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 合理的越級挑戰

前幾天剛好看到 Mr. Jamie 寫了一篇「越級挑戰」是進步最快的方法

我再說一次,我不反對越級挑戰這類的壓力訓練法,甚至我本身一直都是在這樣惡整自己的,但是很多時候這樣的風險真的過高。像那個被揮淚斬掉的馬謖... 這還是有被記錄下來的,剩下的有更多就在被人取笑不自量力默默無名在社會陰暗的角落哭泣。

其實這種邏輯也不難理解。例如說,角色扮演遊戲通常就是分區域怪物的強度會差很多,你如果能夠打倒一個在你現在這個等級理論上打不倒的怪,通常就是會獲得一次可以升很多級的經驗值跟金錢。但是就算挑戰最低等級過關,也是得作足各項功課,對整體遊戲系統進行鑽研,然後從中找到可以破壞平衡性的角度給他賭下去。反正遊戲嘛,死了讀存檔不就好了?

但是現實人生沒有那麼多重新接關的次數,如果你跟我一樣沒有牽掛,那倒是可以賭一次 show hand ,掛了運氣好一點大不了重新去上班,要不然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賭對了就一次翻倍。如果還有家人等等的牽掛,就得跟家人好好溝通,取得諒解是很重要的。不然家庭一天到晚冷嘲熱諷酸言酸語,就算意志力再怎麼堅強也很難敵得過這種滴水穿石的精神折磨。

回來看 Mr. Jamie -「越級挑戰」是進步最快的方法的論點。

他說他越級挑戰籃球校隊,但是他還是有優勢的,像是身高不低(我記得他本人身高應該差不多一米八左右)只是體能不夠好而已。那如果是個身高不滿一米六的人去挑戰校隊呢?不是說不能挑戰,只是說就算真的進去了,撐得住多久?我個人其實非常厭惡這種壓力訓練,出得來等級提昇很快沒錯,但是路上陣亡的人,誰為他們掬一把同情之淚?我看過一些壓力訓練失敗最後整個人性情大變的例子,他們本來可以走得平順,結果壓力訓練失敗(而且通常不是他們自願跳下去的)就這樣毀了一個人,有的時候何苦呢?

人生畢竟不是遊戲那樣,每個人都有等級跟基本值,然後換換裝備打打怪經驗就提昇等級就提高了。人的能力是不容易量化的,而就算量化,也還有很多因子無法考慮,像是一個人的經歷會對一個人產生多大的影響?還有我們師程工最常聽到的,你是「十年經驗」還是「十個一年經驗」,你這十年到底是不斷累積事情的處理能力,還是不斷處理同樣的事情?

我個人的經驗中,遇過的人大概可以簡單分成兩類:「風險趨避型」跟「風險偏好型」。當然許多人都是在這兩極中搖擺不定的,這個原因我等一下會大概闡述一下。

風險偏好型的人大多數就是喜歡難度高一點的挑戰,這些人都很容易都會去接觸去學新的技術、甚至新創公司賭一把、挑戰難度很高的位置。基本上大多數世俗認定的成功人士都是這樣的,跑去挑戰不可能或很困難的事物結果獲得成功。

風險趨避型的人則是會想要避開太大的風險,大約是以生活安定穩定為目標,偏偏這些人往往就是行家眼中的肥羊... 只要把事情包裝成看起來毫無風險,就可以輕易坑殺這些人。像之前連動債引起的金融海嘯,當初連動債就是包裝成毫無風險的商品,然後推銷的話術永遠是風險很低每年可以穩定賺幾%這樣。

現在很多的企業也是吃定了這一點拼命想辦法壓低薪資,因為太多人重視收入的穩定重於一切,不怕薪水低,只怕沒工作,於是很多台灣的人薪資往往比國際上差不多水平的人薪資低,工作量又不成比例,然後跳槽成為了加薪唯一的方式,因為如果不跳槽,在同一間公司工作,過個幾年薪水如果有每年加個10%~20%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出人頭地,但是那個跳槽過來能力其實普通的薪水跟他之前比的漲幅是50%... 台灣的工作環境其實是非常鼓勵跳槽的。所以也會出現類似我這樣的人,我進一間公司目的是為了快速回復跟增加自己的專業能力(還有儲備資金),以備之後跳槽或被挖角或再幹嘛。但是大多數人對於挑戰難度比較高的事情是會趨避的,畢竟只要能夠處理好日常的事情,能夠拿到薪水就夠了不是嗎?

而因為人隨著年紀增長會漸漸有牽掛(家人、房產等等),所以年輕的時候如果沒有去挑戰過風險,年紀大了以後,會漸漸趨避風險,而台灣因為兵役跟教育制度的關係,搞得一大堆人出社會時候年齡是27歲左右,然後沒幾年(大約三十歲)就要開始被社會加諸「成家(結婚)立業(買房產)」的壓力,然後就被綁進社會體系中,準備慢慢往風險趨避的角色前進,不然就是不負責任、爛草莓之類的。(請參考 chenglap 的大作:「賤賣青春的教育」

所以人並不是一直都是在挑戰風險的, 但是人是會忘記現在自己已經不再挑戰風險的 。舉個例,當初台灣這些白手起家的大老闆們,當初絕對是挑戰風險才有今天的地位;但是他們現在身家豐厚了,肩膀上也要對很多人 - 家人、員工、股東 - 負責,絕對沒有辦法像年輕的時候一樣,去賭那種不成功會賠上整個身家的機會跟新技術,甚至放權給人自由揮灑。在現在產業、技術步調越來越快的情況下,還由七十歲的領導者大談創新無異於緣木求魚。這也是為什麼馬雲會在 2010 年說:「我說台灣沒希望了,假如七八十歲的人還在創新」。

而近幾年許多企業的接班問題一直不順利,其實也彰告現在台灣的經濟為什麼停滯。因為有自己的想法的人沒有舞台啊,好不容易取得相對應的舞台結果過沒多久就被復辟(案例:台積電);或是真的遇到肯放權的大老闆,但是卻也沒發現自己的思維已經落伍了(案例:宏碁)。

這也是我自己會在去年此時的一篇文中,提到:

我因為之前工作的關係,接觸過些所謂的七八年級生,他們的語文能力、眼界、思考的靈活度,早非我這個僅在職場混口飯吃、思考已然僵化的三十多歲工程師所能及。親身接觸到這些優秀的人物,我常常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講說,『等我將來終於站上上面那些人的位置之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趕快自請退休,把舞台讓出來給下面這些能力高強的人才好好發揮。』
因為從現在上面那些所謂電子業的老闆、經理人的年紀來看,等我能站上那些位置大概我也六七十多歲了。就算真能活那麼久,也早就喪失了學習的能力跟冒險的勇氣。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賢。

而也因為我經歷也算是多采多姿,雖然冒險的成果不過是個 Loser(XD),但是我覺得我可以提供個人失敗的經驗,至少如果有人想要冒險的時候,可以從我的失敗的經驗去避免重蹈跟我一樣的覆轍。

好吧,在 Mr. Jamie 的文章中,我們可以明確看到他暗示:「參與新創公司」是越級挑戰的一種方式。不過我要說的是,不是每間新創公司都是一個越級挑戰的環境。

首先,新創公司其實是「創業團隊的領導人」為了實現自我理想而成立的公司,也因此,一間新創公司能否提供你經驗值、甚至讓你快速累積有形資本如金錢等等,可以先看領導人的特質跟能力。

特質一:領導人需要強勢

比較有趣的是,如果創業團隊的領導人沒有強勢的風格,那這間新創公司最好不要去,除非你知道這位領導人最後所下的決策真的具有份量跟執行力。

當領導人是不能有那種以和為貴的想法的。但是大型企業出來的經理人往往沒有這樣的聲望或強制力,因為大型企業的經理人通常重要的是緩衝各種不同意見的能力,然後在各種不同意見中下決策並且執行,他們重要的是在各種不同立場中間折衝妥協,有的時候花很久的時間取得共識也無妨。

但是小型公司卻往往禁不起這樣的「意見平台」,首先就是資源有限,沒有辦法一直在試誤中摸索前進的方向;二來是,面臨的狀況是瞬息萬變,錯失了一個機會可能整個公司就是毀滅性的打擊,禁不起時間的流逝跟內部的紛爭、陽奉陰違。所以小型公司的領導人要能夠短時間內整合內部的意見,甚至強制讓整個公司的資源全部投入一個方向。

一個合格的領導人,他要穩住公司的舵,如果他執行力不夠,大型公司慘一點不過原地打轉(像宏碁可能還有機會),反正還有很多資本可以燒;新創公司往往沒那麼多資本可以揮霍。

所以領導人有沒有執行力往往是一間新創公司能否存活的關鍵,所以在你對人不熟的情況下,一個比較強勢的領導人可能代表有比較強的執行力。但是代價是,你在他下面工作可能會非常不爽...

特質二:領導人要有足夠的事務能力

所謂的事務能力是個很模糊的詞,但是卻是很重要的幾個面向的能力的集合稱。

  1. 第一個我會提到的,就是處理現實事情的能力。老實說,這是我之前遇到的兩間新創公司的老闆比較弱的項目。會出來自己創業的人,多少有點「傻氣」跟「天真」。但是現實中,光有夢想並不能當飯吃,要經營一間公司,公司就是有那麼多的狀況要面對要處理,不處理這些現實的事務,然後等著時間過後自然會處理好,這是在發夢吧?像是資金週轉、人事管理、金流管理、技術/生產管理,這些事情無一不雜,但也無一不重要,如果領導人整天只有發想,卻沒有處理跟稽核這些事務的能力,那最後產品會自己無中生有跑出來嗎?顯然不會的。也因此,技術可能達到與否,交期跟時程預估可能與否,可能的成本花費等等,如果一個領導人對自己公司的產品毫無這些概念,也不具備處理驗證稽核的能力,你真的覺得可以學到什麼東西嗎?

  2. 再來就是界定問題的能力。何謂界定問題?一個狀況之所以發生,必然是哪邊出了什麼問題。而現實中問題的發生,並不必然根源可以一眼就看得出來;也不必然一直開會檢討就檢討得出來。舉我第二份工作的例子,出貨不順業務副總一直說是我們自己研發能力不夠,研發課長一直說開發時程訂得莫名其妙。後來我離開公司後,總經理私下問我的時候,我的回答是,一開始規格就訂錯了,遠超過我們當時公司的資金跟開發能力。然後規格為什麼訂錯?這個當然是開會的時候沒有實際負責技術開發的人能說得上話啊(XD),然後業務部門又沒有實際的技術評估能力,遇到研發反對就是反唇相譏「誰叫你們這麼爛跟弱」(XD)。說來也好笑,公司收掉不久以後,類似概念的產品被另一間公司推行後獲得巨大的成功。當時我們公司想做個平板化,以多點觸控控制介面的產品。是的,就跟蘋果2010年的iPad很類似,只是我是在2009年就從那間公司離職。當然這中間有很多細節可聊,改天有機會再說吧。

  3. 第三個我會歸類在這邊的,是溝通的能力。這個溝通不是要別人接受你的想法的溝通,反正部屬本來就得接受長官最後的決策去執行,而是 「要讓人把內心真正的想法講出來」 的溝通。也就是說,一個主張為什麼這個部屬會提出來,他可能一時之間無法講得很清楚,你要有引導他的思緒,幫助他整理出來為什麼提出來這個主張的能力,然後從中去檢討自己的決策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4. 最後就是「公私分明」的能力。其實有的時候當主管、領導人是很寂寞的,因為總會有私交跟你特別好的部屬會想要從中得利。我第二份工作是因為私交認識總經理,本身還蠻佩服他本人的學養才進去的,所以我剛進去的時候,公司研發同部門沒有人敢跟我交談(XD),當時公司內部的研發跟業務部門的惡鬥是業務部門比較佔上風,所以研發部門的人其實都不太愛提意見,因為不管怎麼樣都是研發部門的錯,業務部門亂接單亂承諾交期都不會有錯。業務部門是怎麼樣取得這樣的發言權的呢?很簡單,他們頭每天接送總經理上下班... 隨著私交越來越好,在接送過程中開始穿插一點公務,然後最後就很多事情在他們兩人上下班過程中就被決定了。所以後來研發部門就不出聲了,這樣這間公司有多危險,我猜你也知道。

特質三:領導人要有 自己的主張

領導人是一定要有自己提出意見的能力,換言之,就是「獨立思考的能力」。如果一個領導人開口閉口都是引用別人的話,或是最近讀了什麼書、什麼文章,就變成那樣的主張,那我幾乎可以跟你打包票,他根本不知道他自己在講什麼。但是如果他能夠融會貫通,從中以自己的思考,去判斷這些書跟文章背後有什麼沒說出來的事情?我們有沒有具備這樣的條件?那這樣的領導人至少可能是合格的。

像是現在有很多App開發者/開發公司,但是有多少是因為自己日常生活中或工作中遇到這件事覺得不太方便,接著發現這東西背後可能有龐大的市場,所以才發想來作個App,然後才變成App開發者?我可以保證,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絕對不到10%。很多人應該都只是看到被報章雜誌報導的「成功的例子」,接著以為App開發者可以賺很多錢,然後就往這個產業去了。

再舉個例吧。我今年中打算回到職場的時候,也有想過去App開發公司學怎麼開發App。接著我在網路上看了幾間App開發公司的簡介,然後本著我之前也創過業(雖然是地區性零售),對於基本的金流有一定的概念,上了 Apple Store/Google Play 去看下載次數、定價、下載下來玩一下看收費方式,基本上... 我對這些公司都很悲觀。

例如說,我看過一間標榜他的App下載次數第一個月就達到60萬次,然後我下載玩了一下,他是限時免費的應用,假設全部都是不同人下載的,然後其中假設有50%有付費,按照他的定價2美元來算,該月的營業額有大約三千五百萬台幣。但是他上架已經三年多了,總下載次數也才120餘萬次,取三年跟120萬次下載,並且完全假設都是不同人下載,一樣取 50% 有付費,三年營業額大約是七千萬台幣,都不考慮匯率、手續費。然後我記得我看到的數據是蘋果抽成30%... 換句話說,這三年的營業額最理想大概是五千萬台幣。這是非常高估的值了,因為其實以 App Store 付費的規則,這些下載次數不代表真的有那麼多客戶。加上他又是限時免費,也就是有一定的免費使用時間,以我個人所知來說... 10% 有付費已經是可能算高估的值了...

好吧,還是以三年五千萬的營業額來看吧。他的公司的雇員在人力銀行的登記當時是 19 人,在假設不用繳房租、水電、營利事業所得稅、裝置添購、以及人力沒有變動的情況下,這款主力產品,每個雇員每年可以分配到的營業額是大約88萬。看起來好像不錯啊?別忘了我很多數字都是取假設值啊,更何況我完全假設成本跟費用是無。換句話說,這樣的公司其實經費是有點拮据的,而且每增加一個雇員,公司的隱性成本會暴增,也因此,他們必須要不斷推出新的App,不斷不斷去賭下一個可能成功的產品。

也因此,現在國外的營利App大多早就都改成商城制(也就是進入產品內再隨著要使用什麼才付費)的產品了,只是國內公司的大多數產品似乎依然停留在憤怒鳥那個時代。甚至我看許多新的App軟體開發者,對於整個App商業模式的改變依然毫無所知... 依然在接受著一些App創業年薪千萬不是夢的美好願景,然後依然相信現在一時的艱苦之後會有甜美的果實。

然後我今天看到這則新聞。我的感想是,馬雲的觀察好像沒什麼錯。以前台灣的大老闆在講雲端,我就覺得台灣老闆們講的雲端跟我所知的雲端好像是不同世界的東西。現在台灣的大老闆講遊戲... 嗯,這應該是個不錯的反指標?


小結

這三個特質畢竟只是我個人到目前的經驗的一個簡單的匯總而已,老實說,在不同的時候跟不同的情境下,這三個特質其實是非常簡略的、幾乎完全不可信賴的判斷標準。我個人判斷一個公司的老闆、跟領導部門跟直屬老闆的標準遠比這三個複雜的多,因為還要加上我個人的目的跟價值觀。

舉例來說,我跟同事有次在閒聊的時候,我聊到以前在鴻海跟在這間公司的主管階層的差異,以及一般大型公司的主管的有幾種類型。那位剛出社會不久的同事於是很狐疑的對我說,那這樣我們部門老闆看起來不是很合格啊?

我的回答是,所以我才會來這個部門啊,雖然我沒有特別解釋為什麼我這樣選擇。我的目的本來就是快速填補我經歷上兩年工程師資歷的空白,並且在短時間內急速接觸到各式各樣夠多的領域,然後從中找到我有興趣而且我可能可以做得好的領域用力深呼吸然後跳下去賭一睹能不能存活。目前看起來應該是有很大的機會活下來啦。我所謂的存活不是能夠繼續在這間公司工作的意思,我從來沒有疑問我可以通過試用期並且取得一個位置;我所謂的存活是取得某個領域的專精。這個部門剛好可以給我這個機會,然後我也順利取得了我想要得舞台,接下來就是看我能夠在這個舞台發揮多少能力了。


當然我知道, Mr. Jamie 的意思其實可能是強者都會聚集在新創公司。但是我倒是覺得不太符合我迄今的經驗。以我認識的強者們為例的話,他們真的投入新創公司的人是非常少的(至少在台灣是很少的),他們大多剛畢業就都被 Google/Apple 等等大型公司買走了。當然現在有些人也出來自己創業,或是成為獨立工作者,但那畢竟不算多數。

其實這樣也是合理的。因為這些強者們如果還不理解商業模式怎麼運作,又沒有足夠的資金,人脈中也沒有人已經準備好要創業,也對腦中一些未成型的想法還沒有個譜,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加入一間領頭的、競爭激烈的公司,然後中去學、去累積有形無形的資本。如果他們真的發現自己有某些的想法成熟了,也看到可能的機會了,自然就會跳出來。但是是所有新創公司都是這樣出現的嗎?有些可能是,像是 Netflix 就是類似這樣跑出來的;但是更多可能不是,很多人可能就是跟我一樣,有了一筆錢,然後對該行業該領域其實並沒有真正的知識,憑著一股熱血傻氣就跳下去了,想要實現自己的一些理想或夢想或妄想。然後實際去作才發現自己對該領域其實理解非常幼稚,又因為頭已經洗了就只好苦苦撐下去。然後的確有人會成功,但是失敗的人恐怕更多。(延伸閱讀:價值 10 億美元公司誕生的機率是 0.00006%:這個人是怎麼辦到的?(上)

要真的越級挑戰又沒有資金壓力的人,在軟體業這個領域,我個人的建議是,就全心加入開源社群吧。你會遇到一堆真正的 變態 強者,而且社群裡面會遇到的人,上到五六十歲的前幾代超強者,下到高中剛畢業的新一代強者,你會很容易在社群中遇見。而且社群大多是無國界的,也就是說,你跟人討論問題,你不會受限於台灣,你面對的是全世界,你會真正感受到什麼叫做「全球化」的競爭,以及新一世代思考的活潑跟不受限。如果你打算接受這樣的「越級挑戰」,XDite剛好最近有一篇「寫給大學生的程式技能 Cheatsheets」,你可以從中去體驗一下世界到底有多寬廣。

(順便幫 G0v 打個廣告,這是由天上天下唯我獨強者我同學 clkao,跟宇宙霹靂大無敵強者我學弟 tKirby 發想,然後現在很無敵的開放政府資料專案們的總稱。想越級挑戰跟強者們學習?這個開源專案就是一個絕好的機會讓你遇見台灣目前各領域的強者,不用去賭新創公司。)

如果你有資金的壓力呢?還有一家老小等著你養呢?老實說我個人就不建議還搞什麼風險太高,像是加入新創公司去賭一個不確定後果而且資歷可能不被承認,或是全心投入開源社群的越級挑戰了。因為越級挑戰本來就是以「會陣亡」為前提的超高壓力測試。運氣好活了下來當然通常會有豐厚的成果,但不是每次這樣的挑戰都可以存活的。在對其他人有責任的情況下,選取這種「可能會一無所獲」的路途,畢竟不是一個負責任的人可能該選擇的道路。


推薦一個有點久而且有點不相干的延伸閱讀:獵人頭公司沒有告訴你的事情 (上)獵人頭公司沒有告訴你的事情 (下)

如果不想賭太大,跟獵人頭公司打交道可能是必然的事情了,看看這些人力資源背後可能有什麼運作邏輯,說不定會有什麼不同的啟發。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