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的方式不一樣。(二)

其之二,敢於花錢投資自己與家人。

其實我常常不知道為什麼老是會有人以為我很有錢。我不屬於窮人是沒有錯,但是我的收入跟儲蓄坦白說也不多啊,雖然我從我母親那邊獲得了楊梅這間房子(雖然還有不少的房貸),還有一些金錢上的遺贈。但是如果我沒有自己賺錢,這些錢早就被花光了吧?我姊結婚的時候,雖然我覺得那個對象不 ok ,但是我還是依照我母親的遺言把該屬於我姊的金錢部位交給她,結果還真的證實那個對象一點都不 ok ...

我如果讓人覺得有錢,其實主因應該是因為我敢於花錢吧?我敢於花錢置裝,我敢於花錢吃好的餐廳,我敢於花錢請客,我敢於花錢買好酒跟朋友分享,我敢於花錢買好一點的代步車,我敢於...

我敢於花費這些錢的原因是,我能夠完全掌握自己的金錢流。所以我敢於花費在投資自己,只要是我的時間允許的情況下,花費再多金錢在自己與家人身上我都不會可惜。我現在覺得不滿的原因也是因為,我在現在幾乎被逼得沒有自己的時間。

說是完全掌握,其實也不是一個很正確的形容詞,不過,至少我這個月如果估計有五萬的花費,我下個月檢討的時候,實際數字絕對不會超過六萬。

而我買東西,一定是原本就有規劃年度預算「我就是要花費這麼多錢在自我的投資跟娛樂上」(這個預算絕對不會太少),然後實際買東西的時候,也是第一個先想「我買了這個東西,對我自己的形象、未來、生活會不會有幫助?」,第二個才是想「如果過了一陣子我不用了,轉手之後的價格還剩下多少?」

這一招是跟我姊學來的,我姊跟我有在賣二手衣物,就都是自己去買來穿了之後,過了一陣子不想穿了(因為衣櫃有限,而且自己一個人也通常穿不了超過五十套的衣物),就會上網拍或是去跳蚤二手市集賣掉。其實還蠻常不小心賣到不錯的價格的。舉例來說,我一件用 1,350 元買的外套,我預期賣掉的價格大概會是 300 元,但是上網拍賣掉通常可以賣到 800 元以上,就算去二手市場也還是很有機會以 500 左右的價格脫手,因此,我實際上花費買這件外套的費用就不會到 1,350 這麼多。當然這是因為我挑選的衣物是屬於有我個人的風格的,而且屬於有特色賣得掉的。我姊的衣物也是。其他如果穿著邋邋遢遢的人,別考慮用這樣的方式拿回一些資本。

況且,有的時候我回來查標才會發現我把舊衣物用比原本高的價格賣掉...

書本也是,我很常買書,但是有些書真的看過幾次後就不會想再看了,這個時候我也就會上網拍把這些書賣掉,通常也都可以賣到接近半價(打個廣告,我的拍賣現在有在清書喔)。比較讓我覺得麻煩的,是我有買了一大堆教性愛技巧的限制級書籍,要轉賣好像還蠻困難的...

在我 26 歲我母親過世之後,經過約一年的摸索,我在 27 歲的整個人改頭換面,從原本的「豪宅」(我還有當時的相片)變成所謂的「玩家」,而在 28 歲後到現在 31 歲又轉變成「宅型男」(我真的不是很喜歡一個人在外面晃來晃去,偏偏我的穿著很容易讓人覺得我應該很愛玩)。而在金錢財務上,我從原本只知道死儲蓄領死薪水,卻每個月都不知道把錢花到哪去,每個月的薪水都花光光的月光阿宅,漸漸變成現在這樣,金錢不斷流動,不斷進出,卻還是不斷累積個人的資產、人脈、能力。我的人生根本在 26 歲以後用超音速在前進補足我 26 歲前的一灘死水...

這某些程度上要歸功於我母親的教導(無論是她在投資的成功或失敗的經驗,特別是她經常會說她一生最失敗的投資就是嫁給我爸,因為當時同時跟我爸一起在追她的幾個人中,就我爸... 成就最不起眼,不過說實話,這種太認真的玩笑話不要對小孩子講,要不然很容易跟我一樣心智跟個性扭曲的),但是另外蠻大一部份,要歸功於我父親的人脈。我父親在他大學同學中成就不高歸不高,但是他的朋友卻是交遊滿天下,也都願意在我父親有困難的時候幫他一把(甚至目前有位長輩叔叔從當初我家搬到台北的時候,一直幫助我父親幫到現在... 連我現在也受他跟他太太照顧頗多)。我父親與世無爭的性格沒有遺傳到我身上,畢竟我的銳角還沒有磨圓,還是想要有一番作為,不過我倒是有一點跟我爸很像,那叫做「隨遇而安」。

我已經不太會對於自己的際遇抱怨了(雖然偶而還是會有,像是前陣子還無法選擇的時候,不過也只有這種還未定的情況會讓我多所掙扎與抱怨),畢竟人生每一個階段都是自己的選擇,抱怨或是譏諷,尖酸或是刻薄,基本上我認為都是無意義的。抱怨自己的努力沒有被看到,獎金沒有被給到之類的卻又不去作為,我是以為甚至比毫無作為還要差勁的。技能在,腳在,換家會賞識自己的公司不是更快?除非真的沒啥人緣人脈... 

我在 2010 年才第一次有拿到「年終獎金」(是的,在換到這家公司之後才有),因為我之前所待的那些公司常常連半個月的獎金都發不出來。但是拿到了,我也沒有特別興奮,只是覺得「喔,還不少耶?」對於我來說,這多出來的獎金,真的就是多出來的,所以我不會有太大的感覺波動。當然我知道蠻多人都把這筆年終獎金當作是固定的收入了,所以如果有公司發不出來,或是發的不如己意,就會發牢騷、抱怨;萬一「績效獎金」又不如己意,就會更加的發牢騷、抱怨。但是真的會下決定去改變的人,一百人之內不知道會不會超過十個...

對我而言,這不過就是一份評價而已,代表我在現在這家公司我就只有這樣的評價存在。於是,我可以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想辦法增加自己的評價,另一個則是想辦法到可以正確評價自己的努力的地方去。我通常都是給一個地方三次的機會,超過三次,不管是不是還有希望,我都會很果斷的放棄就走了。這種「三次機會」的態度也具現在我的交友中,不過,我不存在要朋友聽我的話的想法,只是有人問,我就會講,講了三次之後,我就不會再對那件事講任何意見。每個人都是具有自主性跟自我思考的方式的,為什麼要去控制別人?然後不合自己的意就要死纏爛打,然後大發脾氣?不過似乎蠻多人存在「你不聽我的話,你就不是我的朋友」這種比較像是小孩子的思考方式的想法的...

總之,我爸的朋友中,不乏許多他人眼中的社會成功人士,畢竟成大電機系是台灣一流名校名系,三四十年前要考上大學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到我考大學的時候已經不是很難了(說到這,我念的台大資訊工程系好像近幾年排名不斷下降喔...),所以我有很多機會可以親眼看到這些所謂的成功人士他們成功的方式,他們的生活,以及可以經常跟他們討教。而同樣的,也有很多長輩曾失敗過而後東山再起,也有長輩就跟我父親一樣就安於一個位置默默工作數十年這樣。這些人脈、經驗上的資產是無形的,而我一直到這幾年才發現到這些資產而瘋狂的吸收。

而且實際體驗並且參與他們的生活,對於維持自己的夢想的動力是很有幫助的。而要這些夢想一直存在,人生才會一直有動力去跟富有做好朋友。不管心理或是物質上的。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