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田昌典的《非常識成功法則》讀後心得

很難解釋為什麼神田昌典的《非常識成功法則》對我的影響這麼深,對我而言這本書是第一個提點我:「我到底想要什麼樣的生活」的一本書。

而其實這本書的序章,一開始就深深吸引我。我父親是四十年前成功大學電機系畢業的,雖然家父的成就在一般人的評判標準上並不怎麼樣,但是他有很多一般世俗標準中非常成功的好朋友。而我也因為家父這層關係,得與和這些長輩有著各式各樣的交流(包含在牌桌上被痛宰的交流)。

而最吸引我的,是他們跟我分享他們的「不成功的經驗」。真的,很難想像這件事,但是對我來說,他們分享的不成功的那些經驗,給我的收穫遠比他們分享成功的經驗的所得更多。後來朋友介紹的《師父」這本書也有說明為什麼失敗的經驗會比成功的經驗來得有幫助。這以後如果有提到《師父》的時候再談。

而這本書的序章,就是告訴我,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感覺,而我花了好幾年才歸納出他在序章講的這些可能的理由。而我因為閱歷的關係,我沒有辦法得出他那麼正面的結論。我只能籠統的認知為,他們可能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怎麼成功的。其實不是,他們可能真的知道自己怎麼成功,只是他們需要去維持自己的平衡,提醒自己勿忘初衷,

而他也是第一本我接觸到,告訴我「負面情感」、「負面經驗」、「負面能量」其實是可以非常有幫助的。這顛覆了許多成功學的「吸引力法則」的基本概念。但是其實這本書並沒有脫離「吸引力法則」,他只是告訴我,這個法則也可以這樣用。

其實有的時候,硬把自己的負面情感轉變成正面情感,不但非常虛偽,而且會因為自己耗費了過多的心力反而無法去做正面能量的事情。而更嚴重的,是有可能會把很多其實不該承受的事情正當化,然後把這些不該承受的事情正當化了以後,就自然而然的施予他人。因為你會認為這件事是正面的。我不是在說笑,這是真的,至少我曾經這樣看過一些朋友就這樣陷入了某些脫離不了的情境。

而序章,就是告訴了我,成功可以從「惡」、從「負面能量」開始。而其實很多世俗的成功案例都印證了這件事,像是Zara的Amancio Ortega Gaona、Apple的 Steve Jobs的成功故事其實一開始都沒有什麼正面的能量。Steve Jobs 的待人處事跟他的經營管理更根本是兩回事,一個是充滿愛心的大善人,另一個又是尖酸刻薄善於謾罵挖苦的討厭鬼。那是他對於自己成功了以後,對自己的社會責任有了一定的體會後,所發展而出的平衡。

所謂的惡,其實還是有可以善用的方式。

舉個例子好了,當你買到一個很難喝的飲料,被收了120,正面思考會讓你就接受了這件事,好一點的正面思考會讓你從中發覺商機。但是負面思考的結論可能是非常直接的「幹!這種鳥飲料還要跟我收一百二?我自己出來賣還比他好喝!」

就是這樣,這就是一個簡單的惡、負面情感的應用範例。這可以獲得很大的能量,但是後座力也是很大。而且也不是這樣就可以「成功」。這只是比較容易維持繼續往前進的能量罷了。

為什麼我要提到這個,因為這牽涉到神田昌典這本書講的第一個習慣—「首先,找出不想要做的事情」。

習慣一 首先,找出不想要做的事情

出乎意料的,許多人說的不想做的事情,其實不見得真的不想做,自己以為想做或是不在乎的事情其實搞不好出乎意料根本不想做。更何況,經營的路上根本沒得選。所以要一開始就找到自己真的不想做的事情是很重要的,這樣可以延長自己在創業路上的時間。

簡單來說,就是幫助自己確立目標。

不過有的時候,一開始以為的「不想要做的事情」其實真的不見得不想做。我一直以為我不喜歡做銷售,但是其實我是「不喜歡做不是自己做出來或不是自己喜歡的東西的銷售」。後來我學會了催眠自己假裝產品是自己做的,然後就還可以進行一些銷售。但是因為我知道東西不全是自己的設計,所以我還是無法很自然的銷售自己的商品,甚至,我因此反而累積了很多壓力。

而後來漸漸發現自己想做的事情其實跟原本合作的人差異很大,所以後來也在幾個契機之下,正式獨自重新來過。其實有的時候會發現,自己的洞察力其實很好,只是脾氣真的比較衝,特別是因為人事經歷比較單純,所以其實很多事情處理都欠缺手腕(但是挖洞給別人跳跟給自己跳都還蠻擅長的)。

而且我非常討厭自己。

特別是暴衝狀態下的自己,因為那個時候的自己會把周圍所有的謠言、猜疑、不信任、厭惡、憤恨、嫉妒等等所有的負面資訊全部串起來,也不管到底是不是真的,將自己內中的負面情緒一口氣宣洩出。這樣下去我是會自滅的。所以我非常討厭這種情況,而且因為我知道自己這樣的時候都只是遷怒,所以當情緒回復的時候,會更加厭惡討厭自己,最後萬一內心的平衡崩潰,就會進入無止盡的灰暗,甚至厭世。

討厭自己其實也是某種自卑。我一直有著「我的人生從高中開始就走岔了的」自我認知,因為我其實比較喜歡做些創作(從我對於下廚有著異常的偏愛,以及現在自己練習製作衣物、飾品、皮包),而我其實對於經濟、哲學跟歷史的偏愛使得我在念理工科系的時候非常的痛苦。我不喜歡「只有唯一的正解」的學科。

但是我如果高中跟我母親說我要去技職學校學習裁縫或廚藝,應該會被打死或是被我母親一天到晚站在陽台作勢要跳下去自殺嚇死。就算我去念文組也大概會被我母親逼去考法律系。

醫師或律師,這是她當初給我的唯二的兩條路。我後來接受了壓力去讀第三類組,也順利考了可以實現她願望的分數,但是最後我還是改了志願卡上的志願排序,讀了資訊工程。這只是單純的反抗,但是反抗卻讓我選了一條非常不適合自己的道路。

我大學四年念得很痛苦,我毫不懷疑。但是我又不能表現出我念得很痛苦,因為那樣就會被我母親按三餐唸到更痛苦。我大學的時候,基本上就是個阿宅,沒事躲在家裡打電動,那是我最虛無的一段時光,也造成後來我當兵的時候最後是病退。因為我沒有什麼事情是真的讓我可以覺得是有意義的,最後當兵的時候又因為一切都是假的,加上我愚鈍不知變通總是直來直往,最後只能走上崩潰。

這是第三個我討厭的事情,我討厭虛假。當然真的要講討厭的事情,就算再寫幾萬字都是寫不完的(畢竟我很憤世嫉俗),但是這個第一個習慣讓我漸漸地發現,我對於某些事情其實並沒有我以為的那麼討厭。

所以我才會放下,把三十年來累積的學經歷全部放棄,跑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現在靠投資投機維生,以下廚、吃美食然後兼作服裝設計經營事業來解放壓力。我現在才有人生回到正軌的感覺,但是已經浪費了三十年,然後現在的轉向,我背後已經沒有人可以無條件幫助我了。我直系血親都已經不存在了,好處是沒有人管我,壞處是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我也毫無退路。

背水一戰,如果沒成功,那我也沒剩下什麼東西了,倒也不留戀。

習慣二 對自己催眠

不過這是我最難做到的習慣,我很難說服自己。我一直很習慣懷疑再懷疑。這也是我對於「只有唯一的正解」的學科跟台灣的教育非常不適應的原因。我小時候據說是還蠻活潑跟好問的。但是我對於這些都毫無記憶。除了國小發生過的一件事之外,我個人是相信台灣的教育摧毀了我的很多原始個性。

所以我才老是認為自己面目可憎。我的悲劇(雖然聽起會是自吹自擂)來源之一來自我應該還算聰明的才智。因為具有一定程度的智商,所以我做什麼都可以做得不錯(很難到很好),所以我變成某種通才,沒有特色的那種。

也因為如此,就算我不適應,我還是一路通過了注重通才的台灣教育的考驗。但在考研究所的時候就通不過了,因為我對自己有根本的懷疑,而且大學四年,雖然程式設計、演算法跟計算機組織的基礎還不惡,但是資訊工程會用到的抽象化的數學、以及背後各項理論、基礎我一直很頭痛也只有表面的皮毛的程度。對我來說,數字是用來記錄的,不是來搞這些複雜計算跟推論的。

也因為我常常質問自己,我很難催眠自己「我可以作到」。

催眠自己其實也很簡單,就是「吸引力法則」,講起來很簡單,做起來卻很困難。但是我還是漸漸做到了,按照神田昌典講的方式。

真的很簡單,就是在筆記本中寫下目標,然後常常拿出來讀個幾遍。

然後漸漸地,對於這些看起來做不到的目標,漸漸從恥笑、諷刺,慢慢變成不斷思考「要達到這些目標,我應該要做什麼、我還能做什麼」。然後就找到一個短期的目標去做、去問、去學。

也是因為這個習慣,我才會在造成我資金跟情緒重傷之前,讓很多將來才發生會很嚴重的事情提前發生。因為我其實已經隱隱有注意到一些徵兆,檢證之後,就不得不提前處理了。我處在背水一戰的狀態下,我沒有跌倒的本錢。我可以絆到腳,但是絕對不能重跌。

習慣三 擁有適合自己的頭銜

坦白說,這一點一開始真的覺得很白痴。因為這是把第二個習慣擴大。

不過我開始把「天才的投機專家」、「卓越的經營者」、「不世出的服裝設計師」這類的白痴的虛名每天掛在自己身上,卻也漸漸有些自信出現。因為想把這些頭銜掛在身上,所以會一直思考我還能做什麼,然後漸漸去做那些自己該去做的事情。

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但是我在直到當兵崩潰之前,我根本放棄了思考。我對我的人生充滿著疑問,但是我不願去思考(或說是被逼著拿我母親的思考當思考)。我的人生沒有自己的思考,只是順著我母親的期望往前而已。

然後旋即發現如此下去,不過死路一條。

當兵那次崩潰,雖然是個慘劇,我也的確真的很厭世到採取行動,但是從現在來看,那次崩潰,以及後面幾次因為無法維持內心的平衡而採取了一些行為,最後都能夠順利自己拉回來,或許也是一種強烈的求生意識。

我那時真的覺得自己已經無路可走了,也覺得自己走到了極限,但是內心對於自己想回到自己的正軌的渴望,以及高中、大學、出社會認識的好朋友們,總是能夠想辦法拉住我最後一把。最近幾次失衡其實後來也都是靠自己拉回來,可能表示我比以前堅強,也表示我不再那麼自卑吧?

我之前都被侷限在某些選擇而已,而現在我知道我還有其他選擇,即使這些選擇痛苦又難受,而且要開拓前途需要花費很大的努力,我也年紀過了三十,沒有太多讓我蹉跎的時間,也沒有讓我失敗的本錢。

重點卻是,這條路即使充滿苦難的考驗,卻是我走起來欣喜無比的一條道路。而且因為漸漸建立了一些自信,所以那些自己掛上來的頭銜卻也不覺得那麼的無聊白痴,甚至可以接受其他人對我那樣稱呼。而如果我對自己都否定了,那麼我有什麼資格去讓別對我這樣稱呼?

而這也是我銷售不行的原因,我的很多商品都不是我的想法,我無法從內心去喜歡這些商品,而因為我內心隱隱地否定,所以我無法進行這些商品的銷售。至少無法賣得好。

習慣四 超越常識的資訊獲取術

「愚者以為自己什麼都做得到;賢者則懂得從先人的智慧中學習」。這是習慣四的扉頁的一句破題的話。

這個習慣,對我而言其實就是大量閱讀跟認識人而已。我看書的速度很快,而我也認識不少長輩、同輩可以去問。我開車喜歡也喜歡聽訪談節目(也很喜歡看 CNBC 對一些前 CEO 的訪談),雖然大多數其實內容很空洞,但是有的時候可以得到一些非常有用的資訊。訪談節目常常只有訪問成功的地方,但是偶而聽到失敗的經驗就會非常受用。

而因為我大量的閱讀,加上我總是會在實際去做的時候去印證這些東西(包含那一堆看過的有的沒有的性愛技巧用書,所以我可以直接指出某些東西實在太因人而異,有些東西本身就是唬爛),所以對我來說,閱讀同時也是在增進自己的經驗跟能力。

雖然我常常拿自己的積蓄來試驗這件事似乎沒有那麼好(畢竟算很微薄),但是就算紙上、系統模擬了幾萬次,還是真的不如實際那樣賺賠一次。投資投機心理真的是很大的關卡,同時創業也是需要克服很多心理關卡。

其實有的時候,那種覺得被背叛或是不得不辜負他人的心痛感覺,會影響一個人下決定。而雖然從大量閱讀、從聽長輩講述成功跟失敗的經驗都會知道這件事,但是實際面臨的時候,那種心理壓力真的很難處理。

而且也很難說明到底遇到什麼樣的難關,因為沒有實際經歷過,無法理解那段時間內同時湧起的各式各樣的情緒,最大的是憤恨、懊悔、以及不得不然的痛苦之類的各種矛盾卻又可以理解的情緒會在同時間襲來。跟這種情緒比起來,投機的時候的停利停損那種茫然無助卻又得面對,不知道自己的決策是否正確,又會因為可能的獲利的貪念、對於損失或可能放棄的獲利的不甘願的心理壓力根本只是個不值一提的難關。

不過其實投機的心理難關也還真的很難過,而所有創業能夠闖出一片天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因為他們遇上的難關其實遠遠超過沒實際經歷過的人的想像。

而遇上這些情況的時候,運氣好一點的,可以有一些長輩提供些意見(但是他們也只能提供意見,任何決策都是自己要負責),運氣不好一點的,就是只能從閱讀來的知識中,據以去下自己的決定。

當決策者跟當部下中間的立場有個很大的不同,作為一個員工、一個部下,其實只要出一張嘴就好了,不接納自己的建議,那就算了;就算接納了自己的建議,萬一結果是個很爛的結果,拍拍屁股說句辭職以示負責,然後就可以轉個身到另一個公司去發揮自己的能力或才幹。

但是當老闆就沒有這麼輕鬆,因為不管是不是自己的想出來的決策,只要自己接納了並且去執行了,所有成敗的責任就要自己負擔。如果成功了那就可以喘一口氣,如果失敗了,虧損也不能推到員工身上,當老闆的人得自己吸收掉大部分的責任跟損失。

如果當一個老闆沒有辦法有足夠的肩膀承擔這些,那這種老闆也不夠資格讓員工為他賣命。而當員工的唯一好處就是可以盡情的痛罵老闆,反正罵一罵又少不了幾塊肉。

習慣五 老爺蝗蟲推銷法

其實這個推銷方式對於我這種不是超級推銷員的人很有用,但是我也不能說我真的有在運用,因為我對於分辨潛在顧客的能力其實還不夠好,同時,因為我的衣服很多是女裝,而我又不夠讓人感覺沒有威脅性,常常處在一種尷尬的狀況。

所以我才會很早把行銷這部份往外推,因為我知道我自己面有邪念,就算我其實什麼都沒有想,也會讓人覺得這傢伙是不是在想什麼下流的事情而轉身就跑。

這個習慣其實就只有一個,「不要浪費時間在那些根本不會成為你客人的人身上。」如果對方言語或是看起來就是一副不想買你的東西的人,就說句謝謝就離去吧。搞不好因此而獲得訂單而說不定。

而其實我的幾段工作經驗也是這樣,有的時候看到所謂的客戶帶著夢想的大單上門拜訪,嫌東嫌西挑東挑西,然後後來根本也沒有下單或是下很少的單,甚至故意找理由退貨或要求現金的補償。這種客戶,真的是一間公司要的嗎?至少我不要。

而因為認為這種客戶可以帶來大單,所以就花了很多心立去滿足他們,反而疏忽了真的可能帶來大訂單的客戶。而很多潛在客戶其實一開始你也不知道他們可以帶來這麼大的訂單。

把不適合的客戶剔除,其實才是業務員的工作。然後接下來就是,業務員要跟存在的客戶好好的維繫關係。

習慣六 溺愛金錢

坦白說,自從知道這個習慣之後,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常常賺到一筆大的之後很快就賠光。因為我之前太衣食無虞,所以覺得「人生不是只有金錢而已」,然後就會把金錢就這樣就賠出去。

錢是會互相吸引的。當我對金錢覺得無所謂的時候(不是真的說無所謂不好,因為有的時候投機的判斷得真的對金錢數字的跳動要無感),那金錢就會很容易被其他的人吸引走。因此要愛錢,而且要溺愛。

而且說真格的,身為世俗的一份子不愛錢?努力唸書也是期望有個薪資收入高的好工作,想出來創業也是想要自己決定收入,投資投機也是為了能夠多一份收入的來源。

只是要愛的是錢本身,而不是用金錢買來的東西、地位、自由。而說真的,當想要多賺點錢,卻沒有好好愛惜錢,只是成為賺錢的奴隸而已,錢會越來越不夠用,最後就會抵擋不了那些作奸犯科的誘惑。

而這也不是說要吝嗇到一毛不拔,因為沒有買賣、沒有經濟活動,一旦金錢不流動了,擁有再多金錢也是無意義的。所以要保持金錢的流動,能賣東西就盡量賣,能花錢就盡量花。只是不要讓這些金錢的流動變得無意義。

這很難解釋,但是可以歸納成一句話:「把自己變成商人」。

東西多了,就要買;東西少了,就要賣。別人玩樂的時候,就要辛勤工作。當然,也要維持生活的平衡就是了,不然賺再多錢,也沒意義。

而要成為這樣的人,就要對金錢流動關注,因為要不斷創造流入的金錢,並且管控流出的金錢。

這一條習慣的確揪出了我以前的盲點,我之前酖於享樂,因此其實常常是金錢流出的速度比流入的速度快的。而也是因為我克服了這個盲點,所以我才會在之前情況已經有點糟,但是還沒有更糟的時候,立刻注意到我的事業遇到的問題,從而下了決斷。但是這個決斷其實一點都不好下,除了心理壓力外,還有一個原因。

習慣七 不貿然下決斷

我不是個很喜歡下決斷(還是用決策好了),我下決策很遲緩,聽過我講我幾次投資失利的情況的人,大多可以注意到我對於事先擬好的計畫中沒有規劃到的事項反應非常遲緩。

這是因為我注意到我的另一個以前缺點,我容易對於事情不瞭解的時候就貿然依照情緒下決策。其實現在多少看起來還像是這樣啦,不過,我其實在情緒暴發的時候,我根本不下任何決策。我會等情緒發洩完了以後,才真的去整理思緒,然後去做真正的決定。

所以之前我情緒正在爆發,正在整理思緒那個時候虛虛實實假假真真(因為情緒暴怒的時候,我會開始亂串所有知道的事情)被傳出去就造成我的困擾,所以本來幾天就可以宣洩完的情緒變成兩個多禮拜才完全沒有被情緒所擾。當然我沒有慎選發洩情緒的管道這也是我的問題,我也還不習慣訴諸文字以外的發洩方式。前陣子以前那種發洩體力的宣洩方式在前陣子也無法實行,因為家中有外人,又得遷就一些行程,然後又是單身沒辦法施行另一種發洩壓力的方式。

我因為常常事不關己地抽離觀察自己,所以我對於我自己的優缺點的掌握其實算是深刻的。而且我也有願意對我說真話的朋友。不過有的時候遇上不省己身或是對自己瞭解沒有那麼深刻、又不肯面對現實的人,我自己這種因為知道自己缺點而產生的退讓就會讓我自己處在更不利的情況。而當我終於下了決斷,通常已經是不得不然了。

而不貿然下決斷,其實就是增加行動力的關鍵。

從很多經驗法則中可以知道,輕易承諾的人通常無法兌現他們的承諾,因為他們會隨便承諾一堆無法達成的事情。有些人答應跟你約吃飯,但是你會發現不管過了多久都無法成行。我依然會偶而犯這個毛病,但是我都會盡可能去做。像我如果明年有下去南部,我一定會去找那些答應要去見面吃飯的朋友見面聊天。而我明年已經決定要出去,只是到底要去韓國還是日本還是香港還沒確定。不過我現在最放不下的,應該就是投機的倉位…

決策,就是一種承諾,一種盡力去做到的承諾。很多人滿腦子想法,卻從頭到尾一事無成,就是因為無法有行動。

而我因為思緒的不夠全面,常常遇到自己沒有預想到的狀況,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我還是得停下來好好仔細想清楚後才有接下來的決斷。

決定之後,就投入熱情,然後盡可能不要後悔(但是冷靜判斷覺得必須要後悔的時候還是得停損後悔)。做了就不要想做不到的問題,除非遇到風險過高的情況,不然就義無反顧做下去。這個時候我就很感謝我一天到晚在投機領域必須一直評估風險,跟投機領域的風險比起來,事業的經營的風險其實不大,因為每個危機都有兩三個月以上的時間可以反應,而且除非一直無視或者冒了太大的風險,不然真的到無可挽救的情況其實是不多的,只是畢竟遇到的時候還是難以決斷的。

投機的風險就在於,明明知道現在的基本面不好,做空卻遇到政府聯手做短多而損失一筆資金。然後這個時候就得重新評估了自己耐不耐得住這樣的資金損失,所以財務控管、風險控管很重要。同時也要重新判斷是否情勢已經改變需要停損。

以前幾天(2011年12月2日)六大央行聯手對歐州央行的資金流動性挹注,以及人民銀行的調降存款準備率兩碼的事件來說,我其實是事前有設想到這樣的可能性,所以我在建立倉位的時候留下了足夠的保證金以承擔這樣的損失,而我當初評估這個兩件事的風險的時候,我唯一沒預料到的,是在十二月就 G6+1 就出手了,我原本以為大概是明年一月才會聯手出手(機率80%,現在出手的機會大概是 40%)。但也是因為有評估到這樣的可能,所以我在這次系統風險才沒有遇到無法挽救的情況。

而也是最近這幾個事件,讓我知道深思熟慮、好好評估,的確是值得好好培養的好習慣。但是重點是,不是評估完就不決策,那樣,還不如不評估就決策,反正總有中大獎的一天。

習慣八 明白成功的黑暗面

這個很難解釋,我也不具備足夠的立場說明,所以想知道的自己去看書。

我只能說,我不是那種非黑即白的人,同時,我其實能夠容許很多不公不義的事情發生。但是我以前不是這樣的。

在我母親跟我父親(主要是在政治理念層面的影響)教育的影響之下,就變成我其實有某種程度的完美主義。這樣其實是有害的,因為人世其實並不完美,是人多少有點缺點,而且我也根本做不到完美,在我認知道我的能力有著明顯的缺陷後。

所以我只堅守我的某些底線,像是我居住的地方可以顯得凌亂、灰塵滿佈,但是絕對不能擁擠堆得跟倉庫一樣。我可以接受進度緩慢,但是我無法接受沒有進度。我可以接受的事情其實比以往多很多。

我很重視家人,但是真的讓我十分重視的直系血親都已經到達天國得到永生了,所以我其實沒有什麼牽掛,這也是我現在可以盡力一搏的原因,不然不管怎麼樣,還是很難踏出創業這一步。

而到現在,我不會放棄繼續經營自己的品牌這件事,雖然這七八個月走來,中間實在發生太多事情,好的、不好的,不過因為我在其中發現了我想要做的事情,以及我的另一個自我,我在這之中,我是愉悅的。所以我會繼續做下去。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