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 這一夜,改變成真

這兩個月工作繁忙了起來,所以雖然很多東西想寫,但是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所以這邊就荒廢了。

我住居跟戶籍都是在桃園,這次看到變天,內心實在很激動。而這一次選舉,有很多事情跟以往的經驗已經不一樣了。

傳統的藍綠思維已經不適合拿來估票

這一次因為實在沒什麼多餘的餘力,所以我只有關心自己住居的桃園市長跟大家的焦點台北市長選舉。其中我自己根據封關前的最後民調,按照往年的藍綠基本盤的方式去推估,結果雖然還是稍微可以參考,但是基本假設已經出現嚴重的瑕疵。

我當時估算台北,大概是連72萬票vs柯78萬票,結果連只有開出來61萬票,然後柯開出來85萬票。桃園則是怎麼估都兩人都差不多,勝負大概在一萬票之間,因為在誤差範圍內,所以很難評估最後誰會勝出。不過我猜想最後靠著台北市的焦點效應,的確有讓一些期望改變的人票有開出來而讓鄭文燦成功勝選。

其實估票我估的最後結果沒有差異很多,因為連勝文開出的票可以解釋為原本會出來投票的人因為看大勢已去所以就乾脆不出來投;但是我估算柯文哲的票在最後結果開出來後比我預期的多了七萬票。這表示我用來估算的模型已經產生改變,也就是藍綠基本盤假設可能已經失效。再者在投票所前觀察,這次投票的人年齡的確相較之下年輕不少。

藍綠基本盤的假設是建立在年輕世代的低投票率,而以較高齡人口比較不容易改變其投票傾向去建立模型。而這次柯真的超越藍綠基本盤的得票數,不啻是對這個假設的一個否証。而要根據新的選民結構建立新的模型,則還需要觀察。

蔡英文主席的險棋

這次蔡英文主席下了很多險棋,雖然獲得了相當不錯的成果,但是這個成果卻也提出了民進黨的兩難問題。

這次地方選舉,靠著民進黨立委在中央的猛烈問政,其實對打造整體大環境「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氛圍是有加分的(諷刺的是,這個標語雖然網路用語常見到,但是連勝文把這個標語用在自己的競選廣告,這個實在是太讓人無語的低級失誤)。但是因為焦點的台北市長選舉並非藍綠對決,使得這些猛烈的問政產生的效應,不會直接跟選舉產生鍊結。禮讓台北市長選舉提名給柯文哲,這是整個選舉最險的一步棋,因為反過來說,整個台北市的影響其實未必然會反饋在民進黨其他地方選舉。

而整體提名策略,民進黨甚至在很多地方乾脆禮讓掉了(花蓮縣、新竹縣),如果苗栗也讓掉的話,其實搞不好康世儒也有機會翻掉苗栗縣。不過這樣民進黨到底還算是一個政黨嗎?新黨當年聲勢也是極為浩大,但是一直讓讓讓讓,讓到最後現在越來越多人改掛國民黨的旗幟。而且民進黨推出的某些候選人其實也讓人頗為無言。

這次地方選舉,靠著整體環境加上這是地方選舉使得這樣的選舉策略收到一定的成效,但是這也點出了一個問題,民進黨你們的中心思想到底是什麼?你們到底能不能對現在台灣面臨的許多世代問題、結構性問題提出思考?接下來的選舉是全國選舉,這次的去中心化、去焦點化、去民進黨化必然無法再度適用,下次要怎麼選,其實極端依賴接下來幾個月民進黨怎麼經營了。

而因為競選焦點在台北市,大概只有偶而有台中市的相關消息,我住居的桃園市甚至讓人懷疑到底有沒有人在競選,兩個人都打超低調選戰。這樣依賴無黨籍的柯文哲的選舉成果避開藍綠對決的可能影響,贏是贏得很漂亮,但是接下來總還不能這樣打選戰吧?甚至有社論說:綠幫最大的忙,就是看不出來在幫忙在這樣挖苦。

下一次面對的,如果是一個痛定思痛的國民黨,就如同2010的時候,那恐怕又是一場硬仗。不過,這本來就是輪替的意義,不是嗎?經過八年敗選,民進黨總算成功讓天王世代慢慢淡出(雖然這次提名怎麼看都還是沒完成世代交替),國民黨當初八年敗選,也讓派系、派閥影響力漸漸降低,也許,我們真的可以期望嶄新的台灣。雖然,那還是很長的一段路。

新媒體的影響力第一次凌駕傳統媒體,而且是遠遠凌駕

以往政治在這些新媒體上是個髒字眼,連帶的網路世代(就大概現在40歲以下的這些人)的政治參與度很低。而以往網路媒體上還是以傳統媒體的新聞轉貼、傳統媒體新聞評論為主;但是現在這個生態已經改變了,這個世代對於政治的參與度提高,使得許多議題、新聞都反而是從網路上先發酵,才影響到傳統媒體。

而傳統媒體的反應速度最快也不過就是十二小時(午間新聞跟晚間新聞與政論節目),但是現在新媒體的反應速度搞不好一個小時就來回反應好幾次,這是隨著年輕世代的政治參與度上升,立志從政的人都得面臨的課題。而台面上的政治人物大多是不合格的,其中民進黨對網路的應用程度還比較高一點。例如這段時間民進黨在中央問政的猛烈砲火助攻,也是靠著網路的發酵讓民進黨的形象提昇許多,進而在大環境氛圍對國民黨反感的情況下,使得想改變,受台北市選舉吸引又不在台北市的人,願意考慮再給民進黨的候選人一次機會。

當然因為聚焦在台北市,而連勝文陣營在這次選戰實在犯下太多莫名其妙的錯誤,使得各地國民黨的候選人就算其實沒做錯也很難競選(據說這叫做焦點效應)。其中朱立倫、吳志揚跟陳以真採取的低調選舉方式其實是這樣的氣氛下減少失分的方法,只是陳以真實在是經驗不足,在政界的實力也未如朱立倫雄厚;而吳志揚面對被鄉民連結上權貴身份、炒地皮爭議、副手爭議、又採取舊式組織戰,加上對手鄭文燦比他更低調,對手在網路的反應速度也靠著支持者的快速反應,使得對於網路世代來說,雖然吳志揚比較年輕、各式各樣學經歷都比鄭文燦好、桃園的選民結構也比較有利的情況下,反而得不到支持。鄭文燦這次成功勝選,拿到一張表現的門票,就看他怎麼好好表現了。

後馬總統時代的來臨

這次選舉,台灣跟美國一樣都進入後馬時代,其中美國的歐巴馬總統面臨的是數十年未見的朝小野大,白宮跟兩院的衝突會越見激烈;而馬總統面臨的是地方包圍中央的施政困境,雖然馬總統依然把持主席之位,以奇怪的邏輯讓行政院長江宜樺跟副主席曾永權擔起政治責任。(12/1更新:11/30還是請辭了,但是這個順序實在讓人覺得是不是有人逼宮或有人指示他才不戀棧。)

這次選舉,使得國民黨在兩岸關係的有利地位喪失,尤其以往把持這關係的連家更顯然不會再受中國青睞;而民進黨在兩岸關係的話語權一向很弱小,這就產生了一個真空的位置。目前比較可以想像的填補人選大概有宋楚瑜、金溥聰、柯文哲、謝長廷、蘇貞昌等人,而這是馬總統接下來少數起死回生的機會舞台,所以可以想見馬總統可能會盡力在這個舞台上有所表現,況且國會國民黨依然是絕對多數(就算蔡正元委員有機會被罷免依然不影響席次的多寡);而民進黨挾新民意、加上在國會是相對少數,必然得盡力阻擋。

既然國民黨這次大敗,而且新媒體的影響力開始有實際影響,事實上網路世代對於國會絕對多數產生了什麼樣的政治運作後果多少都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概念,對於一些民進黨真的很難放手讓他過的法案而被迫使出的阻擋手段也不見得會接受傳統媒體上的操作標籤。而國民黨立法委員們為了自己的政治生命的延續,將不再會對黨中央太過聽從,於是接下來國會跟行政部門(總統府+行政院)的衝突也會跟美國一樣越見激烈。

民主,不是只有選舉權而已

這次另一個令人興奮的,是我們也許真的有機會行使到罷免權,第一次罷免公職有機會通過第二階段連署。

而對於現在這些選上的新科縣市長(縣議員的罷免難度還是相當高,因為不是單一選區),也別忘了善盡監督之職。也許我們將來也有機會產生第一例罷免縣市長。

畢竟,如果罷免權的行使可以正常化,我們也不需要等到下一次選舉,才能給無法代表民意的公職或政黨一個教訓不是嗎?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