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都是假設(竹內薰)

這真是一本有趣的書。 XD

也多少說明了我為什麼會對我受的教育這麼不適應。

因為我受的教育,從九年國教到高中,全部的導師都叫我「不要懷疑」;但是我自己的求知慾已經讓我知道老師教導的東西是可以懷疑的,在那個受解嚴學運影響的時候…

但是上大學以後,我所學習到的東西大部分依然是「要怎麼做比較好,還可能可以怎麼做」,卻很少有教授教導「當初為什麼要這麼做」。

例如學了線代、離散那些東西,對,我知道那可以怎麼做。

但是…當初為什麼要這麼做?

在這本書的後面,有講解一些初步的相對論還有霍金的宇宙論。

或許這本書提出的一些觀點還可以用來解釋之前在一些地方看到的問題,像是「Computer Science」為什麼在有些地方不認為是 Science 而是Engineering。(如果他們使用的是可否證性的那個定義…)不過我對這些爭論沒有什麼興趣就是了。

比較讓我有興趣的,是最後幾十頁提出的觀點,在不同的視點所看到的世界並不一樣,所以沒有對錯的問題,兩個看起來完全互相否定的理論有可能都是對的。

這很類似我對這個世界的一些基礎的思考,也是我思考事情的基本態度。我對很多事情都懷疑,對,這就是我活得很累的原因。

在 這本書的後面,舉了一個角色理論,簡單來講就是每個人都有多重人格(這邊不是病理上的多重人格,只是用來指稱人格的多樣性),在不同的場合會扮演不同的角 色然後會有不同的性格。這我很能理解,而且這是我接受的世界的一部份,當然我接受不代表其他人必須接受。因為這是從我的角度看到的世界,也是我的世界。

甚至我完全不會否定其實我不存在,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想要對其他人證明我存在,或許等到我突破思考障礙的那一天以後,我存不存在對我而言也無所謂。所以有某些人因為做了某些事情而有了改變,我的驚訝通常蠻小的。因為我可能已經懷疑過事情會變成那樣子。

我舉一個簡單易懂的例子來解釋我的世界觀好了。

今天假設我寫出了一個程式,結果在 A 電腦上面跑出了 10001 ,在 B 電腦上面跑出了 10000 ,在 C 電腦上面跑出了 0。我檢查程式,沒有發現任何問題,在數學理論上也獲得了完美的結果,那為什麼會有這種差異?

其實答案可能很簡單,有可能只是架構出這三台電腦的代數系統不一樣而已,當然也有可能是其他的原因,但是不回到這三台電腦的差異就不會明白問題可能在哪。

推而廣之,也有可能我們堅持 1+1=2 這個基本公設,我們就無法明白地解釋我們現在的所有現象。也就是說,也許在地球上 1+1=2 是成立的,但是換個地方 1+1 也有可能為零。

當然,我的思維並沒有完全脫離非黑即白這種一翻兩瞪眼的情節,只是我的基礎思維是懷疑論而已。所以我本身很混亂。

因為我沒有興趣把一切委交給他人,我也沒有興趣去信仰些什麼。對我來說,我懷疑神存在;而實際上,就算神或什麼規則真的主宰世界,我也不必要遵循或去崇拜。

我並不是說我否定,因為否定是很容易的事情,就算你剛剛跟我去法院公證結婚,只要你跟我有一個人反悔就立刻可以否定這件事存在。不管這件事是否真的存在。

就會跟我之前對世界絕望到想要否定終止自己的存在一樣容易。

如果我現在其實不是個活人,這件事說不定是真的。或許只要換個思考方式,換個定義就可以了。說不定。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