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意滿點的么洞四

最近么洞四奴隸一零四人力銀行的楊基寬董事長講了一些話,讓朱學恆連發了兩篇戰意滿點的文章(文章一:不好意思,我就是個懦夫 文章二:各位懦夫們請注意!)來質疑這位董事長的各種言行不一之處。

先不論我個人對於楊基寬董事長、朱學恆各種論點的贊同與不贊同之處(反正我個人的意見不是那麼重要XD),最近這段時間的不景氣,讓很多好笑的言論、行為、政策都一一現形。但是有一些言論或許不要那麼過激的去看他。

例如說蔡宏圖董事長講的:「符合職涯規劃,沒錢都要去。」這一句話其實包含前提一起看下來,我個人是贊同的,但是大多數人見了影子就開槍,畢竟現在的氣氛實在是不適合說這種言論。舉例來說,只要我沒有生活上的問題(事實上,我的確短時間內沒有),只要有機會,要我沒領薪水去 Berkshire Hathaway 當 CEO 助理實習生,或是到 McKinsey 去當實習生,我都很願意。(但是事實上,這幾家公司就算花大錢要進去工作都很難。)

要我不支薪去裡面交換人脈、金脈、學習的機會,我都求之不得了,能受到大師級 CEO 的親炙,面對各種機會與挑戰,還有什麼是比這種更好的磨練嗎?畢竟這些東西,是再多的錢都不一定換得來的。

但是前提就是符合職涯規劃。如果有生活上的問題,要我做這種事情,坦白說我寧願餓死也不想要這麼沒尊嚴。更何況台灣有多少公司值得「不支薪去學習」?除了少數幾間然後 top-level 職位旁的一些實習位置,剩下的都只是要免錢勞工吧?

現在的政府、企業、人力銀行一直錯判斷了一件事,很多大學畢業生其實沒有那麼沒骨氣。就算你用盡所有資源去罵去恐嚇去貼標籤,六年級後段、七年級、八年級的人,遠比五年級、六年級前段這些其實只有經歷過經濟起飛這段時間的世代要有骨氣的多。(雖然骨氣不能當飯吃,但是至少對自己的能力有一定程度的評價,不太會隨便接受一些破壞行情的價碼。)

事實上,我們(自賣自誇一下)蠻多人是在高度競爭壓力的情況下生長的,真的能夠脫穎而出的人,自然是練出了一身的能力跟脾氣。這幾個世代的人,多國語言能力、跨國際競爭的能力、在各自專業上磨練的能力以及學歷應該是少有前面世代的人能夠匹敵(姑且不論學歷的貶值),除了生活過得安逸了點外,現在跟十幾二十年前的大學畢業生一堆公司要找去工作的景況可是不可同日而語啊。

我在職場上、社交場上見過的長輩們,能夠讓我打從心理尊敬的,多是三、四年級的人(偶而有一些五年級的)。但是五六年級的上司,除了拿當年來說嘴外,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曾經成功、為什麼現在會失敗而且再起不能,而且總是吃了我這種後生晚輩在職場上的虧?我並不是個特別有能力的人啊,更何況,錯誤的決策就是錯誤的決策,至少營收假不了啊。

十幾二十年前,因為台灣經濟起飛,很多人糊里糊塗就這樣成功了,從頭到尾不是很知道自己為什麼成功,也沒有跨足出去過台灣,反正台灣的內需市場養得起就好了。結果現在內需市場萎縮,競爭激烈,公司找進來的年輕人又越來越難管(因為自己能力不夠駕馭這些人,能力夠的話,這種事情根本很難發生),看來看去,發現自己還握有社會主流的權力(像是媒體、以及用年資上去的位置),於是就開始貼標籤給這些年輕人。

坦白說,年輕人最大的本錢就是年輕,所以可以輕狂,所以經得起幾次失敗。然後中壯年的這些世代,又發現自己手中的這些權力岌岌可危,因為年輕人更善用傳遞訊息快速的網路,更能夠接受到各類並非被刻意篩選過的訊息,像商週、遠見、天下、智富這些雜誌,聯合、自由這些報紙,在年輕的一輩中可是被嗤之以鼻冠上各種貶意的別名的。

這兩篇戰么洞四戰意滿點的文章,就算朱學恆不寫,遲早會有其他的 blogger 寫出來的。然後從點閱率、傳遞率看來,這傳遞的效果還真大啊...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