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6 從 hTC 副總洩密一案,看台灣高階人才的問題

因為我不知道新聞多久會退燒然後連結失效,所以我用截圖的。(而且這位模特兒蠻正的)

其實這種標題譁眾取寵居多,一間公司很難因為一個人的離去而倒閉,除非公司負責那東西的最後一人都走了。像我之前待的某間公司,一堆研發工程師離去了,公司也沒倒,直到撐到最後我一人,真的是單獨一人想辦法扛下之前四位研發工程師的工作量跟內容,公司還能繼續維持。但是我後來走了,公司又沒招到新的人,最後才收起來。

而這位副總領導的工業設計團隊,以外殼跟 UI 來說,不可能是一個人作所有的事情,一定是一整個團隊在作。除非整個團隊都沒留下一人,不然只要有數個人留下,就算一開始不熟悉,最後新的團隊還是有機會接手整個業務並且重建整個團隊。更何況,根據我回溯新聞確認的結果,UI(也就是傳聞中被這位副總洩漏的 Sense 6)的核心團隊,據說都在 Seattle (領導人 Scott CroyleDrew Bamford)。而這位副總主要是作機殼等外觀的工業設計。

那就問題來了,為什麼這位副總要洩漏的,會是 Sense 6?這應該是他管轄範圍內的東西沒錯,但是其實其設計跟心血可能大多並不屬於他(從報導來看,應該是屬於西雅圖的團隊)。他為什麼會把這東西當作自己的然後洩漏出去?然後還大言不慚的說:「公司沒有我,會倒」?

其實這是台灣許多高階人員的通病,達成一些功勞,管理了一些事情,就覺得這些事情是我作的,我要走我有資格拿走。以前我認識一位業務員,他換工作的時候居然把前公司的電腦設備搬走,理由是:「這是靠我拉到的業務賺到的錢買的設備,當然我有資格拿走」。然後他也覺得客戶名單是自己的。客戶名單的問題可能比較難歸類一點,不過換了個公司其實就該重新建立,因為你不知道你之前的客戶名單有多少是建立在你個人的 Credit ,又有多少其實是看你前公司的 Credit。

事實上,這位副總就是在這個階段失足。老實說,你要獨立自己開公司,其實沒有什麼人會阻止你,但是挖走自己在公司內的班底,就要搞清楚你在公司的班底有多少人是「真的是因為你的 Credit 才留在你的團隊」。顯然跟公司申訴的那人就不是,甚至有可能那位副總其實平常踩到申訴者的紅線而不自知,例如說,把申訴者的創意跟心血當作自己的,然後這次想拿去外面賣這類的。

其實我是想到神田昌典《成功者的地雷》的第四章,很多時候這種一手遮天的人,想要作些踩到其他同事跟公司紅線的事情的時候,公司中其他的人會有所制衡跟準備。像神田昌典這本書就寫了一些裡面被壓著結果有志難伸的人,在原本一手遮天的主管跳出自己作還挖走一些客戶的時候,挺身而出接下這個事態。而我自己也經歷過類似這樣的事情,所以我其實不會覺得這位副總有那麼重要到離開公司會倒。

事實上,很多時候那種自稱自己離開公司會倒的人,他一離開反而公司有機會重獲新生。舉例來說這位副總在最新一期的商周的專題《年薪千萬叛將 掀開宏達電內鬥風暴》裡面有一段就在檢討為什麼上半年 New One 頗受好評,卻拉貨跟出貨不順,就跟這位副總堅持金屬外殼的大量工序造成製程困難,良率太低,成本昂貴有關,而拉貨出貨不順,使得 New One 叫好,但是無法順利出貨,失了先機,最後銷量也被其他的大廠直接追過,叫好而不叫座。

同時也因為成本昂貴,售價卻無法拉太高(因為品牌可能沒有這樣的價值),最後毛利率也非常低。然後接下來就是新聞都有報的事情了。現在還有 開假發票之類的從現在的公司挖錢準備自己出去開公司這類個人操守不好的事情。當然一個副總可以這樣隻手遮天呼風喚雨,跟更上層的信任跟放任絕對不無關聯,而這也是周永明一直被質疑的領導風格。

而 hTC New One 目前我個人的使用經驗起來,我是覺得毫無疑問是個好手機,但是在深入了解其中製程跟成本的問題之後,我個人覺得 hTC 一直有個盲點,那就是忘記自己的產品是要拿來賣的,而不是要作工藝作品或是藝術品。要拿來賣的產品,需要去嚴格控制成本、製程良率、售價,但是今天 hTC New One 雖然是個很不錯的手機,但是無法拿來賣 - 良率太低,成本太高 - 拿來作為精品其實很不錯,卻偏偏沒有精品的利潤跟售價。 這是一間忘記自己在作什麼、不知道自己產業實際在做什麼的公司

所以在看到這位副總說:「公司沒有我,會倒!」然而回去追溯這半年來跟宏達電、這位副總相關的新聞,我看了看,我覺得可能恰恰相反。在他離去後,工業設計有可能不會花那麼多費用跟工序只為了要呈現他心目中的藝術品。 事實上我並不是說作成有藝術品質感是錯的,而是不要忘記公司是要營利的,作一個產品的決策不要忘記成本、定價、時程跟良率的分析跟平衡 ,這是對一個公司決策階層來說,永遠不要忘記的事情。不過我一直覺得宏達電的決策階層從來沒記住過這件事。當然,一位負責工業設計跟使用者外觀的副總,為什麼可以具有這麼大的權限寧可讓產品出不了貨、良率超低,也要完成他心目中的設計,這又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甚至從之前的訪談看來,他似乎並不在乎手機的基本功能被金屬外殼影響,而只在意自己的設計被迫妥協。這樣的人不是不好,在設計這種追求美感的領域,這是個好事,但是他忘記他的設計要兼具工業了,也忘記他是在為要賣的產品設計了。宏達電今年上半年出貨不順幾乎可以說跟他完全正相關,當然他之上有更該負責的人,但是這位副總似乎也需要擔負相當的責任。然後,我們都知道他的決定是甚麼。

其實之前跟一位曾在宏達電工作過,相當高階的朋友談過,我們其實有討論過,如果我是蘋果,我想要打宏達電,我會採取的策略就是在台灣設一個研發中心,也不需要有甚麼真的產品,只要開出美國等級一半的薪水,以我的品牌形象加上近幾年宏達電基層分紅不多,馬上可以吸走一大票宏達電的基層、中階有經驗的員工,然後再挖一些高階的經理人。這樣宏達電除非又有人跳出來撐下大局,不然馬上面臨需要重整的地步。然後等到宏達電不行了再解散台灣的團隊。

仔細想想,這不就是蘋果、還有其他中國手機品牌正在做的事情?蘋果設了研發中心,中國手機品牌(不過不知道是誰)挖了這位副總還差點挖了一整個團隊。雖然他們的目標不見得是宏達電(不過中國很多分析師倒是一直叫宏達電快點被購併,看起來想買宏達電的應該是中國的手機品牌,想要造成這種聲勢),但是宏達電要怎麼因應呢?或許可以繼續看下去。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