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 時事心得 - 禮貌要不要?

清華大學陳為廷同學備詢發言質問教長的過程真相

哲學哲學雞蛋糕 - 我們需要更多不禮貌

羅毓嘉對此事的回應

王丹的回應

相關事件的媒體報導

從陳為廷登上聯合報頭版看台灣媒體與社會的「失焦」現象

清華大學學生自治組織對本校12/4發言之聲明

其實我個人的意見是,陳同學雖然可能有點義憤填膺,但是要說沒有禮貌倒也未必。

我們能夠允許打官腔,諸如『我最關心學生,學生關心公共事務我都第一時間到場關心』卻說不出到底到場關心了哪一場的部長;我們能夠容忍外遇出軌的立法委員以禮貌與道德為號招;我們也能夠忍受質詢風格潑辣的立法院副院長強調長幼有序;我們能夠容忍自稱為苦民所苦卻說「吃不飽?那你需要再多吃一個便當」的總統。(以上本來都有找到影像連結,但是我後來想想還是拿掉了)

為什麼無法容忍一個講出事實、反應了真實狀況的學生義憤填膺、慷慨激昂、用詞激烈一點,而需要動用大量媒體去批鬥這位學生?

而且陳為廷之所以現在會小有名氣,其實主因就是來自之前中時報系造假新聞污衊黃國昌教授發走路工事件,被媒體搞出來的最後陰錯陽差還真的變成學生運動的一個代表人物。而就是這個代表人物當了國王的新衣裡面那個天真的小孩,揭穿了台灣政府官僚的假面具,結果就需要被媒體這樣進行媒體人格謀殺?

我只能說,掌握了媒體,就掌握了發話權;而現在掌握了金錢跟權力,就掌握了媒體。漫天蓋地把焦點聚焦在「欠缺禮貌」這件事,是不是表示,理跟法都不在被質詢的人身上,所以只能拿態度問題來作文章?

而且還真的有人因為被斷章取義扭曲的報導就忽略了這些學生長期爭取的是甚麼。這樣不是公正,這樣只是無法對事不對人而已。反正抓不到事情本質而集體失焦本來就是台灣現在不但沒進步還不斷退步的主因,於是我們沒辦法針對事情的本質去好好研究討論事情,而總是會最後岔題到無關緊要的小節最後事情就這樣懸而未決。就像這件事就被導引到態度問題、長幼有序這種封建思想,而真的對教育、現在學生到底爭取甚麼就完全無視了。這不是一個成熟理智的人願意接受的社會現況。

說真的,我很羨慕現在這群還有力氣還願意發怒的人,因為我已經對現狀感到無能為力,唯一能做也敢作的,只有盡力在有什麼事情發生的時候,蒐集些資料資訊、然後當當鍵盤評論者、盡可能幫忙較弱勢沒有資源的一方一點忙(雖然這應該連忙都幫不上)。其實我跟被指為偽善的那些大人們一樣可恥偽善。

說到岔題這件事,我也來岔一下,有人跟我一樣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台灣怪談」嗎?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