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日本前進中!

沒事多旅遊有益身心平衡。 XD

其實我並沒有非常喜歡台灣,以及住在台灣上面的人,不是因為民族性怎麼樣,其實住在台灣的人的熱情,開朗,樂觀的性格我覺得非常難能可貴,也非常喜愛。

我討厭的是,短視近利,明明有一片開闊的大海,眼光卻只有在小小的陸地上的狹隘思想。而我以前也是這樣的人。

去年因為失戀,所以我跟著我姊去上海,她是去談生意,而我是去觀光。如果沒有這件事,我都快忘記我有多麼喜歡旅行,以及多麼討厭跟著旅行團。

去那邊自由行,然後直接貼近他們的一般民眾。有很多在台灣從報章雜誌,從政黨政客,從網路憤青聽到的偏見,都慢慢消弭於無形之中。上海無疑是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雖然缺點還很多,但是去過之後,回來台灣看到台北,只覺得,「台北你有什麼好神氣的?」

當台北的人還在做國際金融中心的大夢的時候,上海已經奠定了他無法被取代的位置。就如同台灣取代不了香港一樣,即使現在香港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之下。

大陸的崛起有很多原因,其中最大也最諷刺的原因,就是他們的金融體系在政府刻意用力兼併、引進外資、改善體質的情況下,能夠迅速到位的純資本主義手法。在中國大陸創業是很容易的。

而中國大陸經濟過熱的原因,從來不是外資企業也不是低廉的工資,而是他們本地中小企業,甚至大財閥的崛起引起的。這期間,中國各銀行的 ready 是功不可沒的。

我之前進過一些小公司,甚至以前家族企業就是一間小型企業(雖然現在苟延殘喘中),實際觀察經營的問題,我很明白光是只有想法、工資低廉、土地的容易取得、交通的方便依然不足以讓經營可以「過熱」。

我不是經濟方面的人,所以我無法評論經濟的問題。但是中國銀行體系的資金可以迅速到位提供了中小企業、甚至大型企業很好的發展環境。

而 台灣呢?台灣最大的銀行根本無法打入大陸市場…資本額不夠,結果二次金改原本有個目的是要讓台灣的資金可以隨著台商進入大陸,畢竟要進入大陸市場,台灣的 銀行的實力都不夠,加上政治上兩大黨的阻擾(民進黨囿於意識型態,而國民黨根本是希望台灣經濟差,這樣他們才有拿回政權的機會,因為可以訴諸中產階級的情 感),使得台灣的銀行的錢只能投入內需產業,所以這段時間,營建業才又起死回生,看到越來越貴的台北房市,豪宅建案因為資金充裕而不斷推出…

我常常在想,為什麼會這麼畸形?

昨天在跟人講大陸的銀行這段時間我觀察到的東西的時候,隨口引了一個不精確的數據。結果就被抓著打。 XD

然後低廉的工資,土地廠房什麼又被拿出來講。變成一塊不能挑戰的神主牌…

然後台灣的人還在網路上,以駁倒與自己立場不同的人為樂,最後得出「商人無祖國」、「政客誤國」、「民進黨該下台」、「陳水扁下流」之類的虛無的結論為樂。

無聊,什麼時候台灣那種樂觀開朗進取的民族性不見了,變成只會逞口舌之快的民族?

這次去日本,除了遊玩,另一個目的就是市調跟考察。當代設計的家具在台灣還不曾是主流,甚至我當初把自己的家弄得符合我的美學也因為我姊搬回來她只注重實用而讓我家怎麼看都像倉庫。

等我工作穩定,並且學了我想學的東西以後,下一個我要去學的,大概就是設計…

距離我想要走的方向,我還有很大一段路得慢慢走、慢慢摸索…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