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大概是我人生第三低的低潮了...

從大概九月底十月初,讓我覺得我的人生大概還蠻糟的。

大概九月底的時候,我放棄了一件差不多努力了一年的想要有進展的事情,主要也是自己沒有其他的心力了。我沒有辦法在老爸跟老姊的事情都出了點問題的情況下,繼續去想這方面的事情。這件事,主要是關於感情方面吧,我都開玩笑說,我把我的感情的配額都送給我爸了。

不過私領域的事情歸於私領域,基本上我還是有辦法把心用在工作上,只是畢竟沒有辦法跟之前一樣很專心在工作上,加上心理很疲累,所以其實工作的狀況很不好,或者可以說,我接收其他人訊息的功能... 壞掉了。

在這種情況下,我又接下了我其實不算很擅長的東西,一來不熟,二來我對於太大的課題很容易在裡面迷路。我老闆是很直接的對我說,他覺得我組織化系統化的能力還蠻弱的。

是的,我也有這種感覺。這是我不管大學經驗,或是我的工作經驗中,其實很少被訓練到的地方。大學本來就沒有太多這種系統邏輯的訓練,而我之前工作在小公司,其實也不太會有這樣的訓練。況且,弄到自己大概懂跟能夠整理到可以跟別人說本來就是兩回事。在小公司的時候,就算規劃跟寫文件,也通常只是寫給自己看的,所以很多地方自己記得就好,這也是我最近常被老闆釘在牆上的點,我自己知道了,但是在報告的時候我自己常常又搞混... 然後一講錯,就一路錯下去。

雖然我覺得如果沒陷入情緒的低潮,應該不至於老是發生這種錯誤就是了。

而我之前比較算是被一個資深工程師帶,當我覺得我找不到方向,卻又不知道怎麼問,於是就開始覺得溝通不良。而且一開始不知道怎麼問,然後嘗試問又問不到覺得有用的東西,接著又因為家裡的事情很多,於是就漸漸不想問了。況且,當時我手上的東西太大了,大到我整個人早就迷失了方向,只能盡力把我覺得有用的東西拼湊出來而已。

我整個人覺得很疲累,後來因為跟同事哈啦,我突然想起來以前我還會自己煮東西的時候,感覺有比較壓力不會那麼大,於是就開始弄些甜點什麼的,讓自己感覺開心一點。

其實我還會自己煮東西的時候,壓力其實都有確實宣泄掉。我自己煮菜的時候是很愉快的。昨天去歐教授學長家的時候也是跟阿特在廚房剁肉弄的超開心的。 XD

而且做的東西還可以跟同事朋友分享,其實我還蠻喜歡這樣的社交模式的。

只是... 因為遇到一個不巧(或是說太巧?)的事情,所以搞到最後我整個人跌落情緒的旋渦差點走不出來。

我姊搬回家的時候大約是九月左右的事情,然後我爸身體又變差大約是九月底十月的時候,然後因為我爸的女友說我是非的關係,搞到我整個人其實承受了非常大的壓力。為了要多一點休息的時間,然後加上晚上有很多家裡的事情得處理,所以我把原本我運動的時間改到中午,要不然之前都是晚上在公司健身房運動的。而且因為我姊回家了,我之前因為洗衣服很麻煩所以就不修邊幅的情況就可以改善,於是我又回復到以前那個花俏的穿著,畢竟那才是我本身的形象,而且我都減了十幾公斤,不現一下就根本不是我啊。

不巧的是,這時候公司新進一個很可愛的女同事,而且更不巧的,這個女同事的外型的確是我會去喜歡看的型,所以我常常無法控制多看她幾眼,我一向不擅長掩飾這種事情,更何況我沒打算掩飾,因為掩飾了也沒有意義。

加上那位女同事跟其他幾位同事週間會去選修公司健身房的瑜珈課,我又幾乎在同時間把我運動的時間改到中午,我當然知道這樣的湊巧(或不湊巧),會帶來什麼樣的流言,會被傳什麼樣的八卦。但是我其實一直稟持著,久了自然這些事情就會解決了。畢竟嘴巴長在別人身上,我又無法控制,我只能控制自己而已,而且我也只能為自己負責。我能選擇的就兩個方向,一個就是無視,另一個就是避嫌再度改變自己的作息。

但是要我為個沒有的事情改變自己,坦白說,我完全覺得沒必要。有好感歸有好感,我自己知道我沒有多餘的心力去處理這些方面的事情,所以其實我都一直在拒絕這方面發展的可能。其實不只現在這個八卦,之前就算朋友介紹女性給我,或是我在哪邊認識的還蠻有好感的女性,我最後都是自己避開了進一步發展的可能。

雖然我嘴巴上還是會一直跟我姊抱怨「我長得這麼帥,為什麼老是交不到女朋友」(XD),但是我知道問題一直都是在我身上,我姊也知道我不是真的很認真要去解決這件事。我自己不願多花點心力在拓展一般社交,而我的家裡發生的各種鳥事已經讓我身心俱疲,我只是需要一個情緒上的宣泄口罷了,我沒有多餘的心力可以去發展跟經營。

基本上,我自從從我母親的庇佑與陰影下脫離了以後,我基本上是很社交的。現在這樣把自己封閉起來不太是真的我的樣貌。就連昨天去學長家,我也是一直悶著頭在廚房忙進忙出,沒有跟同學學弟們講太多話,而且昨天還有學嫂的同事,很漂亮的某航空公司空姐耶。然後在談話的時候,我也是常常隨便應個幾句而已。

但是因為我沒有多餘的心力,所以我現在都是採取這樣的態度:「自然發展就好。」不過,感情的事情如果沒有在適當的時候不自然一點,通常不會有什麼發展的可能,所以我這樣的態度跟放棄了是完全沒有兩樣。

反正,我自己知道被傳了一些八卦,我其實也知道大概哪些人在傳就是了。只是我採取了完全無視的態度。

但是當工作上有利害關係的人跑來跟我說這八卦,這就算了。我說沒有又不相信,這就算了。還語重心長的講了一堆有的沒有的,像是她有男友之類的要我放棄不要追,根本沒有的事情要我怎麼回應啊?更何況,這件八卦就我所知,跑來跟我講的人也出了不少力啊。

再者,當我之前已經覺得溝通有問題,有的時候完全按照那個人講的方向去做事,結果發現完全是錯的,而且更讓我覺得無言的是,原來到最後一切都是我誤會,不是那個人講錯方向。我只能當個啞巴,有苦說不出。

有一陣子我很認真的想要拿錄音筆把那個人對我在工作上的指示錄下來,不過後來覺得這樣有點蠢,雖然我已經跟我姊預約了錄音筆。

於是那天晚上,我情緒整個炸掉了。我真的必須做些處理,不然我只會變成那個人說的,「不用心的人」,「不聽有用的話的人」,我一直對於這種自以為是的人很厭惡,畢竟這個人還跑來跟我講過說要我適當放棄我爸之類的莫名其妙的言論。

你真的知道我發生過多少事嗎?從以前到現在到處漂泊又怎麼樣?如果今天是我老闆對我講這些話,我會很認真的回應,但是今天是一個跟我同年的工程師對我講這些有的沒有的... 我其實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人覺得自己有立場去對別人的私事講些什麼有的沒有的...

更何況,我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我相信我選擇跟隨的老闆不會做這種交淺言深的白目的事情。

知道我發生過多少事情的人多少會對我現在還能堅強的活著感到不可置信,雖然我曾經差點棄守一陣子。鄉土劇搞不好都沒有我的實際經歷來得有戲劇張力跟誇張。不過那都過去了,我現在也不會想再敘述一次。

我知道我不該為這件事情有太大的反應,但是當我知道我的 facebook (好像還有 msn)被封鎖之後,我整個人無法控制我的情緒的激憤。當生氣過後,我開始對自我自責。

我覺得我不需要為這種事情有反應。於是掉進了自責與悔恨的情緒中,然後就這樣一步一步走到將近自滅的地步。

我要感謝我現在的老闆,他沒有放棄我。雖然我現在還是沒有辦法恢復到正常的工作水平(畢竟我現在還是無法願意多說些什麼,也還無法很正常跟人溝通,因為在公司我現在不太願意說話),但是至少我的狀況已經有點回穩了。我只希望我能夠快點恢復正常...

我母親知道我對一個家的需要,所以她在臨終的時候留給我一個家,並且各自對我跟我姊交代要我們互相扶持。讓我還有一個家能夠休息,能夠去操心,那對我是非常重要的,那是我最根本的靈魂上的需求。如果沒有這個束縛,也許我會更有發展,但是也許我也會放棄人生。

我爸雖然跟我原本是不太熟,因為我爸對我跟我姊都算是很自由的教養方式,我爸也曾經說過,他以不管我們交換我跟我姊不要管他。但是我爸已經是我僅存的唯一的直系長親屬了,怎麼可能真的不管。所以我才會現在週末盡可能陪我爸,避免我爸太勞累,即使是用我的體力跟社交空間交換也無妨。

而這樣的我爸,也只有對我有兩個要求,一個是要我要有正當工作(畢竟之前我靠操作股票過的太爽也不是很正常,而且少了人脈),另一個就是要我不要老是單身,雖然我爸不要求我傳宗接代,他只是希望我不要年老的時候孤孤單單的而已。

其實我也得感謝我姊回來,不然我一個人面對這麼多事情,我想我應該就是直接崩潰吧。畢竟來自親人方面的壓力實在太大,我姑姑她們似乎不覺得我爸是個成年人可以自理,加上我爸的女朋友... 唉。如果我可以獨力解決,我壓力根本不會這麼大,但是解決的契機在我爸身上,可是本來應該要加諸在我爸身上的壓力全部壓在我身上,而其實只是因為我是我爸的兒子... 這種很傳統的理由而已...

這段時間,我實在太累太倦了。我只希望,我能夠快點回到正常的狀態。

至於感情?再說吧,反正有機會的話總是會有機會的,有緣份的話總是會遇到適合的對象的。畢竟,這也是我現在身上唯一可以犧牲放棄的東西了。雖然我知道我對於一個穩定的對象的渴望,但是以我這幾年的狀態,我也只能放棄。

雖然有些事情有想過,也曾經考慮過,但是情勢局勢時機什麼的我都沒有覺得有可行的地方,所以我早早就放棄了。只是還被那樣講,我真的之前還蠻苦悶的。

唉,什麼時候才能脫離這種一天到晚歎氣的日子呢...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