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3 洪仲丘事件與路西法效應

其實我關心這新聞好一陣子了,從洪仲丘上新聞的第一天我就在關注(而且在自己的 Facebook 上面其實也猜到了一些後續發展,像是至少提醒了一些有影響力的朋友避免某些人被當代罪羔羊)。現在事情大概已經無法有什麼真相可言了,所以我想先從別的觀點切入。

今天不少朋友不約而同提到路西法效應。其實這在 wikipedia 上的條目名叫做「史丹佛監獄實驗」。

而這麼實驗其實還有一個更早的版本,耶魯的米爾格拉姆服從實驗。這幾個實驗之所以後來沒有人繼續研究或重現,就是因為道德上存在太大的爭議。

回到洪仲丘案。其實不管網路上流傳的繪聲繪影的一些謠言。整件事對照國軍的環境,幾乎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路西法效應」的現實例子。

其實你要說這中間哪個環節是有故意犯意真的很困難。在那個體制內,那種「服從」跟「權威」列為兩大重大活命要素的環境中,你遇到一個曾經跟你結怨公然反抗的人,你會怎麼處理?

我問之前當過兵的長輩,其實那個時候也是跟現在一樣「專打不長眼」都會找理由給下馬威。但是差別在於,以前的老兵、老士官長他們很多是真的上過戰場的,你會接受他們一些生還的經驗談而願意服從他們。現在呢?

而台灣的建軍其實一直停留在當初大陸軍團戰的思維,雖然有加強空海武力,不過基本建軍思想還是大軍團對抗模式。

大軍團對抗的話,就是比人數、比後勤。所以才會有服從跟紀律被無限上綱的情況。在這種建軍思想下,其實就只有集團而不會有人的存在。也就是說,人的作用最大的就是上戰場當人牆湊人數,能發揮多少戰力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為戰力的發揮其實是靠指揮官的指揮,只要底下的人服從並達成命令就好了。

這在冷兵器較重要或是熱兵器不足但是人口眾多的中國像是蔣介石時代,這樣的建軍思想其實不是錯的。然而現代戰爭其實有改變了,現在比較少區域性的大型戰爭,所以大多都改為小型精英團隊執行任務。然後需要大軍團對抗的地方則以制海制空搭配機動兵器等等,其實這可能還是蠻落伍的觀念就是了。

但是台灣的建軍思維其實革新還蠻緩慢的,至少我好幾年前當兵的時候,雖然已經開始精實案,但是從長官那邊聽到的基本思維依然沒有變更很多,依然屬於大軍團思維。而事實上,就目前在網路上的近幾年的關於軍旅的文章跟新聞看來,依然看得出來建軍的基本思維主軸依然還是大軍團對抗模式。

而大軍團建軍的思想主軸重要的是服從,因為這樣才能夠貫徹軍團指揮官的命令,至於是不是真心服從... 在這樣的建軍思維中不是重要。當然如果真心服從的話,部隊可以發揮出比較好的團隊能力這是必然的;但是就算是表面服從,只要不陽奉陰違,都是可以接受的,因為根據服從實驗推論的結果,久了以後就會變成真的服從。這就是環境洗腦的一種必然性。

其實從部隊也是可以看到這樣趨勢。我經常開玩笑說,那種當兵越久的軍人,腦袋壞的越厲害,因為他們已經接受了他們內部的那套價值觀,可是那套價值觀其實不太適用於一般社會。而且就我跟家父一輩的人交談來看,可以知道這些價值觀其實大概他們當兵的時候那時就有了。只不過他們說,當時敢對上面的軍士官唱反調的,都是那些真的上過戰場的老兵,而這些老兵其實大多很照顧他們這些娃娃兵。反而是軍官學校出身的軍官比較會借勢欺侮兵員。

而因為講較階級服從,所以對於不太一樣的人會自然而然產生排擠。像是我當兵的時候的中隊長,其實很照顧底下的兵員,可是他在大隊很黑(大概是很多人以為他過太爽吧),所以大隊部的人看他不爽一直很想整他。然後剛好遇到精實案,大隊補兵比較沒有那麼順利,於是就藉口兵員要優先補給另一個比較重要的中隊,就算為我的中隊補兵也是要下別的駐地的支援分隊的,中隊部幾乎沒有補甚麼兵。

然後隨著老兵退伍,新兵不接,隊上士官士兵越來越少,業務越來越重,甚至因為要輪值機房業務、值星、還要回隊上兼任參謀業務假日士官要留守,然後我那時又是屬於比較不會擺爛的,最後就是半年後我倒下來病退。因為我的倒下,大隊部的順利整到我當時的中隊長,然後也整到他們自己,真的很白癡。接著我爸又氣不過,於是就找了一位當時在中央從政的遠房表親來關切,然後就大隊部整個大地震,原本大隊那些想整中隊長的人大概以為犧牲一個小兵只會整到中隊長,結果最後的結果記得是包含大隊長以下幾乎所有大隊幹部全部洗牌。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的,我本來只是想好好當完兵就算了,也沒有想過用那遠房長輩的關係讓自己好過點,結果沒想到最後我當了鬼牌...

Anyway, 軍隊的環境就是這樣,遇到無法服從,或是某些其他原因的,就會想要整。整到有人出更嚴重的事纔會嚇到。

更嚴重為什麼要用粗體標起來?是這樣的,一個人出事,只要能壓下來,那最後眾人就會食髓知味一直重複同樣的作為,直到超過那個眾人能壓下來的程度為止。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不顧一切要把洪仲丘這件事情鬧大,因為不鬧大,軍隊這樣的體系是不會受到驚嚇而會真心去思考如何變革的。甚至根本不會認真追究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反正找幾個人記個過送送軍檢找幾個小兵寫寫行政調查報告發表一下就算了。

就如同陸總一開始的處理態度。也如同許多人一直爆料逼得軍檢真的必須要面對諸多的「新事證」,然後一開始否認或說沒有,接著又馬上被浮現的新事證打臉然後把自己的發言的信用弄得一團糟。雖然把事情鬧大可能助長軍中另一個權力鬥爭的陋習,不過其實也無所謂啦。反正加上大埔事件等等,現在已經可以說是衍生成集體的對政府的信任問題。

而這次洪仲丘事件,剛好是就是服從實驗跟監獄實驗的最壞結果。這也是我一開始說,要確認這些人都具有故意的犯意是很難的,因為他們可能根本沒想過現在事情變成這樣,然後以前都可以過的事情,現在為什麼過不了(崩潰)。而且群眾越想要有人出來擔起罪責,軍方隨便找人出來頂罪的可能性就越大。例如說,今天軍檢曹金生少將的發言就很像要讓戒護士陳毅勳、李念祖擔起把人操死的責任;然後 542R 的副旅長、連長、上士擔起用錯法令把洪仲丘下士送禁閉。如果背後其實事情不單純,這些人也有可能只是被推出來送死的而已。

其實老實說,我現在是非常害怕這個案子為了平息民怨,最後發展如同當時江國慶案一樣,找了個無辜者當代罪羔羊。已經犧牲了洪仲丘,別牽連太多無辜...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