃夜點,結果我姊跟她男友似乎很認真在考慮開業的事情。我是覺得還沒有準備好啦,我沒有勇氣跟她們一樣可以願意燒錢交學費…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