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只是經常忘記我們還有其他選擇

當一個人把自己的視野擴大之後,常常會對過去的某一段時間的自己的某些堅持感到不可思議;或者,是某種想嗤笑的感覺;又或者,是某種想要責備自己的感覺。

人在面臨選擇的時候,常常會先過濾掉一些選擇。然後在剩下的幾個選擇中選擇了一個,然後不斷地回顧當初其他的選擇。而有些人會走不出來,到最後自己把路越選擇越窄,最後深信自己沒有其它的選擇了然後走上某些路。

而更諷刺的是,那些在旁邊鼓勵的人,其實有的時候不會意識到自己可能逼迫了那些深信自己沒有其他的選擇的人。

會深信自己沒有其他的選擇的人,其實內心多少有些執念。那些無法丟棄、認為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樣的觀念,就是執念。相同歲數,一個有過七段感情的人跟一個只有過一段感情的人其實沒有多少不同,其實就算跟一個沒有過感情經驗的人相比,也不見得有多少不同,不同的在於那些自己的執著放不下的觀念。

有些人可以很快從一段感情創傷中走出,有些人可以忘卻過去的失敗,更有些人對過去的每一次失敗都心懷感激。這不是一個單純天生樂觀悲觀可以解釋的。

我是個很悲觀的人,可是現在我跟別人這樣說其實大多數人會覺得我在說笑。其實我真的不是在說笑,只是我已經不會執著了。以前的我自大又自卑(我想大概兩三年前都還是這樣吧),所以會在很窄小的範圍內拼命建立自己的自信。當然現在偶而還是會被以前的自己影響,不過我都會很快的發現然後把自己扶正。

人的每一個經歷都是為了讓自己成為更完好的人,不是嗎?那怎麼可以讓小小的失敗打垮呢?

對每一件事情積極正面的面對,但是不會忘記還有不那麼正面的一面,承認自己是個平凡人,會懦弱,會失意,會哭泣,有的時候反而會讓自己做下看起來好像不那麼平凡的選擇。我在講的是某些人對我跟我姊的某些評價,但其實我們的選擇再也平凡不過了。

任何時候的改變跟選擇,都不會太遲。當然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我不需要對他人負責,也不需要對他人說明,我可以捨棄看起來比較不那麼不平順的道路,但是我不會建議其他人跟我做一樣的決定。同樣的,現在很多事情我倆三天就走出來了,但是我不會要求其他人兩三天就走出來,只是也不太能希望我會長期伸出援手。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我很感謝那些當初在我需要的時候幫助我的人跟不幫助我的人,幫助我的人在我最需要的時候給了我能夠繼續走下去的力量;不幫助我的人也讓我擁有了不依賴他人獨立獨自生存下去的能量。

沒有人有義務幫助他人,幫助他人是一種選擇,不幫助他人也是一種選擇。而過度依賴人,最後卻有可能是讓自己崩潰的主因。愛可以幫助人,卻也可以害慘一個人。我母親對我影響至深,但是她曾經造成的我跟她的互相過度依賴支持卻曾經讓我放棄了一切,放棄了自己,放棄了自我,也曾經放棄繼續過活下去的想法。

在培養綠豆的時候,在綠豆發芽以後,在適當的時候壓上石頭,可以讓綠豆苗長得又高又直;但是過早壓下石頭,綠豆芽卻有可能無法發芽或是夭折。當然也有逆境之中長得又高又壯的例子,但卻不見得適合每個人,至少我就不太適合,因為我差點被壓垮。

「沒有人可以傷害你,除非你自己允許」,雖然可以解釋成某種精神勝利法,但是其實很多事情都沒有那麼糟糕。我們做下任何決策,然後為自己的任何決策負責。我其實不怎麼喜歡做決策,但是我不能依靠其他人幫我決策。我自己有深刻的體驗別人為我做的決策讓我身處於極端的痛苦中,所以我暗自下了個決心,我能夠自己決定的事情,我一定要自己決定。我是人、不是物品、也不是人偶。

把一切歸咎於命運,其實是很不負責任的。就算我現在高不成低不就,我也是很努力在按照自己的方式力爭上游。我不否認我父母盡力給了我跟我姊他們認為好的一切,但是我跟我姊現在走的道路其實跟他們安排的沒有甚麼關係,真的要說的話,搞不好是家傳的商人的靈魂在深處對我跟我姊吶喊,但是那跟命運、或是家境沒有甚麼關係。

真的聽過我爸、或是我講過我爸我家早年的事蹟的話,通常應該會覺得我家還蠻衰的。是啊,是很衰,但是只不過是必須白手起家而已。很多人遭遇一些不如意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樣,我曾經也這樣過,但是其實是後來看,我倒覺得我那個時候很蠢,當然可以用精神醫學的病理跟一些個人遭遇來解釋,但是說真的就是我自己那個時候自我因為過份壓抑無法讓自己察覺到有另外的路途可以走。

所以我現在雖然可以理解某些人的樣貌,但是其實我不會施捨我的憐憫。因為一切都是自找的,沒有人可以理所當然的給予,也沒有人可以理所當然的接受他人的給予;就算是父母親人也一樣,父母親人能給的有限。你必須要自己振作努力才能夠獲得你的部份,而且,就算拿不到,也沒有甚麼好抱怨的,這個時候大笑三聲嘆息時不我與就算了,人生還要前進。

所以我曾經跟長輩朋友說,我如果有小孩,我第一件事要教導的,就是耕耘不等於收穫;第二件事要教導的,就是沒有耕耘就沒有收穫,即使耕耘不等於收穫甚至可能慘賠。

這個世界太多不如意的事了,笑他三聲又何妨。也許我們可以羨慕別人可以含著金湯匙出生,但是身在那種家庭內壓力是很大的。而且周圍許多人覬覦的眼光,如果沒有鍛鍊守成的能力,也只是遲早被敗光而已。我父母就算當年真的多怨懟,但是他們還是默默承受,並且一直教導我們開朗跟積極去面對人生。

如果真的一切都能歸咎到命運、家世,那我跟我姊何必這樣努力尋找任一個符合我們個性的賺錢機會?接受之前的生活就好了啊,雖然沒錢又沒自尊,累的像狗,賺的又少還都給別人抽去一大堆,至少可以領一份薪水過日子,雖然實質薪資越來越少。

「失敗是一陣子,但是窮是一輩子」,我爸曾經分別這樣對我跟我姊講。我爸努力過,但是因為沒有成功,所以他後來看沒有其他的機會就接受了,改成以給家人比較穩定的生活為主要目標。某種程度上,我們這些家人正是我爸不願意放棄也很執著的原因,因此我們限制了他,當然我們也無法證明我爸是否有那個能力守成甚至開疆闢土了,就算他曾經有野心,但是長久下來,他也表現的就是一副樂天知命的樣子。這樣也好啦,至少每個人想到我爸,留存的記憶都是那個開朗樂天搞笑的樣子。至少他開心的工作,開心的做事,雖然有的時候不太負責任旁人要幫他收拾些爛攤,但是至少我們都是願意去收的。

而接受了,就是這樣了。雖不到生活不下去的地步,但是就一直停滯不前。所以說,窮是一輩子,因為你接受了、習慣了這件事。不僅僅是物質上的貧窮,還有內心的,精神上的貧窮。所以與其說我對之前的工作生氣,不如說我憐憫那些人。因為其實某些人不知道自己的世界有多小。登泰山而小天下。

但是其實我們也可以選擇就放給我爸搞出來的一些事情爛,但是一個人的為人可以就從這些事情上看出來。一個人能夠有多少知心的朋友,能夠有多少在自己危急的時候願意臨時伸出手的朋友?有些人也許一開始可以獲得某些幫助,但是人的幫助都是有限度的,因此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一個人一直都在可憐的狀態有的時候並不是真的可憐。我最近真的覺得我看到一個很糟糕的範本,我無法理解一個人活到三十了還要靠別人養不願意自己做決定,然後又將別人的付出當作理所當然的接受但是不回應,然後自以為犧牲很大付出很多,被人放棄了就一副半生不死的樣子。他其實根本沒有付出甚麼。

說真的,這樣的生活態度是我的大地雷(我的地雷其實還蠻多的,所以請不要看我隨和就覺得我好相處,我並不好相處。像是我很討厭其實也不熟的人撈過界,或是喜愛嚼舌根到處搬弄是非的人,我雖然常常就是笑笑而已,但是小心我情緒剛好在不好的時候就會反嗆)。我無法忍受一個人不願意為自己的生活負責的態度,這種不事生產的寄生米蟲,而且別人嘗試跟他說明,還會被用各種不同的理由反駁。而且不斷地欺騙,欺騙自己的家人這一點我更不能接受,家人到底是甚麼?

當一個人選擇欺騙、不對自己的生活負責的時候,就要有心理準備準備被其他人選擇放棄,因為「每個人都有其他的選擇,我們只是經常忘記我們還有其他的選擇」。同樣的,當一個人不斷忘記自己有其他的選擇,執意去選擇自己深信的沒有其他選擇的選擇,如果自己無法破除我執,最後就會真的沒有其他的選擇。旁人的手不可能總是那麼剛好撈的到把人撈回,而這樣的選擇得一次次的更接近真實的選擇,否則無法取信於人;而最後,就有可能變成是唯一、並且必然成真、無法挽回的選擇。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