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性別,與感情教育

這是一篇假檢討教育之名,然後行宣泄情緒之實的文章,也有可能是因為看到『13歲玩4P 「我們是欠幹女生」』有所感歎為什麼男主角不是我!!!而發而為文。

之前有的時候我其實是不太理解為什麼明明這麼多小學生都性早熟,而且社會媒體這麼多性方面的資訊,還有一大堆未成年因為不懂保護自己而發生的社會新聞的情況下,教師/宗教/家長團體卻還是不願意真的認真去考慮從小學就開始接觸性/性別/感情教育這件事。現在的小孩子並不單純,也不是很需要被過度保護的了(過度保護產生的無知有的時候會有更大的危險)。

畢竟,每次看到社會案件的內容,都很容易發現小孩子因為無知,所以容易被有其他企圖的成年人引誘。或是同儕間欠缺對於性/性別的認識,因此產生集體霸凌,或是集體去做某些不適合做的事情,像是賣淫,吸毒等等。像我引的新聞還只有性行為,而且看起來還是兩兩兩情相悅其實還只是情況不嚴重的(或者是已經情況很嚴重但是沒鬧出病跟人命罷了)。

先別急著幫我扣帽子,雖然身為一個觀念算是比較開放的人,的確不認為這樣有什麼大不了(畢竟沒有違反個人意願也沒有用毒品或照片控制等等),但是我不認為跟年紀這麼小的女生發生性行為是合宜的(雖然我知道古代這年紀的女性早已嫁人跟懷孕生子)。

只是對我來說,這個案件中,後面的各種社會加諸於這一男三女的無知其實是比較可怕的。坦白說,我不覺得這四人實際上有什麼罪,就連宣淫的男的也是。如果扣掉小女生未成年(而且又是未滿十四歲這記得是公訴)這個要素,基本上就跟一般男男女女可能會做的事情沒有什麼不同,也不見得有什麼「罪」可言。

與未成年人宣淫有罪基本上有個前提,是假設未成年人身心皆未健全,自由意志尚未完全完成,因此有的時候有罪與否其實就是看雙方父母的背景。要不然其實多少會聽到一些案件,最後是兩邊家人乾脆把小情侶訂婚,等到合法了再結婚(或是就分手了),或是就私了。像這個案子就是男方顯然背後沒有靠山,又自己本身不出眾(出眾的話或許也不會被告?),加上小孩子先說謊讓家長氣瘋了,所以最後走上這條法律見的路。

我不是為這個男的開脫,而是說,那句「我們是欠幹的女生」到底是怎麼來的似乎是很值得去探究的。

舉例來說,到底是她們自認為她們自己「欠幹」,還是她們認為所有的女生都「欠幹」?

前者就要去追究,到底平常是誰在這樣說她們說到她們也這樣自認,後者就是要追究,這樣偏差的價值觀是怎麼來的。而且,她們嘗試了性行為(所謂的「幹」)後,似乎也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甚至應該是覺得頗為愉悅才會再度應邀。

這樣要全部推到「學校教育不夠」,「老師沒有好好教導保護」嗎?我以為如果這樣認為,這樣的家長是完全失格的。

兒童與青少年的性/性別/感情教育,主要來源絕對不來自於學校,也不來自於教師,而是來自於同儕,以及每個學生背後的家庭。換句話說,這樣的觀念,是朋友之間互相傳播而來,然後根源就來自於其中某些朋友的家長有著這樣的價值觀。換句話說,很嚴重的男尊女卑的價值觀。要同時有三個小學生的家人認為自己家的女人「欠幹」是機會比較小的,所以我以為是她們被灌輸了「所有的女生都欠幹」這樣的觀念的機會比較大。這樣的觀念,可能來自於小孩團體中居於領導地位的人有這樣的觀念,然後灌輸給她們,又或者是日常生活圈中,有這樣的觀念的長輩不斷的說於是她們就這樣被動的接受了。

然後當她們懷著好奇心去搞懂「幹」是什麼意思(可能從社會新聞,言情小說,意淫小說,色情漫畫,色情影片等等),就自然而然會發生這樣的社會案件了。

其實我很感歎,我當年接受的性/性別教育的來源就是這些會灌輸不正確的觀念的社會新聞,言情小說,意淫小說,色情漫畫,色情影片等等而來,沒想到過了二十多年,我的下一輩依然只能從這邊取得這些不正確的觀念。

這個遺毒,我可是花了將近十年才知道這些觀念是有問題的,因為中間不斷的追求女生失敗...

不談傷心的回憶了。總之,我又想到那個問題,「當一位父親或母親被問到跟『性』或『性別』或『感情』相關的問題的時候,這位父親或母親有辦法適切的回答嗎?」我以為這個問題不管多久以前曾經被提起過,這個問題的答案似乎依然是「沒辦法」。

為什麼?從之前某宗教團體以真愛聯盟之名(會取真愛就表示相信某種形式的愛才是真的愛,但是在多元觀念底下,愛情可以有多元的形式)阻擋性別教育的施行,並且獲得許多焦慮的家長的聯署大概可以知道,家長還沒準備好。

這些家長沒有準備好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些人從小沒有接受過正式的,有系統的,多元的性/性別教育(包含我在內,別跟我說健康教育那兩章就算),然後又年過三十,學習能力跟意願都極端低落,又因為經濟問題一天到晚加班,哪來的時間去參與小孩子的成長,都丟給學校跟安親班了不是?反正出問題都可以把責任推給學校跟安親班,這樣不是皆大歡喜?難怪現在沒有什麼人想當老師,當老師的都寧願拿刻板印象來教學,因為這樣比較省事,然後比較不會出事。標準的少做少錯的心態。

因此,對於現在許多不怎麼有趣的觀念跟社會案件不斷發生,我是能夠理解。

但是理解不代表可以接受。如果沒有人帶頭開始告訴小孩子這些相關的「常識」(是的,這些不應該是專門的知識,而應該是大家都多少要具備的常識),那麼過了十幾二十年後,同樣的問題又會再上演好幾次。

事實上,我是認為,如果無法參與小孩子的成長,無法跟自己的小孩一起成長,那根本不該去生這些小孩。

而其實,有件事一直困擾著我跟我姊。這件事是,如果我有了女兒,我到底是要培養她具備學識知識然後在現在這種依然男尊女卑的社會中被男人糟蹋鬱悶過世,還是要培養她就是無能無知但是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去討男人歡心,然後如果拐倒有錢的男人輕易獲得金錢?

這並不是個假問題,而是真實發生的事情,對我而言,前者就是我母親,後者則是我父親現在的女朋友(搞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事情讓我很煩,但是我父親明明沒啥錢結果輕易答應給她還不少的錢)。到底哪一個對我的女兒是比較好的?坦白說,我不知道,因此我不打算在自主意願下生小孩(如果將來的伴侶想要生那是另當別論)。

實際上,我認為在台灣的工時能有比較明顯的減少後,家長們才會有比較充裕的時間來想這個問題,以及準備這個問題。其實這是一個環環相扣的問題。要不然明明性別教育的課綱討論跟研擬,以及實驗很久了,為什麼現在才引起注意跟反彈?因為家長們沒時間去關心啊,只要有人刻意去操作跟危言聳聽,然後刻意誤導,就可以順利順遂某些目的。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一個課綱的實施要問天主教的意見,台灣是有宗教自由的,要問也該把佛教,道教,回教,摩門教,以及個個種種的宗教都納入吧?而且主要要問天主教哪個教派呢?來個宗教戰爭吧。

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性格的,但是我所見到的台灣的教育,是完完全全在抹殺這些獨特的性格。所以你會發現各自大學畢業的學生大概就是那樣的刻板印象,尤其名校畢業的,除了少部份比較有自己的個性外,其實大多看起來就是那些刻板印象的樣子。我們的學校教育成為了一種將人標準化的工廠。這是必然的,因為家長無暇參與自己兒女的成長,萬一出事又只會指責學校跟教師,所以很多學校都有多事不如少事,少做就會少錯的鄉愿態度。

除了少數真的太有個性(這些人會過得很辛苦,包含我在內)的人,以及某些比較自由的學風的學校出來的人(坦白說,當年我念的大學的學風很自由,但是我國高中是就讀非常嚴苛的校風的學校,因此我上了大學的時候,我是有著嚴重的不適應的),大學生畢業後,就是一堆沒有特別的個性,看起來除了外表不同,其他基本上沒有什麼差別的人。這怎麼能怪大學應屆畢業生的失業率是最高呢?

雖然我應該算是比較有個性的人,但是我其實也無個性過好一陣子,我接受了我學歷的限制,一路往所謂的高科技業的道路前進。

結果去他的,我工作得非常不爽。

畢竟大多數科技公司,需要的不是獨特有個性跟創意的人,而是要個能夠完成命令的人,即使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下什麼命令,反正做出來就對了。所以又會發現所謂的科技新貴,很多看起來又一模一樣,做的事情一模一樣,處理事情的方法一模一樣,甚至連興趣都是一模一樣的相機跟車子。少數會有買春之類的,數字週刊很喜歡爆某園區男工程師愛買春的訊息,因為薪水算多,時間又太少沒時間交女朋友跟經營感情,用買的最快。而且很多人一路到當完兵也沒真的有啥感情的經驗,一買過上過酒店之類的就暈了。

而且科技業是具有超級嚴重男尊女卑的情節的地方,明明女的少的要命,偏偏還是滿滿的歧視。而且對於與眾不同的人相當的敵視。

而我相信,這樣的歧視不僅在科技業,其實各產業都或多或少都有,要不然除了一個王雪紅董事長外,有幾家公司的大老闆是女性?甚至報章雜誌沒事報導這些大老闆幕後的賢內助更加深了這樣的歧視。

還有王雪紅董事長的父親,被尊稱為台灣經營之神的王永慶先生,光是大房二房三房的爭產風波(現在還有個四房待確認)這幾年一直都是八卦週刊的話題。坦白說,如果我有女兒,我不希望她在這種環境長大。就算我有兒子,因為我的教育絕對不會讓他變成標準化下的一份子,他也應該會很痛苦。

我自己嘗過因為母親希望我當醫生,結果一路被迫往醫學之路邁進的痛苦,雖然我脫逃了,但是我依然沒有回到我有興趣的設計,商學,哲學領域,而是跑到一個對我而言比從醫更糟糕的到處都要標準的工程領域。於是我的人生就迷惘迷路直到二十六歲才開始思索自己到底要什麼,然後在三十歲的現在才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整整迷路了二十六年耶?花了三十年才回到我覺得是適合我的道路上耶?

如果做父母的自己迷惘,那會希望自己的子女跟著迷惘嗎?我想是不會的。我甚至以為這才是我這一輩結婚率跟生育率極低的原因,因為太多人在迷惘了,至於經濟問題也是個主因,但是這個我以為主要也來自於太多人自己的工作跟自己的興趣其實是兩碼子事造成的產能低落。

但是又有多少人有勇氣去改變現狀,去瞭解那些自己並不瞭解卻需要瞭解的事情呢?

我不知道。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