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 - Life goes on

昨天晚上,跟許久不見(或許該改成許久沒實際見到面)的高中同學們吃飯。因為我很少出現在這些場合,所以自然被問了一些問題。有三個問題當時可能覺得要解釋起來太麻煩所以就講得很籠統,趁現在記憶猶新的時候把那些沒有講清楚的整理一下吧。

問題一:「你創業的時候,覺得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當時我用跨越第一座山做比喻,其實是有點故意把問題抽象化啦。第一座山對我來說,就是初始目標達到(或沒達到)後,我喪失了去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的動力。

因為跨行到自己根本不熟悉的產業,然後自己當時也很樂觀,想說就先做再說,之後那些商業邏輯該怎麼處理之後再說。遇到困難是一定的,前期因為有足夠的準備所以也算是迎刃而解。但是隨著事情越做越多,一開始沒準備到的東西也越來越多;也就是這階段,讓我自己被迫承認:「這一條路不是我要的。」我無法獲得任何成就感、成果,甚至開始連日常生活的餘裕都出問題。

一開始面子還拉不下來,想說我怎麼可以遇到這樣的挫敗就放棄。結果一位貴人長輩在聽了我的抱怨之後對我建議:「如果你在一定時間之內跨不過這一關,要不要考慮收起來回去上班?」當時老實說我聽到這種話非常沮喪,但是現實上我的確已經沒有辦法繼續顧著面子了。因為我自己有著金流的觀念,當時就是算出來再過半年我預備的資金就將完全燒完,然後為了避免這件事才拉下面子跟這位長輩商討希望他能幫忙一下。

因為於公於私這位長輩都是我老爸託孤(?)被我視為義父之類的角色,而且他有創業成功跟失敗的一堆實績,所以我聽進去了。而事實上,當我發現我就算越過第一座山,我也沒有任何動力動機熱情去想下一步該做什麼時候,我已經強烈意識到我無法繼續在這一條路上走下去了,更何況我看起來很可能越不過第一座山。

所以我回到了自己比較熟悉的工程師領域,然後迅速填補完兩年的空白以及練就現在一身超然物外的心態。因為現在再怎麼苦,都沒有當時每天煩惱產品、資金怎麼辦的壓力來得大。而能夠保持身心平靜,也是我目前工作內容做的不錯的原因之一。

問題二:「你離開業界一段時間了,為什麼你回到好像可以還是做的不錯?」

說難聽一點,目前業界的工作內容其實並沒有脫離我大學打下的基礎知識跟前幾年工程師累積的經驗太多,這是我目前還可以做得不錯的原因之一。很多很新的技術,拆解之後會發現基礎還是那些東西,或是那些東西衍伸出來的,然後只是有個人想到不同的搭配方式所以有了不同的發展性。反正資訊業所有的東西拆到後來還不是 0 跟 1 。 XD

重拾基礎

所以我回到工程師的第一步就是重拾那些基礎。而這是很多敝司剛畢業的新鮮人比較差的一部分,因為大多數人都覺得自己應該會卻沒有注意到現在工作需要的基礎可能自己之前打的並不好。而我剛好相反,我覺得我都忘光了我都不會,所以我花很多時間重新拿起計算機結構、作業系統、演算法、資料結構重新溫習了一下。當然學識基礎都還在,所以重溫起來很快。加上之前工作的累積的經驗,看到某些部份還會有新的思考方式。

保持冷靜

我創業的時候,改掉了很多以前會有的老毛病。很多時候因為時間的壓力,沒有辦法讓我的完美主義作祟不斷拖延交件時程,漸漸就發現,其實這個社會的容錯率還蠻高的,犯點小錯沒什麼問題。所以剛回到職場的時候的一些小挫折對我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不太會因為這樣影響了我日常工作的表現。而且因為就算工作有壓力,那對當時可能隨時撐不下去的壓力還算是小的,每天工作都可以維持還不錯的心情,自然就不會因為情緒起伏而影響表現。

抽空檢視自己覺得沒做好的部份

事情沒拖延,然後因為會一直惦記著自己這些地方太趕沒有好好檢查驗證,所以我有維護一個自己該 review 的 todo list ,在比較閒暇的時候,就會回去 review 工作內容;而有的時候,因為 spec 變更,所以有些以前的 workaround 變得不能使用了,也會因為我自己維護了一個 review table ,很快就可以 review 到當初我或同事這邊惡搞掉某些 issue ,立刻做相對應的變更。這是我有的時候可以很快就抓到一些 bug 的原因。而且自己維護好這樣一個表,日後要移交也比較方便。

永遠不要忘記全局

因為現在的工作內容其實是在系統很底層的地方,而且這個地方又能夠很容易影響/窺視整個系統的複雜運作,所以很多人很排斥,因為很容易掛一漏萬。而事實上,屬於我這個部份的 issue 通常很少,大部分都是被其他的 function 影響的。所以我一直努力把整個系統的運作熟悉起來,使得只要某個 funcion 出問題,我可以盡量立刻想起來這東西跟哪些地方互相影響,接著根據現象去一個一個澄清。

像今天就在家跟加班的同事一起抓蟲,然後我提出我看到某個現象,我一開始是懷疑匯流排的問題,但是在同事提出他看到有兩個地方可能引起這個現象的時候,我立刻有辦法把這幾個現象串起來指出是某個元件的問題,縮短大家繼續澄清的時間。說實話,指出這個問題其實再花點時間其他同事應該也可以得出同樣的結論,只是我一開始就提出來就顯得我好像很厲害這樣而已。不過能夠縮短這個時間,的確也是我在這份工作上的價值就是了。

問題三:「你什麼時候要換工作?」 XD

這個問題啊,其實我短時間內除非不可抗力因素,不然還沒打算換。一來是我已經主動接下了明年主打的案子,至少會等到我做完這個案子;二來是我對這間公司還沒到很悲觀,雖然董事長的傻人傻福不太容易短時間內有第二次,但是這個時候還願意進來以及還願意留下的人的能力跟意願我倒是評價不低,而我對自己上面幾個直屬上司的能力也評價不錯,職場往往也需要跟對老闆才有辦法讓自己佔到對的位置發出作用啊。賭個轉機也好啦,雖然上面的其他管理階層還蠻多不太適任的。

再來就是,等我想換工作的時候,其實大概我也準備換公司的國籍了。因為我的工作歷程如果要在台灣繼續下去,將不可避免必須接任管理職;雖然我吵架、協調跟管理團隊的能力應該都不算太差,但是我目前沒有接任管理職的意願;也許我擔得起,但是我沒有太大的意願。能夠讓我開心地做產品,不用擔負盈虧的責任,然後現金流穩定,上下班自由,然後偶而抓到機會進股票期貨市場滿足一下自己賭行情的欲望跟增添收入,我覺得,這樣的人生似乎沒有什麼不好啊,幹麼跟自己兩年前一樣不甘寂寞結果差點把自己搞到萬劫不復?

想要獲利,就要控制風險。但是大多數人控制的風險,其實都不是真的風險。我只是認知到了我這個人的風險屬性,並且盡力減少意外狀況。所以我才能夠現在很愉快地做自己的事情。不過這是我個人的事情,我不會去干涉其他人冒險犯難的決定。而我的工作跟生活其實也還是會去冒一定的風險的,因為不冒風險,怎麼可能有成就跟利益。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