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 《告密者》讀後心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95372其實買了很久了(大概一兩個月有了?),不過直到昨天才有足夠的時間跟體力一口氣看完。在聽聞一些朋友對這本書的激賞後,我判斷這是最好一口氣讀完的書,因此拖了這麼久才來看這本書。

實際上也是會一口氣看完,情節絕無冷場,尤其是可以看到一個個人面對整個組織那壓力之大...
所以最後結局 Mike Woodford 最後放手,就算不知道 Olympus 後來的事情發展應該也是可以猜得出來。

一開始,我在表達對《告密者》這本書有興趣的時候,Xdite就留了言說宮田耕治寫的「跋二 優秀副手殺死優秀領袖」很值得一讀。不過當時其實我看不懂這個標題,因為我知道菊川剛最後被 Mike Woodford 揭露的事項拉下台,在無法理解誰是優秀領袖,誰是優秀副手的情況下,我無法參與討論。

因此,我這次一得空,我第一件事就是先看宮田耕治的這篇「跋」,反正我對於整個 Olympus 的事件其實跟著 Bloomberg, Reuter, Financial Times 早就知道大概的前因後果跟來龍去脈了。一看之後,果然是篇非常值得一讀的文章。甚至可以用這篇跋來貫穿整起事件整本書。

「CEO要負責掌舵,讓公司能夠順利航行,即使是在激烈的暴風雨中也一樣。經營公司是一個需要膽識的工作。CEO必須由能使公司一直待在正確軌道上的人來擔任,這個人必須擁有能夠辨認出危機的智慧,並且有勇氣毅力把大家帶出危機。智慧與勇氣是副手與領袖之間的差別。領袖不管在什麼風暴之中,都能穩定掌舵。這是選擇CEO時最重要的考量。」(《告密者》P.11)

先來定義一下「優秀副手」跟「優秀領袖」。基本上我很贊同宮田的引用瑞丁豪的分類法(智慧與勇氣),其實這比較偏向性格的問題。優秀副手擅長的是「解決已知的問題」跟「解決被交付的問題」,優秀領袖則是「發掘問題」跟「正確處理問題」。

優秀領袖未必就不是優秀副手,但是優秀副手往往不是優秀領袖,這中間有個微妙的差別。優秀副手面對未知的問題的時候,怎麼處理將會決定這個人到底是「優秀副手」或可能是「優秀領袖」。循往例去處理不見得是錯的,甚至往往是具有效率跟正確的選項,但是往例當時所處的時空背景未必適合當下。

Olympus 的醜聞其實就是循往例想把事情掩蓋下去,卻因為日本經濟成長停滯,往日做了之後可以順利很快處理掉的事情,結果拖了二十年還處理不掉;中間還因為會計原則的改變,使得原本的掩蓋手段無法順利掩蓋,最後在一個「無法理解日本的管理風格,專斷獨行,任意妄為」的外國人總裁質疑這些款項之後,粗暴拔掉他的總裁的職位。

其實中間有個人的角色很有趣,今年六月過世的前 Olympus 董事長下山敏郎曾經反對晉用 Mike Woodford 當總裁,雖然他其實就是 Olympus 一連串假帳的始作俑者,但是他的反對其實是很符合後來事態的發展的。如果不是用了 Mike Woodford 當總裁(雖然他的權力還被董事長菊川剛分出了一個 CEO 弱化),這一連串的假帳問題,說不定就不會發展成這麼嚴重的事情而能夠繼續掩蓋下去。這某種程度上也顯示了任用 Mike Woodford 當總裁時的董事長菊川剛太過自信可以繼續掩蓋假帳的事情。

偏偏他選上了 Mike Woodford,而面對 Mike Woodford 的質疑的時候,這些人不是努力要把這件事處理好,而是想要維持自己的統治權位因而粗暴地將 Mr. Woodford 的總裁位置拔掉,還對外發表許多對於 Mike Woodford 的負面意見。

這其實怎麼想都是很愚蠢的手段。如果你對他有意見,拔掉他就算了,你其實還需要給他封口費(不過從 Mike Woodford 在書中自述的形象可能是不會拿,現在也無法知道當時如果給一大堆錢他會不會封口了);但是菊川剛跟董事會的決定卻讓人覺得無言,他們盡其所能醜化妖魔化 Mike Woodford。

不管原本 Mike Woodford 的打算是如何,他質疑這些款項的確是他的總裁本分,事關公司營運金流,尤其是他又要面對許多投資人的問題。畢竟都被 Facta 這本雜誌披露了,就算日本法人沒人重視這件事,以 Olympus 的投資人關係遍及全球,只要傳出日本,他依然會面對全球法人的質問,他如果搞不清楚也不處理這件事,他將被嚴重質疑只是一個傀儡而個人產生嚴重的污點。

然而菊川剛等 Olympus 的董事採取的污名化手段,顯然就是逼得 Mike Woodford 必須孤注一擲。一般人面對這樣的壓力可能就是會屈服,然後於是承擔污名最後身敗名裂。可是菊川剛等人搞錯了一點,日本人升官,重視的可能僅是名位(我想到庶務二課的那位課長的名言:「雖然知道只是當倒閉人頭,但是我還是想當分社長」);歐美系的外國人升官,還要重視權責相符。而一位外國人願意進入日本企業當高階主管,他必然還有野心想要做出一番事業,尤其 Mike Woodford 當時才五十歲。

而菊川剛等人在將 Mike Woodford 解職後,採取的手段是先抨擊他專斷獨行。換句話說,他們不認為 Mike Woodford 手上有什麼重要底牌可以威脅他們。面對這樣的指控,Mike Woodford 如果還想要在高階經理人圈子內謀生,他必然需要對這件「不光彩解職」反擊。

而反擊的結果就是 Olympus Scandal 了。Mike Woodford 也因為揭發這件事而在 2012 獲得了許多獎項。他的反擊未必然如書中自述的那樣正氣凜然跟單純(畢竟他需要洗刷自己的污名),但是他這樣以一人(或是數人)之力,面對一整個組織,要考慮反擊還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

換個角度來說,這顯示出了什麼?這顯示出了他的確具有「優秀領袖」的特質。優秀領袖不能因為不想面對風險就趨避風險,優秀領袖要計算風險並且冒合理的風險,並且要有勇氣承擔責任,不然要怎麼樣開拓市場跟業務?

他的風險,在他追查假帳這件事的時候,他就已經了然於胸了,因此他不斷累積證據,使得後來他的反擊不但有力,而且證據相當確鑿,反而是菊川剛等人當初委任他為總裁的時候,完全沒有估算之後會被追查這件事的風險。最後 Mike Woodford 雖然沒能重返 Olympus ,但是他順利獲得千萬英鎊的和解金。

這其實也突顯出菊川剛等人其實最多就是優秀副手,因為優秀副手跟優秀領袖的差別點之一就是「缺乏想像力」,處理已有成例的事情游刃有餘,但是如果處理的事情之前沒有遇過,或是事情發展出乎預料(像是沒想到 Mike Woodford 可能會反擊),就慌了手腳。而且副手的責任,其實大多數還是領袖去承擔,換到自己需要承擔的時候,就無法處理或處理的亂七八糟。

所以宮田耕治這個跋,就貫穿了整本書。

而事實上我不斷問自己,如果我處在 Mike Woodford 的位置上,我會採取什麼行動。我發現我想不出來。基本上,我想以我的個性,我應該會拒絕接任大型公司的總裁(先別管能力夠不夠格),我會願意去當該公司新創事業群的開拓者,但是我不會願意去接一個已經制度成型的公司的總裁、執行長或董事長。

一來是,我知道我的個性其實真的不太適合當個領導者,二來是,我本身不喜歡去改變一間具有歷史的公司的制度。因為一定很多積習難改,真的要處理問題往往是吃力不討好又麻煩很多的事情,我寧願從無到有重新建構。(用寫程式來說,就是我寧願整個重寫也不想在本來就已經固定的架構下去作 refactor,尤其又不知道很多東西到底是因為寫得爛、或是架構規劃本來就爛,還是有不可知的問題所以只好寫得一堆 Magic hack)

要當領袖,需要一些天真的傻氣或是勇氣。我壯遊一遭後,我知道我兩樣都沒有。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