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想想

最近看到一些蠻有趣的中國崛起的討論跟言論,大概是在講過了幾年後,中國的生產毛額會超過美國(現在已經是第二大經濟體了),所以要注重中國市場之類的討論。

我自己是不太有類似的想法啦,因為一比人均 GDP ,其實可以看得出,雙邊市場規模還是差很多,但是可以針對這些市場特性去打入當地市場。

為甚麼要比人均 GDP ?只是這樣可以大概看出市場的購買力大約在哪,而且並不客觀也不準確,但是有參考價值。中國的 GDP 可以排到世界第二,但是人均 GDP 卻是有統計的國家中的倒數( http://www.stockq.org/economy/gdp.php ) ,根據 80/20 的理論,我們幾乎可以肯定這個國家的貧富差距相當大。

以社會資本主義來說,是有可能藉由立法懲罰富有的人,甚至隨便抓幾個富豪或貪官(就如內地這幾年層出不窮的新聞)來促進財富重新分配以及平息民怨。但是這畢竟是杯水車薪就是了。

雖然我不確定儒家文化對中國一般庶民的影響力還有多大,但是儒家文化基本上是仇商(士農工商,商是等而下之僅略高於奴)、敵視富有的。如果這些觀念還是深植在一般庶民底層,那麼中國政府可能需要花費非常大的力氣來平息民怨。

Anyway, 這是題外話。重點是,要注重中國市場,這是很好的一個想法,但是中國有哪些市場?

我自己去過內地幾次,不過足跡大概只有上海附近,觀察到的其實應該很偏頗,不過我認為的內地市場是很極端的,頂級豪奢,跟一般庶民。

要進入中國市場,幾乎只有這兩個市場可以賺到錢,所以金寶山在內地經營頂級婚宴會場是幾乎一定會成功的,KY美食跟康師傅也是一定會成功。微風拿下的阿舍乾麵,如果要進軍中國市場,也應該是會成功,前提是在內地要售價低於人民幣兩塊。

內地的頂級豪奢市場是很大的,因為用 80/20 法則估計,內地最少有接近兩億人具有千萬美元的資產。因此,這個市場是可以期待的。問題就在於,要怎麼去分食這一塊?對於品牌實力薄弱的台灣,幾乎可以放棄了。台灣沒有足夠實力的品牌,沒有足夠實力的金融業者,台灣的強項在於中小企業,因此這個市場幾乎可以說完全只能望之興歎。(關於金融業者的問題,我自己是有一些思考,但是因為二次金改被妖魔化的太厲害,所以我得充實自己立論的基礎才有辦法落之為文)

那麼,另一個市場呢?就必須以平價、低價、在地生產來發展。尤其以食品方面是最容易賺得大量利潤。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在台灣發展很成功的企業進入內地後,有些更成功,有些則是一直顛簸。或是原本幾乎已經被台灣市場淘汰的企業,一進入內地就生龍活虎,甚至反過來回台上市併購等等。

但是我現在自己的事業,就算找到內地的工廠可以代工生產,我算了算也只能將定價大約設定在 90 元人民幣左右,可是我必須要在一級城市具有店面,就算在內地可以壓低生產成本,但是一旦遇到仿冒,我是完全沒有招架之力的。因此我短時間不會考慮去內地發展,畢竟創意商品化後,就是可以被抄襲的。即使這個市場我只要分到一點點就可以享受不盡。

我的思考是,我需要有一定的品牌實力,再進入內地市場會比較好,但是這就不知道要花費多久才有辦法了。

自從從商自己後,我最大的體悟是,不管自己多厭惡某些觀念,多厭惡某些事情,只要有利可圖,就必須去作,當然,道德跟法律的底線還是得守住就是了。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