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6 兩年前的求職感想 - Back to Jail and wish for late-blooming.

這一篇是兩年前我打算回到職場的時候,寫下文字,然後大概修飾一下。兩年後,想法沒怎麼變,所以也貼過來吧。


雖然現在人力銀行很方便有提供不同履歷的方式,但是我個人還是選擇只選擇只提供一份履歷跟自傳。於是,為了達到最大效益,就先從整理履歷下手。不過其實我發現我四年前求職的履歷其實很夠用,所以我幾乎沒改,只加了一段在前公司工作的經歷,然後修改一下自傳。

所以我的履歷看起來大概是這樣,台大資訊系學士畢業,約五到六年的工作經驗,雖然我如果沒有一直因為各種理由中斷工作、甚至逃離工程師這一條路一陣子的話,理論上該有八到九年的工作經驗就是了。

這樣是問題嗎?是的,可能是個問題。看甚麼樣的公司、甚麼樣的可能的 Leader。

不過這可以先放一邊。我這次求職,先做了一件事,這件事就是,我先界定我這次求職的目標是甚麼。我的目標很簡單,就兩個,一個是穩定的收入,另一個就是快速的累積我可以利用的籌碼,主要大概是金錢方面的。因此,就算我再怎麼樣對於電子業的變態工作文化不適應,我還是選擇了回到電子業,因為這是我最容易跟最快重新累積籌碼的方式。

所以面試前我給自己設定了幾個要關心的主題,大概是下面三項:

  1. 酬勞-工時比
  2. 發展性
  3. 面試時,主官或未來同事的能力跟為人

******

因為我設定的目標主要就是穩定的收入(因為這跟我的情緒穩定有關,我要有金流的安全感,我才有辦法維持情緒的夠穩定去做一些可以讓我增加額外收入的事情),還有累積籌碼,所以第一點其實是我考慮的最重要的事情。

而我開放履歷後,因為設定的目標本來就是電子業,然後投的公司沒有理我(囧),其他不相關的打來邀約面試倒是不少。大概分成下面幾個領域:

  1. 消費型手機品牌/代工
  2. SiP
  3. 代工組裝設計
  4. APP

因為有人問我我怎麼挑公司的,但是老實說,我都是打來約我就去面試了(XD)。當然後來拿到三間口頭 offer 之後我就把剩下的公司都推掉了,因為剩下的都是上市櫃公司,有財報可查,基本上剩下的不怎麼樣。有幾間新創 App 公司在我搞懂了 App 產業的營運模式後,我就推掉了。

這是我這次選公司的第一個重點,我要找存續得下去的公司。

年輕的時候可以不太在意,找爆發力可能比較強的新創或中小型公司,但是去了一趟前公司觀光後,其實我的想法有點改變。雖然認識我的都知道我非常度爛前公司的那段時光,但也是那個時候我看到了一個強力的內部專業經理人該怎麼樣處理公司內部的事務。但是他也運氣不好,他上面的那位總經理很悲催,他下面的中間管理階層也有些問題,然後所處的事業群... 嗯,發生很多很好笑的事情。(例如我現在偶而還會拿出來講的墨西哥工廠大火事件,那時候聽到的八卦相當無言)

因此,「擇木而棲」這個我原本不太在意的準則變成了我很重視的準則。就算一個人再有能力,跟錯了人棲錯了公司,也不過就是統計上的誤差罷了,而不是那個可以改變什麼事情的特異點。

******

但是攤開財報一看,我差點沒吐血。

  1. 消費型手機品牌產業的營收衰退率同比 -50% 。
  2. SiP 大約是 -30 ~ -80% ,趨勢往下。
  3. 代工組裝設計 -30 ~ -40% ,而且趨勢往下。

App 產業台灣的公司大多沒有財報可查,於是只好從 Google play 或 Apple store 去找,基本上下載次數如果跟你吹噓兩個月達到六十萬次的,現在過了兩年下載次數通常也沒超過一百萬。一個產品兩個月六十萬次下載就我目前的觀察比較來看,是這類公司可以苟延殘喘兩年的基本條件,手機遊戲公司通常就更嚴苛一點。而且大部分的公司的 App 都脫離不了台灣,比較厲害一點的可以拓展到華人圈,這跟我設定的目標又更不符了,所以這個產業看起來最符合我的「有發展性」的條件,結果卻很少有讓我覺得真的具有國際化的發展性,只是靠分食台灣跟一部分中國市場,雖然這樣就已經很了不起了,但是如果沒有一開始就搭上前幾次募資那幾波就沒什麼用 。

所以結論就是,台灣電子業不是一個慘字可以形容的。就算連續寫下九千九百九十九個慘字我覺得也不足以形容台灣電子業的慘慘慘慘慘慘慘慘慘慘慘慘慘(echo)。

好吧,那怎麼辦?都是爛柿子,只好挑一個可能比較不爛的。畢竟我三四年前因為經濟壓力,結果沒耐心去繼續過 Y! 的關(不過也只過了兩關),所以我在增長了三四歲又一事無成的情況下,這自由的兩年又因為厭惡之前的工作環境沒有太努力增加自己跟電子業相關的工作能力,我早就跟不上現在比較大型國際公司的工作需求的能力,只好先退而求其次,找可能可以走進國際的公司去熟悉跟回復一下基礎能力跟狀態,之後再看看有沒有機會被挖角走。

也因此,代工組裝產業就被我放棄了。三四年前是大概覺得應該有機會接觸到客戶所以他一給我 offer 就去了,不過後來發現,因為這是規模經濟產業,所以分工非常細緻,在裡面當工程師除非當上高階主管,不然是沒有什麼機會接觸到外界然後因為什麼樣的原因被挖走,PM/Sales 還多少有點這類型的可能。

SiP(System in Package) 產業也是,雖然幾間的面試官都跟我吹噓自己公司的技術多強多強,但是這個產業的基本罩門就是:「我只是把幾個晶片封裝成一個封裝單元。」喔,我沒有說這不需要技術,但是這產業取決於:

  1. 其他 IC design house 不想花人力在把功能整合入晶片,但是這項利基在晶圓製程進入 22nm 以下,十二吋以上的製程後,絕對是越來越少,因為晶片可以整合進去的功能可以越多;
  2. 如果之後單一功能的晶片更便宜更小更沒干擾,為什麼不直接把元件打在板子上還要靠你這種外包的 SiP 封裝?
  3. 這幾間公司主力客戶主要是聯發科,好一點的還有拓展到中國的廠商,市場也太侷限(但是因為有一間還在擴張期的公司,所以我本來有點打算去這間賭一下,可是他後來給我好人才卡所以就算了)。

我很直接地在面試的時候問了這些問題跟財報同比衰退得很嚴重的問題後,收到好人才卡跟無聲卡其實我一點都不意外。 XD

App 產業的公司,則是在我白天打電話去都找不到聯絡的人(其他員工也搞不清楚狀況),結果靠 email 聯繫都晚上,喔不,凌晨才回信我就覺得很奇怪(或許是美式管理作風跟美國作息吧),後來稍微研究一下相關產業的營運模型後(感謝 Candy Crush Saga 讓我多少有一點概念),我倒是對於這幾間公司居然還存活感到相當的震驚。然後這個震驚讓我聯想到我第一份工作的公司那要死不活的經營情況後,我就打消了去面試的念頭了。因為他們要的應該是即戰力,但是對於 App 產業來說,我不過是個新人,要重新訓練我絕對不划算,因為我的開價對他們來說太貴,而我的經歷對他們來說沒有太大的加分,不如直接找剛畢業的新鮮人。

當然財報我不會只有看營收,不過如果營收都不增加了,營業利益自然會更衰退。在看過所有給我過面試邀約的上市櫃公司的財報後,目前這樣的經濟景況下,營運還算正常的,只有少少幾間所謂的龍頭公司,而且通常是我罵得亂七八糟的公司。其實這也很合理,還有機會讓我罵的公司表示我至少還會關心他們的營運狀況。而營運只要幾個季度不太正常,就會離開我的觀察名單了。

******

說到財報,以前傻不隆冬的時候,其實是看不懂這東西為什麼很多人像是分析師要參考。後來學得多了點,就也知道財報也是可以作的。

所以有的時候追蹤細目會發現一些很有趣的東西,當然有些公司財報太複雜了,想追蹤根本也無法追蹤,像是鴻海的財報如果有外部人說他完全看得懂,要嘛他是笨蛋其實根本不知道自己懂不懂,要嘛他是天才連財報上沒寫的都可以通靈通到懂。

我看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鴻海財報,我還是能力不足以評論這間公司的財報。但是因為他的複雜性,使得我理解一件事,如果他用盡辦法都沒有辦法美化自己的財報的時候,就表示問題遠比揭露的還要嚴重的多。而台灣其他上市公司的財報通常都沒有鴻海複雜(台塑集團因為交互參股複雜度也是鴻海等級的)。

而從產業特性來看,台灣的很多公司的起落週期都很短。我拿到 offer 的幾個公司我仔細研究了以後,最後僅僅剩下一間多數人罵得要死的公司讓我慎重考慮。因為那產業的週期真的非常的短,現在這間公司被罵得要死,但是如果他順利靠一兩個產品起死回生的話,那是一兩個季度就有可能再創高峰。

代工廠的週期就其實長一點,鴻海跟廣達等代工廠現在應該是靠 ODM 在撐營收,因為這種 ODM 長期配合的,大概產品週期都是四五年以上。就算接單的公司要重新帶起一個新的 ODM 配合廠,大概至少得花兩年才有辦法。

那要怎麼看一間代工廠有沒有被其他代工廠取代的趨勢?老實說,很難看得出來,不過可以從現金流量表的營業現金流跟長期投資去猜猜看。單就這點來看,其實鴻海的經營狀況還可能比廣達好很多。基本上如果耐得住各種歧視跟鬼故事的,去鴻海逛逛街應該可以瞬間獲得人生難得的經驗,然後記得要挑對事業群進去,不然就真的只是進去見鬼而已。

而 App 產業週期絕對更短,但是矛盾之處在於,你很難去相信一間之前沒有實績的公司可以創下高峰,也很難相信一間之前有實績但是已經明顯衰弱的公司可以再創高峰。如果你年輕力壯家裡還有長輩給你靠或自己有大量資金的話,其實去賭一下這樣的公司是非常可以的,順利的話全家人就靠你升天了。我的情況已經不允許我下這樣大的賭注了,所以我選擇了相對安全一點的公司(但是其實非常不安全 XD)。

******

說到作息,如果開放求職的公司真的考慮到求職者的話,晚上六點以後就不要使用電話聯絡了,甚至也不要用電子郵件聯絡,尤其我接到的幾通六點以後面試邀約電話(包含三四年前求職的時候)有一通已經在九點後,然後我知道有工廠的公司絕對不是自由上班時間。同樣地, email 雖然造成的反感不會那麼大,但是如果我收到的面試邀約上面的寄件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十二點的時候,請問我該怎麼想?

喔,我的想法很正面,感謝您告知我貴公司真實的工作時間,謝謝再聯絡。

然後如果我收到面試邀約,是直接用 email 然後也沒打電話跟我確認我是否可以,然後 email 上面已經寫好安排好了約定的測驗時間、面試時間等等,如果我沒有空需要我撥空回信拒絕。對不起,三四年前這樣的公司只會得到我的無聲卡,這次這樣的公司還是得到我的無聲卡。

就算我因此被這間公司在人力銀行婊我也無所謂,因為我相信這樣的信一定是同時發給好幾十人,然後沒回應的不會只有我一個。簡單的說,這就是亂槍打鳥的海選技倆罷了,就算我因此被這間公司在人力銀行婊,那他同時得婊好幾十人。

這樣的公司不尊重求職者的舉動已經說明了如果我去參加海選然後順利錄取後,我會被那間公司怎麼樣對待了,既然如此,那何必浪費我的時間?

******

我拿到三間公司的 offer ,其中有一間是前公司,然後一間我沒有繼續考慮。

我最後選擇落腳的這間公司,工時聽起來是跟代工廠沒差很多,大概也是 12 小時左右,不過很敢給。

除了 pay 聽起來比較好,工時一樣機車的長的情況下。還有幾個原因,其一是至少我有機會去接觸到我真的還有一點興趣,然後發展性可能還可以的領域。而且工作內容是我接觸過的,所以我有機會很快上手,然後出差直接面對客戶機會也有,面試時就算我理論上已經接觸過相關的領域,他們還是承諾會有訓練幫助我能夠更快進入狀況。

雖然最高階管理階層一直都是這間公司最大的問題,但是整體上來說,這是一間面試官不怕我問的一些問題的公司。而這位處長的面試的提問能夠從有限的人事資料中挖出許多關於專業性的問題,而且從頭到尾沒有問到私領域的問題,然後相處起來雖然不平易近人,卻感覺得出有一定的條理可循。

對照之前所有的面試經驗以及我自己的工作經歷,我其實對於平易近人會談到私領域的上司很有疑慮,尤其是在前公司的那段最後的日子我非常痛苦,我明明沒有那個意思,但是最後也是被辦公室八卦搞到自己很爆炸,特別是我那個時候主要煩的是我爸的病情,其他根本不重要。所以後來看到一位朋友也被辦公室八卦搞到很爆炸的時候,雖然其實旁觀很好笑,但是我實際上不太會真的拿這件事開他玩笑。至少不會一直拿這個開玩笑啦。

所以這次前公司這個事業群雖然看起來整個事業群我沒有疑慮,在前公司工作的時候我也知道這個事業群的分紅比我之前那個事業群好上太多了(至少之前抽股票很多這個事業群的人中獎),但是因為面試官(後來是該部門的高階主管出來面試)提問到太多私領域的問題讓我最後不再考慮回到前公司(其實有點可惜,因為第一關面試的小主管其實我認為是 ok 的,反而大主管不 ok )。

我的自傳其實沒有寫什麼跟家庭有關的東西,只有為了解釋履歷上前段工作離職原因所以有簡單寫因父親生病離職最後父親於該年度過世而已。

不過這是陷阱題,實際上面試官根本不該也不能從這個地方切入跟我談私領域的事情跟決定,包含從我三十多歲單身也不能因此推論我標準過高等等的過度推論。事實上,這幾個問題一旦被問了,我自然就可以憑此判斷這個職場有年齡、性別、家庭、疾病等歧視。

面試官可以從我的婚姻狀態詢問我對於出差、外派、駐外等看法跟想法,但是不該去猜測我的感情狀況,同時我家人跟緊急聯絡人有寫我姊,面試官也不該因此探詢我姊的感情狀況跟婚姻狀況。很不巧的,這些問題前公司的小主管沒有問,但是前公司的大主管問了,因此我最後就完全不考慮回到前公司。

******

小主管跟我展現平易近人這完全是 ok 的,畢竟這是日後真正朝夕相處的 supervisor ,我也會要對他直接負責,展現一定程度的親和力這是完全無妨(但是不是我最關注的點)。但是大主管除了親和力外(事實上,親和力面試可以完全不展現等到進來以後再展現,因為面試官的層級不同,需要對面試者展現的東西其實是不同的),還有其他的要求。

小型公司比較沒有內部的政治問題,然而這些問題在一定規模以上的公司是必然存在的。中小企業最常出現的是研發部門跟業務部門的爭權奪利的問題,大型企業甚至研發部門內部都會有很多政治問題。因此,高階主管以上需要對被面試者證明:「你進來我這個部門,我能夠保證盡可能給你需要的資源。」

當然這跟我之前嘗試自己做些事的經歷有關。我自己知道我其實沒有還沒有足夠能力去當一個管理階層的,因為我對於爭取資源這件事我可能會為了讓事情有效率的執行而太早妥協。但是管理階層面臨的不單單是讓事情的執行有效率而已,這是在大家都是理性的工作的情況下才有這樣的理想情況。

事實上,在大型企業當管理階層是要被四面夾殺的,你跟大頭們爭取了足夠的資源,自然就要對大頭們負責做出相關資源他們預期能做到的事情;你要面對其他部門的同樣階級的人的虎視眈眈等著爭奪資源跟推卸責任;你要面對下屬對於資源不夠的相關情緒還要負責管理他們催促他們把東西趕出來而且還要維持一定的品質;然後還要因應整個團隊可能會出的各種狀況。

因此,中高階以上的主管出來面試的話,我自己會有下面幾個觀察指標:

  1. 專業能力與管理能力
  2. 公私領域的分辨能力
  3. 是否處理事情有條理可以遵循
  4. 自信

專業能力當然是最重要的,但是這也是最難觀察的一點,因為通常當上主管職多少會脫離一些技術現場,所以通常專業能力都會不怎麼樣。但是依然可以從面試官提問專業問題中大概知道這位主官的技術水準可能在哪。管理能力可能就得進去之後才能知道吧,一般大概只能從人格跟怎麼處理應對被面試者提出的問題來猜測。

前公司的大主管在問我白板題的時候也做了一個不合適的動作,一開始叫我自由發揮,然後我寫好後他要我繼續改成其他形式,我詢問是否有其他的要求的時候,他依然叫我自由發揮。然後我故意寫了一個比較方便,但是浪費空間的(Well, 其實浪不浪費還是 compiler-depend ),才寫了 function 的開頭他就突然冒出來:「不接受這樣的做法!」

嗯?自由發揮?

但是其實這樣還算好的,至少在我寫到開頭的時候就知道我想怎麼寫所以出言阻止,所以可能是處理事情有規則可循的人,同時專業能力應該也夠所以才能一開頭就發現我想幹啥。但是台灣電子業的軟體部門其實大多數都是東西分派下去,然後給個最低的要求就放工程師吃草到交期前後才會有人跑來看到底做得怎麼樣,如果是大型一點的東西你這個時候才要改架構而沒有在一開始就討論好,你麻煩我麻煩大家都麻煩。

現在這間公司的面試官就沒有這個問題,例如要我介紹我在大學跟之前工作中接觸過什麼擅長什麼,我反問介紹哪些方面,需要介紹到多詳細,他清楚給了我一個範圍,有關工作技能的方面,能夠詳細並解釋擅長什麼做過什麼,但是不要詳細到詳細內容。然後他舉了一個例子供我參考:像是大學做過什麼作業之類的。然後我就很輕鬆的抓到他到底要我表達介紹些什麼,然後在每段工作抓出幾個我比較印象深刻的東西,在不接觸實質工作內容跟業務機密的情況下,介紹給他,然後接著他就跟著我每段工作介紹的東西就他所能問下去。

當然架構臨時改來改去是絕對會有的,主要的問題其實是有沒有一個方式可以讓部屬跟主管溝通,一開始就對一個題目先作一些限縮對我來說,是比較能夠讓我覺得心情愉快的方式,就算之後再作更動甚至砍掉重鍊都會比較讓我愉快一點。對比一開始就說沒關係自由發揮之類的,後來突然冒出來很多要求之類的... 前者我還願意相信你只是搞錯跟搞不懂,後者我會覺得你一開始根本沒在想,我會恚怒。

然後這間公司的面試官幾乎完全沒問到私領域的問題,而且跟我問答的時候也非常有自信並且對於我問題中不太清楚的地方反過來詳細介紹,因此我對這位面試官在面試的表現算是高評價的。當然面試的表現並不等於實際工作中的表現,也沒有太多的正相關啦。

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他安排在幾個非常不怎麼樣的面試之後。前公司是我第一個去面試的,我其實也沒準備得很好,所以後面幾乎都拿前公司的面試當作標準,後來這間公司的面試難得遇到稍微有點水準的面試官就讓我給了蠻高的評價,這是有可能我因此對於這間公司這幾位面試官的評價頗高的原因。(然而前公司的面試其實我給的分數算是高的,因為後來幾間公司更糟糕)

參與面試其實也是如此,一個職缺被打開的時候,不要去當第一個面試的,因為第一個面試的人要面對的是面試官心中的標準(或幻想),通常可能會是不切實際的即戰力標準;然而後來去面試的人只要表現的不比第一個差,就可能達到標準。

後面有一間比較中型上市公司的面試則是聊得很開心,大主管講了很多有趣的職場狀況,希望我知道會怎麼處理。但是說真的,就算後來他補充說這都是假想情境,實際上太真實了,我還看到另一個小主管在旁邊偷笑,這明顯就是他們實際上每天發生的情況嘛。經歷過這一間後,我就放棄了繼續找找看其他間公司的意願了,先確定自己有意願而且目前感覺最正常(其實說真的,也很不正常)的公司跟團隊。然後進去練功後,如果待得住就繼續待著,然後等待之後看有什麼機會。

******

然後面試要怎麼準備?

如果目標只有台灣的公司而且只會考 C/C++ 或單一程式語言的話,其實大多數只要準備 sorting 跟 string/pointer 相關的主題就好了,或者幾個常用的語言的主題,像是 scripting language 就可能準備一下 regex 。有些公司甚至有網路考古題可以參考看看。我招認我原本只是想到這間公司考考看他的英文跟專業科目看自己忘記多少,結果就不小心覺得這是目前為止面試到的最正常的公司就不想繼續這樣奔波了。

四年前我求職的時候,我準備的領域還比這次多(那次還查了 MapReduce 之類的還蠻難的論文讀,不過後來發現幾乎沒有公司會考 XD 但是剛好 Y! 筆試有這一題,所以就至少通關到後面的關卡),我這次是毫無準備專業科目就出去上陣了,結果發現,專業科目的東西我幾乎沒忘多少耶,真是神奇;或者是,台灣的公司面試一點進步都沒有,還是只會考這些非常基礎基本的東西。

英文其實我退化了不少,因為過於著重發展英聽跟用英文口語亂說結果有考英文的公司文法題跟生字題我錯得一塌糊塗。然後英聽其實我也沒有很好,聽財經方面的很順利就是了,所以這間公司英聽因為跑出來一堆合約財報的東西,結果我反而答得不錯,敢講、一般會話還可以、聽新聞頻道聽得懂大部分、閱讀英文新聞還可以(會需要查一下字典)跟這種評定能力的考試還是有差別的。

那我之前在做什麼?

我在看:「FBI 教你讀心術」 還有讀各個公司的財報。 XD

其實真的很有效,因為其實很多面試官都是這樣不小心藉由肢體動作透露出訊息。然後我最後再問一些公司的財報、營運方面的問題,藉由肢體觀察,我發現他們回答的都是制式回答,其實他們自己根本不相信。

有機會有空的話,我建議好好讀讀這本書,然後將來如果有機會面試人或是被面試,不妨印證一下書中的內容。當然有法有破,但是真的很多小地方就算再怎麼隱藏都藏不了的,尤其是台灣公司的面試官大部分都不是專業的面試官。

******

而這一年多來自己出來做點事其實也給我了不少心態跟思考上的改變。

我原本以為我自律的能力應該還不錯,但是後來發現,我之前的自律能力其實是建立在穩定的金流上。後來開始不穩定、儲存的資金也漸漸被我敗掉以後,我就喪失了自律的能力,一天到晚想賭一把大的賭回來。所以我就算賭對一次,也守不住,因為我會立刻想賭第二次,沒有什麼耐心。

因此創業這條路最後走不下去,其實也是早就可以知道的事情。我選擇的這條路其實我也沒有足夠的背景知識,所以花了非常多的學費,找的合夥人也跟我在溝通上面有差異。等到我終於發現原來我繼續走這條路已經沒有前途的時候,我已經把之前積累的資金燒得差不多了。

而且我也因為太厭惡之前的工作環境使得我判斷事情產生了一些過度的期望。按理說,要創業要找自己已經有相當經驗的,而且最好是熟知類似內容的產業去創,但是我偏偏找了一個我根本不夠熟悉的領域。所以大學就讀的科系跟第一份工作真的很重要,就算自己真的想要做些什麼不一樣的,最後還是可能會被這兩個東西限制住發展性。

有些產業進去不會有什麼門檻,但是我偏偏選了一間其實有相當的門檻的產業,而且進去之後才發現其實沒有很特別有熱情,畢竟我之前的熱情,其實是建立在購物的紓壓上面,並不是真的有特別的愛這個產業。所以我最後才會寫了一篇類似「不要把紓壓產生的興趣當作自己真正的興趣」之類的文章,因為我發現我就是這樣自己誤入歧途。

這兩年也不是只有燒錢,增加了一些視角跟一些計算利益的能力。所以我現在甚至比年輕時偏激的政治立場更容易發出政治不正確的言論了,然後如果以為我是某種立場,結果跟我討論又發現我變成另一種立場,因為我會不斷地接收新的資訊,然後根據這些資訊自己不斷檢討,最後我的立場都會是暫時的,甚至可能一直維持在一個模糊的立場。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不再像以前一樣會對一些事情投注過多的期望,甚至以期望為前提去規劃事情。因為你要有期望、有夢想、有願景才會去堅持一個立場,而我現在沒有。

在經過兩個月的思索的情況下,我最後還是選擇回到電子業就業。回到舒適圈嗎?不,電子業對我來說一點都不舒適,而只是我會有機會讓我這兩年累積的一些東西把我推出去台灣這個舒適圈。

真正對我來說的舒適圈,不是電子業也不是什麼其他的產業,真正讓我覺得不想移動的是台灣這個舒適圈。即便我已經有相當的條件可以離開台灣,只是我一直用各種理由想辦法讓自己留在這裡。而且我並沒有積極去累積那些可以讓我離開的經歷跟機會。

從資方的角度看自己的學經歷,老實說我知道我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去證明,然後從資方的角度看台灣的公司,說真的,大部分的公司都很難讓我繼續累積到些什麼可以走出台灣。這也是為什麼後來東挑西選我最後還是決定接受被我罵得半死的公司的 offer ,因為我沒有特別的能力經歷讓我的履歷顯得特別突出,處於什麼都半吊子的情況下。

面試的時候,如果有面試官問我這兩年是不是真的就一直在處理後事,如果相談甚歡的話,我會坦白提到這段時間我有嘗試創業但是失敗的事情,然後看看面試官的反應。失敗其實真的沒有什麼好可恥的,然而我的確短時間內沒有再度創業的打算,因為要創,真的要找到一個自己喜歡也有熱情的領域去創才有機會。而我目前沒有。

******

我想要的公司發展性其實跟國際競爭力很有關係。在經過公司存續能力的評估後,最後還落在我的 offer 評估單的,其實剩下前公司跟這間公司而已。雖然我之前的經驗覺得很不好,同時我也在面試後寫下感想說過我覺得這次不會這麼衰最後只能回前公司。

但是其實真的差一點我最後還是只能回前公司啊。 orz

其實兩邊願意給我的是差不多的,現在這間公司對我來說工時比較鬆,前公司(新竹,這個事業群我比較確定比我之前的那個賺得多)則是比較近而且我大概已經知道裡面的文化要再度適應不難,所以最後就是發展性的問題了。

發展性分成兩個,一個是公司發展性,另一個是個人發展性。公司發展性就不用說了,現在這間公司的發展性是會比代工廠性質的前公司高上不少的,兩邊的大老闆都很有問題,所以我最後選年輕一點的,至少比較不用太擔心突然老闆身體出問題公司就營運有危機。

公司的發展性,現在這間似乎比較佔上風,雖然他的營運其實比前公司差。不過不同產業的公司本來就很難比較,所以我最後只能以個人發展性去評估了。

另外就是接觸客戶了。這邊指的是接觸企業型客戶,老實說啦,想要被獵人頭公司獵,或是跳槽到其他公司,這種客戶接觸的機會是很重要的,不然就只能靠其他朋友想到才能來挖,或是要努力經營技術部落格之類的,但是在台灣工作,要這樣會比較累,至少我之前工作的時候,文章的產出就會很低落,也可能是因為我自己不甚喜歡那個工作,然後工作上接觸的新的、讓我覺得興奮的東西太少。其實也是啦,驅動程式用到的東西通常很底層很枯燥乏味,然後又通常是屬於業務機密,很難去作一個抽象的論述,講到技術細節又會擔心洩漏業務機密。

這也是為什麼當業務、或當到高階經理人要跳槽或是被挖角都會比較容易,因為會有一定的名聲網路會建立。在前公司我不會有機會的,因為我自己也不會很喜歡去當管理階層,至少我覺得我沒有很好的準備,同時我接觸的技術又屬於沒辦法作個人經營的。

現在這間呢?老實說我不知道,進去大概不太會有什麼空閒時間吧,然而至少有機會接觸到一些比較可以經營個人的技術,還有一些接觸客戶的機會,所以或許個人發展性會好一點。

而其實我的自律能力真的很弱,賦閒的這段時間,雖然自己買了些書學了一些東西跟觀念,但是從來沒有想過要經營自己的技術能力跟名聲。或許是因為原本以為就此廢業不會再回到電子業當工程師了吧。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