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1 人生只有自己能負責

好吧,其實這個標題完全是詐騙,因為我只是打算隨便亂寫一些東西。

念大學,所學何事?

最近因為敝司組織改組,我原本的大老闆被調去整頓開拓另一個部門,所以我們這一個團隊就由內部一位中老闆拉起來管理,然後併入另一個大老闆下面。其實這樣的組織改組是比較合理的,因為我們原本的組織架構有點像是救火的特殊任務編組,裡面的團隊都是原本一度瀕臨滅 team 的。 XD

組織改組就有人也會跟著 Job Rotate 掉。我這個部門也損失了一員大將(跟著原本的大老闆去另一個部門了),然後因為部門任務也順便調整,雖然稍微負擔輕一點(但是交接期,以及之後應該還會偶而介入協助,畢竟工作性質還是有點重疊),但還是缺人,於是就內部調了一個剛畢業的新人過來。其實原本我們部門需要的都是要比較有經驗的人,因為我們太多虛無飄渺系統性的東西要處理,要從頭訓練起來快的話像我一個多月就有實際戰力了,慢的話可能要一年兩年。我跟另外一個同事手上都有案子,然後我的案子比較急,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有點像是我跟另一個同事偶而幫忙,主要訓練的工作就落在我老闆身上。

這個新人略為有點專業較弱,不過因為公司處於下坡階段其實也沒辦法要求(應該說跟我一樣差不多普通等級的平庸工程師進來也大多有自己的目的,高等級的工程師有更好的地方去,完全不需要來敝司這樣的公司練等級)。我跟我老闆講的我的要求也很低,只要我們忙起來的時候,他可以幫忙分擔一些測試、編譯程式的工作就算幫了大忙了。不過這位新人同事倒是很明顯呈現出大多數台灣大學生的通病:其實不知道自己念大學、念這個科系到底要什麼。

事實上,大學也不該教你這個,畢竟你要用什麼程式語言、在什麼平台上工作跟大學該給你的基礎知識、基礎能力也毫不相關。我常半開玩笑地說,計算機的基礎就那些,不管多絢麗最後其實都是 0 跟 1 的組合,這是因為我有興趣的軟體領域在底層,而且受限於硬體。但是有些人就是喜歡應用軟體相關的東西,而這個的進入門檻也比較低,因為只需要一台電腦,會用特定語言開發,基本的軟體知識像是演算法、資料結構、自動機等等,就可以入門了。而我有興趣的往往需要有特定平台的資源,有的時候不那麼便宜跟通用。例如你要搞一片開發板,然後進行開發把東西 bring-up 起來,背後需要的知識就不僅僅是特定語言、演算法、資料結構等等就夠了。

留在一間公司,所為何事?

本來我推坑了一個朋友進來(就學識跟經驗來說,應該是等級比我高上不少),可是中途他被推坑到另一個也缺人的部門(可是那個部門人力是我們部門的兩倍 orz)。取而代之的,就是調來另一個沒經驗的新人,可是他要能夠分擔一些工作應該也完全趕不上案子的進度了,所以老闆也一直在跟上面要人,然後我們也做好最壞的打算。實際上,我也不知道我們團隊會不會滅,因為我對於另一個同事跟我老闆有沒有打算也跑掉完全沒有概念。感覺是不會,但是這不是我特別有興趣的話題。

因為老實說,只要我或我老闆其中一人還在,這部門的工作我們任一人都擔得起來。倒也不是自誇,畢竟這部門的工作範圍完全是我跟我老闆開拓出來的,在我加入之前僅有我老闆一人苦撐,我加入之後除了分擔工作之外,我們也同時把工作範圍跟內容拓展了,然後對公司內部展現了我們部門的重要性(然後才有其他人加入)。不過我比較弱一點的是我在公司內部的人脈比較少一點,畢竟我常把麻煩事情推給我老闆去處理,這是我自己的責任啦。

不過因為我進來是有自己的目的。我本來就是以遠低於我能力市價的薪資跟職級進來的,雖然每年都有晉升調薪,但是跟我知道的我可能該有的薪資等級其實還是有落後,原本是想說有分紅可以略為彌補,但是最近幾年公司也發得不太好(畢竟營運不好)。不過因為我自己有能力靠理財活動增添收入,所以倒不是那麼在乎(好啦,會提就是還有一點介意)。但是我待下來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接觸那些能讓我覺得有趣的東西,之前有個流言讓我直接跟我老闆講:『那樣我留下來好像就沒有什麼意義了耶?』後來看起來那只是個流言,所以目前姑且還待著。

事實上,這也是一間公司管理上最麻煩的地方。你不知道一個人進來你這間公司工作,是為了錢、位置,還是像我一樣覺得你這間公司有有趣的事情可以做(同時我也能達到自己的目的)才進來。像我就是會主動做一些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也會很認真的討論怎麼解決問題,因為我對捍衛自己的位置、沒有什麼興趣。就之前來說,我剛進來的時候遇到的同事,大概八成是在捍衛自己的位置;兩年後的今天,大概剩下三四成左右。危機其實就是轉機,目前看起來組織的調整跟陣痛渡過後可能會稍微好一點吧。

山裡山外,看到的真不一樣

因為敝司最近終於失守了某個防線,所以又久違地成為眾人揶揄的對象(話說以前我也會加入這一邊)。有些人雖然有罵到一些點上,但是一看就知道對於經營敝司這類的千人以上規模的公司以想像彌補欠缺的拼圖。因為我以前也是用同樣的方式想像敝司的缺點(雖然有去過前公司規模是萬人等級的),但是不管怎麼樣都兜不出來一個我覺得可能合理的解決方案。

我自己的經歷其實頗好笑,待過一個失敗的新創公司,一個好不容易到中型結果也失敗的新創公司,待過一間世界數一數二的製造業,自己創業失敗,然後到了現在這間公司。而讓我無法做出自認為合理解決方案的結論的原因就是,當人多了一位數,管理營運上的複雜度並不是僅增加一位數,而是其平方倍以上的難度。所以這些外面的批評大多是批評在管理階層上,因為一來他們的確該負最大的責任,二來他們人也比較少,比較好著力。

但是我在進來後,才體認到我以前主要批評董事長是完全搞錯了方向。敝司組織上是個非常美國式的公司,董事會其實只是監督營運狀況,聽取執行長等巨頭的報告,並不會太直接干涉公司營運,就算干涉也通常就是撤換執行長而已。就跟美國的公司你不太會知道一間公司的董事長是誰,通常都是以執行長代表公司。而事實上,進來敝司後,我第一個體認到的就是,這間公司的執行長握有的權力異常的大。

後見之明總都是很有道理的

這個授權的好處是,如果託付的人對,整間公司執行會很有效率;但是敝司就不巧託付的人不太對。不能說完全不對的原因是,他畢竟曾經有過巨大的實績;只是當強大的競爭者出現後,慢慢地眾人發現他只是比較早切進這個市場所以取得先機,而面對開始有有能力的競爭者的時候,一連串的失敗決策最後就造成敝司目前的一敗塗地。事實上,敝司在我剛進來的時候還是傲氣沖天的。只是那些人在經過兩年以後,我發現開始對敝司極端悲觀,甚至有些人就提早跳船了。

而董事長之前一肩承擔了眾人對這間公司的指責,甚至花了很長時間讓執行長下台得好看一點。光就這一點而言,他是個很好的老闆,但是卻似乎不是個合格的經營者。然而,如果兩年前幾個很傷害商譽的事件的時候就大刀闊斧地把執行長拔除,又面臨了一個問題:誰來接班?

當時目前眾人預測的接班人才剛進來敝司;內部一票當初一起奮鬥的老臣,早就大部分退休或離去,或者無意執行長的位置;併購進來的、外面的人又不見得能夠真的改造敝司(從諸多商業案例來看,外部請來的執行長造成災難毀掉公司的比率遠比成功改造再創高峰的比率多),還要花時間磨合公司文化。以當時還有機會的情況下,這其實是個艱難的選擇。於是敝司的決定是給他再一次的機會,當然以現在看來這又是一個失敗的決策就是了。可是當時誰知道呢?

年輕的好與壞

敝司目前如果有什麼優點,那就是現在中階管理階層都「非常年輕」,原本就已經是相對年輕的了,現在則是更年輕(我有點懷疑平均年齡有沒有超過四十歲)。經過一年多的整頓,加上因為營收狀況不佳自然流失的人力,現在雖然組織上還不算精簡,但是就我個人接觸的人的感受看來,至少官僚化氣息少了很多。當然不能排除我自己也沾染了不好的氣息就是了,也或者我的老闆知道我很討厭這種事情所以都自己攬過去了所以我接觸的機會很少。

年輕有好事。學習能力強、有衝勁、不太容易受成見所囿,也能夠相對對事情的變化保持彈性的應對空間。

但是年輕也有壞事。經驗不足、相關領域的知識缺乏、對於人情世故的粗淺理解,使得敝司的很多部門習慣用緊迫盯人的方式處理時程相關的問題。而且脾氣也容易爆衝,如果又遇到比較捍衛自己位置的人,通常都會花很多成本在溝通,或直接說吵架。不過這種吵架的頻率到現在很偶而才會出現,不過兩年前我剛進來的時候還蠻頻繁的。很多寶貴的時間就這樣被消耗在這種無意義的溝通上面。

獨立思考很重要的,別讓別人的口成為你的腦

因為看多了比較多次走下坡到結束的公司,所以對於現在敝司很明確正在掙扎不再繼續下沉這一點是瞭然於心的。但是實際上其實又沒有那麼糟糕,有的時候看到外面的人的言論,有些有說到點的,會認真看一下。但是大多數那種腦補的言論真的讓人很無奈,像是專長並不在敝司所在領域的名嘴、分析師講的一堆超好笑的偏離現實言論,還很多人認同跟轉載,實在也只能笑笑不當一回事。

也因為在敝司這個眾矢之的裡面,對相關領域目前也算有點瞭解,所以這種反差也特別明顯。尤其是看到有些人幾乎完全沒有相關領域的智識,也不思考不去理解該領域,就拿了一個好像無所不知的名嘴的言論當作是自己的意見就胡說八道了起來。對於任何人的任何意見,其實都要存疑,因為別人的腦中到底有沒有東西,你根本不知道。而很多人,一偏離本行他其實也無法判斷,所以常常會鬧出來一些權威人士把閒聊八卦胡說八道當真實的在講的事情。

包含我也是。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