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1 一些有關創業的經驗

其實很猶豫要不要使用「創業」這兩個字,因為實際上來說,那個時候不算真的有創業的舉動,當然其實我都沒成功啦,所以也不太好意思用這兩個字。

剛好在某些那時候認識的朋友傳來這個「用液晶螢幕建網球場」,並且說他們創業圈的朋友多半對這個 idea 非常 exciting 。其實我很想問,那你們要投資他多少?如果不想投資,那為何會覺得 exciting ?

其實創業重要的東西不外乎錢跟人。說來簡單,但是實際上下去做就知道一堆眉角。

錢就不用說了,你不可能要人無條件無償跟你一起作夢,一些基礎的設施也是得花費金錢的。而台灣其實沒有太多天使投資,所以基本上這階段的錢大多是自己想辦法籌出來的,而在目前的台灣其實這階段最好錢都是自己拿出來的。

為什麼?因為台灣的投資人其實很不尊重專業人士,又普遍有「我出錢我最大」的顧客心態。在早期產品開發,一人都得身兼多職的情況下,其實不太可能有心思有時間去應付這些股東隨時要抽銀根的威嚇。當然現在有些標榜早期育成創投資金的也漸漸有成果了,或許可以期待一下台灣的資金能夠漸漸脫離房地產,而進入這些實際的產業投資。

而其實資金也算好搞定,一般 startup 大約百萬規模以內就有機會搞定,至少拿得出來的人其實不少啦。而現在台灣民間並不是沒有資金,只是這些資金不在產業投資而已。真的難搞的,還是人。像剛剛跟資金有關的,問題在於跟出資人的溝通在台灣不是那麼容易。

而創業你也會需要一些人成立一個團隊。

首先你必須要確定一個人的特性,才能決定是否跟這個人合作。像我好了,我對於我有興趣的東西的專注力其實可能算是驚人的;但是我很容易因為過於投入最後無法固定作息,甚至損害到自己的健康;然後我沒興趣的話,那東西我不但會 delay ,而且做出來的品質可能會很糟糕(以我自己的標準)。

這使得要運用我這個人力,你很難讓我的產出維持穩定;甚至如果有重大事情要商討,你也不一定隨時找得到我。但是你如果在找得到我的時候需要我擅長的事情的建議,那你一定可以得到我品質最好的產出。很多人可能覺得這樣也還好啦,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真的接觸過管理的人,通常會避免用我這類的人,因為非常難以運用,而且變成時程不好抓,除非你本身的管理能力超卓。例如說,為了要維持我的健康跟正常產出,會想辦法把我趕回家、逼我休假之類的。

確定了能夠合作的人的特質,接著就是要思考需要哪些角色幫助。

一般說來,一個團隊至少需要幾個角色:

  1. 決策者
  2. 資金管理者
  3. 可行性評估者
  4. 專業技術者

決策者當然就是創業者本身,就不多說了。這個角色,需要最多的其實是商人的本質,如果你熱愛研發,那最好盡量避免自己當決策者,因為你做出的判斷可能會過於偏重自己的喜好而沒有辦法進行冷靜的商業判斷。在草創時期,任何一個取捨都可能造成之後不可彌補的損失。

以剛剛那個液晶面板網球場為例,不是做不出來,而是你要怎麼樣去建構這樣一個球場,然後地的硬度、瞬間承載能力怎麼樣符合國際網球場的規定、成本多少、日後怎麼維護、還需要什麼功能、怎麼報價等等。你如果熱愛研發,那你可能選的那個方案超過你的資金跟人力可以處理的範圍,然後你可能為了拿到你想要的成果,然後就降價求售、或是接下自己根本吃不下來的合約。

而資金管理者其實也不需要多有商業頭腦,他需要的唯一能力就是計算金流。計算現在的資本在資金週轉方面的耐受度,什麼樣的支出無法避免,如果接下某個案子,這個案子的資金支出跟流入模型,可以忍受多久的應收帳款收不到,現有的儲備夠不夠接下這個案子,如果要給客戶 discount 可以給多少而不影響營運,訂價需要多少才可以打平營運成本。

這是為什麼決策者跟資金管理者最好分開來的原因,因為你有可能為了自己個人的喜好,反而擴大金流將這個新創事業葬送掉。大多數新創事業往往不是陣亡在草創階段,而是陣亡擴張階段就是這個原因。但是一開始創業,通常又不建議資金管理假手他人,所以這個問題對於喜好研發的創業者來說,基本上是無解。

可行性評估者跟專業技術者在草創其實通常是同一個人的,但是我還是會建議要分開來。前者其實就是專案管理的角色,要評估專案的可行性,時程,人力需求;後者就是實際去開發產品的人。

創業的人通常會身兼決策者、資金管理者,以及可行性評估者,如果這個人還熱愛當研發的專職技術者,就只能期望這個創業者能夠分得清這四個角色在不同時候該做什麼事情。我獨立的時候很煩躁就是這個原因,因為我經常得由四個不同立場的角色去思考自己的決策。角色切換很累,最後就什麼角色都做不好。

可行性評估者本身要有一定的專業能力,這也是我對很多公司的 PM 職稱都覺得無法信任的原因,因為他們很多人基本上沒有實務經驗就進來當了 PM 的角色,抓以前有進行過的案子的進度不是問題,但是新的案子要評估可行性、時程、人力需求甚至進度管理,我就很有疑問到底能不能適任。結果很多所謂大公司的 PM ,其實角色大多數是採購+秘書,真正的 PM 角色往往是經理,總有點名實不符的感覺啦。

再拿剛剛液晶螢幕網球場為例,如果讓我當可行性評估者的角色,我會直接把整個提案改掉。因為我一定會問以下這些可行性的問題:液晶螢幕很難作到那麼大,所以一定是數個螢幕接在一起,數個螢幕怎麼串接然後符合國際網球場的規格?光是這個就很難處理了,而且能不能承受瞬間的壓力不裂開?當然,這些其實投入研發經費可能都可以解決,只是投入經費要多少?我粗估大概幾個億跑不掉,因為除了液晶面板的專家外,還要有材料方面的專家研發耐瞬間高壓又能符合網球需求、跟液晶顯示需求的材料等等。然後要搞這種特別規格的,要怎麼樣去談到一條產線生產又是另一個問題。

難道這樣就表示這個提案一無可取嗎?怎麼可能一無可取。但是我覺得他把不同的需求混在一起了,以下這些都是從他跟其他人的回文中提到的整理出來他真正的需求。

  1. 他提到可以由下往上看球... 先不論他想看啥,其實這是攝影的需求,跟液晶螢幕的顯像功能一點關係都沒有。
  2. 他也提到立體投影的需求,這個倒是蠻有趣的,但是這其實也跟液晶螢幕無關,這是光學成像的技術。不過這個我會直接當作之後開發的選項之一,一開始 prototype 不會考慮。
  3. 他也提到可以重播壓線,這現在球場有鷹眼系統,所以其實是已經有類似的概念的技術了。不過我想到的是利用感壓的技術去做判斷。

這樣整理一下的話,如果要往國際規格走,那就是得去開發硬地球場,其實這還是太麻煩;但是如果先不管國際規格,首先可以考慮方便性高的地毯球場形式。立體投影可以用外加模組投影成像,所以我會先當作一個額外的開發選項。

地毯球場本身就是一塊大型的膠布之類的東西,然後通常是室內場管訓練使用(因為通常網球在大多數室內場館都是跟其他運動共用),既然是膠布,那要埋設感壓元件並且計算球的落點,就變成一件算是頗為方便的事情(雖然我這邊不考慮球場的硬度等其他因素造成的可能誤差)。輔以埋攝影元件當作落點計算的補償數據,有機會藉由即時運算判斷球有沒有壓線,並且也藉由埋設攝影元件達成由下往上看的視角的達成。

當然還需要材料跟感壓元件方面的專家的評估啦,這樣看一看,其實藉由切出這樣的需求,可行性已經提昇了不少了,也不需要專業的面板產線的配合;市場的話,推廣用或訓練用都蠻適合的,尤其推廣的時候沒有那麼多裁判可以幫忙,有這種自動判斷壓線的技術,或許可以推廣得更順利。所以是有潛在市場的。

但是成本我就估不出來了,這方面需要材料方面的專家去估,然後需要多少感壓元件、怎麼裝設也需要這方面的專家評估。不過粗估再怎麼誇張,應該有機會一兩百萬台幣搞定 prototype 然後撐到有客戶單吧?然後之後就是資金管理者要怎麼集資、決策者怎麼營運之類的問題。(然後其實高爾夫球就已經有類似的訓練用產品了)

創業的人草創初期,決策、資金管理、可行性評估、專業技術者當然免不了身兼數職,但是一旦發展到一定程度,就要把實際執行專業技術的部份找人來負責。

然後可行性評估接著要慢慢卸下這個責任,要不然像這個提案,其實發想不錯,但是實際上他要做的根本不是液晶螢幕的球場,只因為他預設了想使用液晶螢幕。如果他一直往這個方向發想下去甚至執行,不管他能募到多少錢,大概都不會太夠用,因為開錯了需求,就自然無法找到對的人力,產品就很難真的生出來。

不過說是這樣說,雖然經過重新整理,可行性提高不少,但是市場在那呢?要怎麼籌資,要籌多少資,怎麼推廣出去,怎麼降成本,怎麼定價到市場有競爭力?這後面的課題我就無法去設想了。這就是我的極限。

延伸閱讀: 專訪徐讚昇(中央研究院研究員)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