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 所以,量子力學對我真的沒有用 -《失控的正向思考》讀後感

《失控的正向思考》是最近我很想寫下心得,卻很難下筆的一本書,也因此寫了四天修了四天才敢拿出來見客。因為這種事情等同於在挑戰一種宗教,寫得一不好,就很容易引起眾怒搞得自己引火焚身。

然而這本書真的寫得太好,把我長期以來一些憋屈在內心的一些想法全部引了出來。我不排斥正向思考,也不覺得吸引力法則之類的沒有道理(因為真的很容易物以類聚)。但是我對於許多搞得很像念力萬能、宗教、甚至洗腦的正向思考書籍、宗教、行業(特別是直銷)、激勵大會實在是很反感。尤其是宗教跟激勵大會,很多講師、教練、牧師都會拿自身的成功作為例子來鼓勵他們的下線或信徒。他們說的也沒有錯,他們的確成功了;但是他們沒有說的是,他們的成功來自從你們的工作中的抽成,你們捐獻給他們的錢,或者你們買他的書上他的課的那些錢。

而且這些書籍跟言論裡面,都會引用很多「科學證據」,然後說『科學已經明明白白證實了什麼什麼是正確的』,就算該學科的大師級研究者反駁也都會被忽略。例如引用量子力學(或者該說特殊、被簡化過、然後完全不符合已知的量子力學的量子力學)來解釋向宇宙下訂單這件事,然而,宇宙跟量子力學,在物理學中是分屬於巨觀跟微觀的兩個極端點,在物理學上還沒有辦法證明有直接的關係。也因此,我當初在很多正向思考的書籍上看到這些東西,我基本上是覺得很無稽且可笑的。

所以我就不是個正向思考的人嗎?不,跟我相處過的人,現在大致上都不會覺得我很悲觀或是很不正面,即使我都這樣自稱。基本上,會不顧一切跑出來創業自食其力的,沒有一定程度的正向思考的愚蠢能量,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當然我當兵因為曾經被誘發憂鬱症,所以的確很不正面,而且很不好相處,因為不想再度被誘發憂鬱症,所以生活中界線一堆。

那這樣是不是就很不正向思考?不,這樣其實是很典型的正向思考模式的一部分。很多的正向思考,就是把日常生活中會引起嫌惡的那一部份,整個踢出去。接下來只要積極參加聚會、支持團體、潛能開發大會之類的拼命催眠自己,就是很典型的正向思考中毒的案例。

像是作者在這本書中講的,乳癌治療失敗、已經移轉的即將死亡的,會被踢出乳癌患者支持團體的例子一樣。因為這些人無法「生還」必定是意志力不夠、正向能量不足,這些人是敗者,我們不屑於與這種人為伍!但是這個時候,患者才真正最需要人的支持來走完有尊嚴的最後一段路啊。

這樣的正向思考是有問題的。因為乳癌跟憂鬱症不一樣的是,乳癌的確會致命,並且不由得人完全控制病情,跟憂鬱症大體上都是由「思考」產生病徵是兩碼子事。憂鬱症的患者們,如果沒辦法轉回一點正向的思考,那就是無法控制的自我毀滅;但是就算一個人思考多麼正面,癌細胞也不會受意志控制。

而且強迫正向思考是很費氣力的。在憂鬱症的康復過程中,會有一段時間是在想辦法訓練轉向成正向思考。而其實這部份的訓練很大一部份都是在「認識自己的情緒垃圾」這一件事中打轉。

因為靠藥物治療或是支持治療會有極限。藥物會有抗藥性跟適應性,久了就沒有什麼明顯的效果,當然內分泌系統如果已經壞掉不見得能夠救得回來,所以還是可能得按時服藥;支持治療則是一個雙面刃,特別是很多患者其實都會找到一個人纏著,拼命希望那個人能夠支持自己,但是只要是人,生離死別總是免不了的事情,不可能有一個人可以一直在一個地方等著支持你,他總是會有其他的事情,像是家庭、事業等等需要去兼顧的。如果失去這個支持,很容易產生嚴重的反效果。

而「認識自己的情緒垃圾」這件事,是一件很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因為要做好這件事,必須要強迫自己面對現實。就如同法鼓山聖嚴法師經常推廣的:

這四句話,跟正向思考有什麼關係?關係可大了。真正的正向思考其實是要面對現實的情況的。也就是遇到一件事情,你不需要去否認或是去美化這件事,而是要面對這件事,然後接受這件事已經發生,接著就是處理(當然無視或是遺忘也會是一種處理),最後就能放下。

像是家父過世,不管我多悲傷,我還是得面對這件事,親自打電話給親人、家父生前的幾個好友告知這個消息,接受這件事已經發生,然後處理後事。我到真正可以哭得出來是在喪禮結束很久以後,而且因為處理不來太多的情緒,同時又得處理後事,還沒有悲傷的時間;加上一直壓抑情緒處理後事,結果家父生前有遺留一些事情不好處理,還另外發生一些事情,搞到後來其實已經超過我的情緒處理能力了。

當然哭得出來後,最後就放得下了。因為人總是要面對這樣的事情的,只是早晚的問題。

同樣地,面對挫折跟失敗也不是否認。因為一否認下去,很可能事情會到完全無法收拾的地步。舉個例吧,前陣子我的現金流入出現失靈的情況,我有三個選擇,其中之一,裝作沒這回事,反正我還有現金:其中之二,相信之後一定可以拼回來的!其中之三,認真檢討現金流,算出資金缺口多少,然後拉下臉去借錢...

我講的是現金流,簡單來說,就是我個人其實不到嚴重負債,帳面上也有一定程度的現金跟可以變現的資金部位,其實沒到很慘的地步。但是如果我現金流入繼續失靈,那我什麼都不能做,因為現金將會在三個月內 run out。

三個月後才來處理這件事就太晚了,同時因為什麼都不能做的情況下,我無法阻止現金流繼續失靈的情況,所以我最好的方式就是拉下臉來積極處理這件事。而且還因為當初請益的時候提出來的數字跟後期真的沒辦法的時候不得不開口跟親近的長輩借錢的時候的數字兜不上被關心了一下(因為真的想要借的時候,害怕自己估算其實是有遺漏的結果被迫要一直借錢,所以還多抓了一些空間)。

然後結果我一開始估算的金額其實是剛好的,就這樣度過了最窘迫的那個時機點,現在已經恢復了舊況。而且能夠恢復舊況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我恢復了平常心能夠好好處理事情,而不會擔心說是不是這樣不對,錯過了這個會不會就翻不了身。也因此,我都會對人說,不管做什麼,平常心很重要。

而要保持平常心,除了平日不斷努力以備各種狀況外,就是聖嚴法師的那四句話:「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

而有些事情其實你一開始不會知道那是有問題的,那必須要有足夠的學習跟經驗才會知道。像我如果沒有時時以現金流的觀點來看自己的財務狀況,我可能看到其實現金跟可變現的部位還有就覺得沒大問題,撐得過的;用現金流的觀點來看,就可以估算出離最糟糕的狀況還有多遠,可以事先採取各種補救措施。因為等到需要變現週轉的時候,情況大致上已經很難處理了。到了沒有現金的時候又急需現金,那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計成本把自己的存貨出清掉,然後因為是這樣的情況,有可能存貨出清的時候清掉的價格也不足以支付現金流的缺口。再者,暫時撐過去這一關,還有緊接著還有下一個月的資金缺口要應付。這就是台灣大多數中小企業老闆沒有完整的財務觀念所以每個月、每一年都在做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麼如果有人問我,要自己創業最重要的是什麼,我總是會說:「財務與會計」這原因。

因為你有什麼好點子,如果你撐不到生存下來那其實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的。我初入社會的前兩間新創公司就是如此,他們的點子都不壞,但是因為財務不好或好高騖遠的關係,使得老闆們都必須要一天到晚找週轉跟急單而無法專注於產品本質,最後都敗下陣來只能眼睜睜看後來的競爭對手逐漸吃下市場。

舉個例子好了,你可能每天下班經過某些地方的時候,會覺得:「哇,這個地方如果有個小吃店應該會很賺!」然後你評估後覺得市場應該可以,也決定好要賣什麼了,也認為自己做了開店的充足準備。然後你籌了資金,租了店面,然後開始營業。雖然很累,一開始生意也不錯,常常東西都賣完了只能提早打烊,於是下個月你決定把所有的資金都賭下去備料。

結果沒想到的是,顧客是一開始覺得有新店新鮮才來的,其實並不是覺得你賣的東西很符合他們的口味,於是回店率少了,可是你備的料太多,無法消化完只好丟棄,不然使用不新鮮的材料做出來的餐點不好吃事小,食物中毒可是不好解決的。於是發生了虧損。

然後接下來每個月,因為之前賭了大筆資金下去,所以只好每天除了張羅食材之外,還要想辦法張羅金錢結果也沒辦法好好研究怎麼把餐點改良口味。然後又有友人說,一定是沒有好好宣傳的問題,所以你又花費了大筆金錢買廣告宣傳...

等到撐不下去了,只好用很便宜的價格把攤位頂讓,然後背著滿身的負債想辦法還債。這就是大部分創業人的寫照。接著過了幾個月,你重遊故地,然後發現當初頂下你店面的那個傢伙也倒了。等到好幾年後,你終於發現有一個新的店面總算營業得比較久,而且還上了週刊報導。看到機會,搶到先機,其實不代表會成功,只是代表你眼光不錯、或是太過樂觀而已。

而《失控的正向思考》其實就有花一些章節在講這件事。因為正向思考的風行,使得很多人喪失了風險的觀念,漸漸的好大喜功。同樣地,我今天想買一個很漂亮的皮夾克,但是很貴買不下手,我會先思考自己的現金能否買下這皮夾。買不了,然後我發現可以分期零利率耶!分完期之後,就買得起了!結果每個月卡住一兩萬的現金流,等到付清之前,我根本沒有辦法去作其他的事情。然後因為不斷分期,結果每個月看欠債都還好啊,結果算起來,加上循環利息,結果居然積欠了自己根本還不了的龐大債務?

這就是之前台灣消金風暴發生的事情,當時消費金融一片欣欣向榮,每個人口袋都好幾張信用卡,然後每個人都積欠了幾十萬幾百萬很難一時還得起的債務。也是這本書講的,美國現在欠債消費的一個原因,因為每個人都非常正面地相信,我實現了夢想,所以我一定也能實現年收多少多少的夢想。非常積極正面。台灣社會事件信息圖表的這張圖,非常適合解釋這件事。

正向思考對於我這種思考養成本身就偏比較重視負面的訊息諸如風險的人來說,其實是很有用的。因為我習慣性都會思考比較糟糕的情況,在不假設最糟糕的情況不會發生的前提下,去作後續的推演跟思考。

但是如果本身思考就很正向健康的,還鼓吹正向思考就很容易讓人忽視現實、忽視風險而反而陷自己於難以挽回的地步。像是這本書就有說,正向思考變成了企業、資本家奴役勞工的工具,因為你會被裁員、沒加到薪,是因為你不夠正向、不夠努力、你要覺得:「啊!被裁員真好!這樣我才有轉換跑道的機會。」

是嗎?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但是無條件地接受現實跟無條件地抱怨現實其實對自己沒有多大的幫助。找出來什麼是自己還可以加強的,什麼是外在因素無法改變,只能被動地等待環境好轉或是積極去適應環境甚至離開這個環境,我以為這才是「接受它」跟「處理它」。

也因此,《秘密》跟《零極限》雖然我也有購買借閱,但是我其實完全看不下去,因為對我來說,實在太天方夜譚了,靠著觀想就可以夢想成真,那我應該也可以靠著念力操控股票的漲跌了。但是其實我認為股票市場這樣想的人應該不少,因為我看過太多人,套牢了,明明股票早就沒有成長性公司也被掏空了也把資金幾乎賠光了,還是相信它會漲回去的。嗯,繼續跟宇宙下訂單吧,我願意祝你心想事成。

所以在一大堆正向思考的書籍裡面,我只有跟人推薦過兩本,其中一本是神田昌典的《非常識成功法則》,因為這是第一本我看到叫你不要排斥負面力量、負面想法的書,而且他具體列出了七個具體可行的習慣不斷學習而不是類似叫你只要用念力就可以心想事成。另一本則是《為什麼有錢人都用長皮夾》,因為這本書其實目的是要叫你養成一定程度的財務習慣,像是每天整理皮夾,自然就會慢慢注意自己每天花用了多少,然後花費都跑到什麼地方去,養成財務習慣,漸漸就會注意到一些財務的觀念,進而能夠掌握自己的財務。

說到《為什麼有錢人都用長皮夾》,我跟我姊其實看過這本書後,我們都買了長皮夾。 XD

不過差別在於,我姊因此錢被扒走(只留下皮夾我猜大概是以為是假的皮夾);而我因為一直把皮夾緊緊貼身所以沒事,因為我要溺愛金錢,要愛惜皮夾保護好他。接著神奇的事情在於,我因為真的按照書中的說法,每天整理皮夾,所以我才會被迫面對我現金流失靈這件事實。不然我可能本來還想說應該撐得過吧。也因此才被迫精算資金缺口多大,要週轉多少才能還有餘力做其他的事情。然後才有現在至少翻回舊況這回事。

有的時候,看起來有些愚蠢的正向思考還是挺有用的,不是嗎?然而,如果任何人跟你推薦的思考方式,都沒有叫你要正視你現在所有擁有的東西、你的現實狀況是什麼、你要怎麼樣去改變這個狀況(喔不是直銷,雖然我知道這個就是直銷的話術之一),那麼,我個人的建議是,為了你的生活安寧跟平常心,整理好你的人生,把這些人斷捨離吧。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