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的方式不一樣。(三)

會成為長篇大論嗎?

其之三,掌握自己的金錢流。

我基本上不屬於窮人,一來是,吸引力法則我認為其實真的存在,認為或常講自己窮就真的會窮(而且這個法則我覺得已經在我姊的失敗婚姻中體現了)(為什麼還要這樣背刺我姊咧),二來是,我靠著自己一點都不愁吃穿啊,雖然如果要養小孩或是照顧我爸還是不太夠就是了。

我本來也不是一個會自己掌握自己的金錢流的人,因為雖然從小到大零用錢不豐厚(當然是跟周圍的朋友相比比較不豐厚),但是我真的沒有缺錢到需要打工。我打過兩次工,分別是大一去當好友的弟弟的家教,大一到大二跑去軟體公司當短期研發工程師,然後就沒了(接case應該不算打工吧?),而且這兩個工作其實也不太算是為了賺錢,比較像是去交朋友順便學習一些工作的經驗。其實好像跟現在出來工作我的態度好像沒啥兩樣... 雖然我的確是需要工作固定的收入來支應我父親可能的醫藥費(我也只是存著跟盡力增值以備不時之需,畢竟我母親為我家人規劃的保險實在太完善,完善到就算去醫院住單人房,理賠的金額通常是超過醫藥費)。

但是在我母親重病住院的時候,我就開始接受我母親的訓練而對收支、金錢流動開始有著概念。

儲蓄是個不容易富有的方式,但是卻是一個相較之下比較安全的保有金錢價值的方式,不過在通膨壓力下,這句話也是個問題,然後存在銀行如果銀行倒了... 所以也是有風險,只是因為這個風險畢竟不大,所以被視為比較安全的理財方式。

我母親教導我的,只有「錢要動,同時收入要比支出多」。

這是一個很困難的選擇,尤其是第二項。先解釋第一項好了,金錢流的意義就是在於,如果一筆資金,沒有任何動用,也沒有任何利息,那麼這一筆資金就是屬於「沒有動」的資金。而根據現在的經濟經驗法則,金錢的價值只會因為通膨而越來越低,如果遇到通縮,那金錢就變成沒有購買力,所以賺錢也沒有用就是了。如果不要俗氣的講金錢,一個人生存如果沒有去增加自己的生存優勢,那就也是「沒有動」,而且時間會一分一秒的過去,然後年紀越來越大,年輕的時候的體力跟肌肉跟精神的優勢也會一項一項不見,那個時候,生存的機會就會大減。

所以第二項的收入要比支出多,這個就不是單純的指金錢要增加,而是「價值」要增加。為了要達到這一點,就必須投資。

雖然理論上十年之內,應該是看不到通縮(而且按照現在各國央行印鈔票的速度來看,要通縮還蠻有實質上的困難),可是如果通縮了,會發生什麼事情?當金錢變得毫無用處的時候,會有什麼事情?這個問題我沒有答案。我貧乏的想像力能想到的,就只有維持自己的體力跟健康,這樣到時候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可能勉強可以逃得比其他人快,也比較有機會拿起武器開始趁火打劫之類的。

而投資到底什麼樣叫做投資?這個世界有很多東西是沒有辦法正確量化的,也沒有辦法用金錢去衡量的,於是又得用各種價值觀去換算各種投資,包含有形的金錢跟物件,無形的形象、人脈跟知識。習慣花錢在有形的事物身上的人,其實不會知道一筆投資到底有沒有收入。

同時,人總是會有一個盲點,就是希望每一筆都是正收入,這個在那種其實真的沒有打滾過市場跟社交場合的人更容易如此。我因為其實不太願意在人際上有負的收入,所以有的時候採取了很鄉愿的態度在處理人際方面的事情,結果這樣反而更容易有負的收入,這是我的盲點,不過比較常是遇到有問題的人,畢竟要沒有同樣經驗的人對一件事不僅僅是單純的同情更要積極的同理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更何況大多數人都自我感覺很良好。像是自己做的決定就是無可奈何,別人做的決定就是他能力不夠之類的,有的時候人會幻想自己在那個位置上會做的更好,結果真的被推到類似的位置上的時候,就會變成是下面的人沒有能力。這是人的通病,我雖然曾經想要盡可能敬而遠之,不過這樣的人實在太多了,特別是工程師性格的人經常無法發現很多管理或是決策上面的事情不單純只是邏輯或對錯而已,更多的時候,這後面是牽涉各種不同層面的人性跟利益的糾葛。

有的時候先做錯一件事後證明是錯的事情,會比晚點再做錯一件錯的事情更能夠帶來更大的利益。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