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 從三顧茅廬到終南捷徑 - 為什麼積極參與政治事務會變成髒字眼

這是今天看到一連串對於公民積極參與政治事務,結果被許多人拿來陰謀論結果爆氣的感想。

這樣說好了,台灣為什麼現在幾乎每個立委都有其地方家族淵源?當然政治發展史上有其軌跡,不過這點先不談,我要談談一件事:當你身旁有人積極參與政治事務、政治活動的時候,你的第一個感覺是:

  1. 這個人想從政,一定有陰謀小心被他利用
  2. 這個人一定家裡有人從政要接班
  3. 這個人被人利用了,好笨
  4. 其他
諸葛亮被劉備三顧茅廬後,然後就緊緊抓著權力不放,還鬥倒了跟他一樣是劉備托孤大臣的李嚴;謝安逼不得已出來作官後,明明一直都有機會退隱回東山,結果不但做到宰相,還鬥倒了政敵桓溫,最後被自己的政治盟友王坦之之子王國寶鬥倒。

這些人都有個特點,就是當年隱居的時候淡泊名利,結果一被請出來當官後,就緊緊抓著權力不放,表現跟當初隱居的時候截然不同。這也是成語終南捷徑的典故所在。也因為這樣,勇於任事、追求名利,在台灣這個繼承儒家思想的社會,主動就變成一個髒字眼,就跟剛剛終南捷徑那個成語的例句一樣,每個人做善事、做好事,都會被先道德思想審查一番,而且這個思想審查還是有罪推定。非常不符合成熟民主自由社會的無罪推定。

簡單來說,就是見不得別人好。公民積極參與公共事務,本來就是民主社會的義務、還有大家口中稱讚的美德;結果真的有人去實踐,換來的是甚麼?猜疑、辱罵、貶低、恥笑?

而且許多人就僅僅使用想當然耳的想法,把那些真的去實踐的人還沒做、搞不好也還沒想到那邊的事情以陰謀論強加在那人身上。

問題是,就算別有目的,如果那個人說的是有道理的、做的是有意義的,為什麼要因為一個人積極參與積極表達,然後在長期的氣餒後血氣上升慷慨激昂一下,就完全否定他要表達的?

或許就是這樣,所以台灣現在政治人物都是家族事業吧。因為積極參與的人會被社會自然淘汰,然後因為要繼承祖業被千請萬請才好不容易出來作官,符合人民的觀感:「這是我們三顧茅廬千託萬請才出來服務的人才啊!」

結果不過是個政二代罷了。而且一進場就直到老死或做到最高位才退場了。嘴巴說不要,但是每次有機會下野都扭扭捏捏不肯離開,有些甚至搞到身敗名裂。因為扭扭捏捏當初不想出來的從政人士都這麼髒了,所以積極參與實踐公民權力的一定更髒?這不過是邏輯錯誤罷了,孔老夫子一生汲汲營營於求官,可沒人說他髒啊還被當成聖人。

而因為還是有被逼出來作官結果七次逃官的阮裕、也有終身不仕的眾多隱士、也有做完一件大事(幫助篡位)後就一心還僧的姚廣孝。所以那些扭扭捏捏被請出來從政結果晚節不保的看起來就更髒了。然後因為這些人沒有一個看起來不髒,所以積極從政的人看起來就更髒了。

所以積極參與政治事務成為了髒字眼。

然後台灣就這樣漠然於政治事務,最後就任憑這些髒字眼隨意支配我們的一切。

或許你會說:我是立志做大事,不做大官。但是你沒有往上爬取得相對應的權力跟資源,怎麼做大事?只能跟我一樣,在鍵盤跟電腦螢幕前憤世嫉俗,用文字檢討辱罵恥笑那些辦得到我們辦不到的事情,但是卻沒辦好的人罷了。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