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7 有關馬王內鬥的一些想法

馬王內鬥到現在,衍生出來三件事:特偵組是否擴權;王金平疑似關說;三權分立下,立法院組織制度上的重大問題。

先說一下,立法權在國會自治的原則下,目前幾乎是無法可管的。立法委員,除非當選時確實舞弊被宣告當選無效,不然剩下的制衡手段就只有罷免跟週期性的選舉可用。台灣改成單一選區後,罷免可能會有點效用,不過還要看有沒有確實成功的案例,而且也不確定不分區立委要怎麼罷免,不然基本上現在就只能靠週期性選舉來制衡。複決就算了,公投法那什麼鳥樣。

當然還有國會自治的自律可以要求,不過基本上因為立法權目前不包含監察權跟調閱權,所以要像美國那樣成立一個調查委員會大概也是沒有什麼實質作用。

再來就是講三權分立之前,要先講現代法治國家司法的前提:程序正義。罪刑法定原則、無罪推定原則、毒樹毒果原則都是在要求程序正義,如果沒有程序正義,就會變成極權獨裁國家,掌握司法權的人可以隨意羅織罪刑陷人入獄或殺人。

罪刑法定原則具體具現在《中華民國刑法》第一條規定「行為之處罰,以行為時之法律有明文規定者為限。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亦同。」。

換句話說,今天王金平是不是關說?我相信大多數人都不會相信那個「練肖話」、「安慰」的說法。

但是他有沒有罪?沒有,因為沒有利益輸送所以在現時中華民國法律中這種關說完全無罪。

所以我才會說,如果真的對關說深惡痛絕,正途該是「關說罪刑化」,推動關說立法讓司法可以裁量這種行為,不然的話,王金平沒有明顯的罪行,因為沒有「法律明文規定」規定這種沒有實質利益輸送的關說可以裁量罪刑。

再來就是,特偵組怎麼截獲的?監聽。而且是用他案的監聽票不斷衍生他案的他案的他案的他媽的怎麼這麼多他案。根據六度空間理論,特偵組只要衍生六個他案就可以監聽全世界的人。 (update : 多少電話被監聽?立院0972有千支分機 - 現在這發展已經太讓人傻眼了...

例如說要從柯建銘這個案子要衍生到監聽我很簡單,假設我剛好有個親戚或朋友是民進黨籍或是有往來,他跟柯建銘只要拉上一點關係,於是只要監聽柯建銘,然後聽到他們兩人的對話,接著只要查到我跟這位親友有關係,然後就可以懷疑我們之間有利益糾葛監聽我。所以跟我聯絡的人請小心一點,不過我也幾乎不用手機聯絡重要事項啦。但是搞不好下一步就是監聽我的網路封包,科科。

這就是現在比較多人在質疑的地方,行政權的擴權、濫權是不是逾越法定職權了,這也是我目前最重視的部份。因為行政的擴權,尤其檢察權跟警察權一旦無限制擴大,就是恢復到以前的警總時代。

這對我個人來說,牽涉到的是兩個重大的議題,其中一個是台灣是不是「法治國家」這種現代社會的本質,還是其實只是土著部落酋長最大的極權國家?第二就是我個人人權的保障。靠北我連跟人打牌、往來、追求對象都要擔心會不會被監聽都要擔心不小心講了什麼色情露骨的話就被用妨礙社會風俗抓起來關或公審?

所以說,現在王金平在刑事上無罪,就剩下道德審判的問題了,偏偏道德標準又不是每個人都一致的,所以以道德判斷去對王金平作處分,基本上因為不具一致性所以爭議會很大。加上取得證據的方式目前看起來更不符合道德標準,甚至看起來也不完全合法。

事實上就連法條的解釋都不會一致了,例如黃世銘檢察總長對於法條的理解運用解釋都讓我很傻眼這種沒有現代法治國家目的限縮原則觀念的人居然是檢察官,而且還當到總長?

而今天整體事件的起爆點就是王金平是不分區立委,所以可以利用撤銷黨籍的方式取消的他的立委資格,而被這樣喪失黨籍而喪失立委身份的,扣除因為法律案件喪失黨籍的許舒博等人之外,剩下的就是這次的王金平,今年稍早的林世嘉,以及十年前的邱彰。

邱彰跟林世嘉因為他們本人都沒有什麼抗議了,旁人幫他喊燒也沒用,這種制度上的重大 Bug 也就沒有因此而去修改。雖然當年就已經有不少人提出如果發生立法委員互選出來的立法院長被以撤銷黨籍的方式喪失立委身份的話該怎麼辦,不過沒人認真當一回事,所以現在真的發生了,這是個好機會去修改這個系統制度的重大 Bug ,這是確保三權或五權分立的一個憲政重大議題。因此我第二重視的是這件事。

最後,才是王金平疑似關說案。但是在我自詡為民主法治國家的一份子的情況下(雖然台灣看起來已經完全不是了,我也不覺得將來還是),按照罪刑法定原則,沒有任何罪名可以確實處分王金平;按照毒樹毒果理論,特偵組的取證手段不合程序正義因此他取得的證據對我來說都是不能用的。

因此就算我也覺得王金平企圖影響檢察官,但是我也只能遺憾的說我沒有辦法去處分王金平。最多下次不投給提名他的政黨、不支持會支持他競選院長的立委候選人。

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沒犯法,又沒有有效的實質證據,然後我要勉強去處分一個人,不過就是私刑罷了。

這就是為什麼會有人覺得王金平不對,但是對馬英九、黃世銘、還有期間發表不適合言論的江宜樺反應更激烈的理由。因為你舉著大是大非的旗子,然後執行私刑。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