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門下篇(T. Hickman & M. Weis)

《死亡之門》在《第七之門》邁向了一個終結,當然,這是當初作者就已經承諾的事情。然而我個人卻覺得惋惜,因為《第七之門》不再有凡人,而回到神人-以及善與惡的代表力量。

《第 七之門》這一本書,完全回到『善惡二元論』的基本面,善的力量與惡的力永遠鬥爭不息,而這兩股力量的衝突,優勢與劣勢全倚賴未分善惡的人-無論是神人或是 下民-對於善與惡的傾斜。這儼然是一種宗教的觀點,天使與惡魔在爭奪由塵土中誕生的人,如果世間充滿公義,那麼天國就會體現人間,反之則地獄體現。

於是我個人很遺憾「波動」這個概念沒有得到更多的發揮,甚至在我個人的眼中看來,這個建構出來的世界雖然看起來很宏大,但是卻沒有這兩位作者另外的作品,《龍槍》的世界觀來得有趣。當然嚴格說起來《龍槍》的世界觀並不是這兩位作者確立的。

我 必須承認,「善惡二元」甚至「善惡中立三元」並沒有孰好孰壞的問題,完全看作者怎麼發揮,但是「善惡二元」畢竟是長期以來支配人類思想的主流,也是奇幻文 學大部分的作品所依循的思想。或許跟成書的年代也有關係,但是我也很懷疑是否真的有關係,整套書畢竟成書於八零年代末期,九零年代初期,那段時間是否是 「善惡二元論」高漲的時期?我不確定,也不是我非常有興趣的範圍。

反正,《死亡之門》的最後一集完全只能在角色中做發揮,而且很幸運地, 《死亡之門》的角色個性依然很鮮明,但是也不免逐漸趨同了。即使原本為邪惡所惑,但是最後每一個角色都良知發現,無論哈普羅、艾福瑞、梅莉特、一開始就睿 智無比的瓦殊跟巴塔查爾,甚至剎,在知曉了自己的過錯(即使不是他們本人犯的錯誤)之後,也都義無反顧朝向犧牲自己的方向前進。

雖然那不見得是犧牲,但是的確算是高貴的就義。

問題是,薩坦人也就算了,派崔恩人這麼願意犧牲自己嗎?嚐過絕望滋味的亞伯瑞克薩坦人真的這麼願意再將自己關入另一個牢籠嗎?我不知道,書中也沒有講。最後瓦殊跟巴塔查爾分別取得派崔恩人跟薩坦人的主導權這一點也交代的非常模糊。

而除了魔手胡夫之外,《第七之門》沒有其他重要的所謂下民出現,就算出現,也只是串場性質,甚至連魔手胡夫也不算是下民了。在死亡之門關閉以後,剩下的四個世界怎麼樣了?

沒人知道,也不需要有人知道。自由,很少是幸福快樂美滿的,反而可能是一連串混亂與痛苦的開始。而哈普羅與艾福瑞也只能選擇關上死亡之門-因為他們這種神人只不過是奴役下民的存在。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評價這本書或這整個系列,至少我現在無法評價。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