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0 要真相太沈重

公民1985行動聯盟 聲明稿:「真相未明,眾怒難平!」

我支持繼續抗議爭取國軍改革,但是我對於繼續使用「要真相」這訴求其實是漸漸反對的。

首先是,真相是很模糊的一個詞,而且基本上現在的情況已經相當於自由心證。換句話說,之後如果軍檢或 Whatever 給了一個說法,對於不曾關心或懶得關心或還對軍檢有信任感的人來說,「那就是真相」,然後就會開始進行某種程度的反撲。

不能說這些人的想法有錯,因為真正發生的事情的確可能就只是那樣;當然也有可能不是。但是除非找到什麼明確的新的事證,或是軍檢的起訴書中間的邏輯真的太荒腔走板,不然以目前被揭露出的少的可憐的證據來看,軍檢如果導向業務過失致死其實是很合理的。雖然我們可以自己心證「證據都被湮滅,串供也串好了」而質疑軍檢的誠信,但是畢竟只是心證,除非找到確實的人事物證,不然其實很難說最後導向業務過失致死有什麼問題。

就跟之前幾件被導向自殺的案件一樣,有些連屍骨都燒掉了,要反駁軍方那些說法,其實也沒有太多辦法了。雖然疑點重重,但是對其他不曾關心過、完全信任官方說法的人來說,其實那就是真相了。就像今天唐湘龍寫的那篇我連引都懶得引的社論。

而其實這條路雖然還是要用力氣去爭取更多的證據曝光,看看有沒有機會扭轉軍方所謂的真相外,其實我個人會認為,這不該是主戰場。我認為的主戰場應該要在修法讓軍檢軍審只有在戰時才有作用,非戰時則回歸一般司法系統;以及讓軍方許多制度更透明化。

現在修法大概已經來不及了,對我而言,主訴求與其使用要真相,我是寧願花力氣訴求爭取讓審判透明公開,讓這次審判「經得起公評」。當然如果經不起... 那...

因為這個案件的真相會隨著每個人不同的心證而有所不同,因此以「真相未明」之類的訴求為主要訴求,勢必會漸漸很難繼續有什麼力道可以延續。這是我個人反對的原因。

至於什麼國防部長請辭、星星泡泡被拔掉、調任降階作為止血點,那些都是政客、官僚的愚蠢思考下的無恥且無濟於事的白痴邏輯。既然都已經還陽回到人間,幹嘛還要用陰間的邏輯行事。


7/31補充:我會反對使用真相這個詞其實是因為第一時間讓我想到319事件最後就是好幾種說法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而因為現在有兩個關鍵時間點,一個是 8/3 可能還會有的遊行,另一個是 8/11 馬總統要出訪,所以軍檢會有很大的壓力要在近日把「一個說法」搬出來。

尤其是 8/3 前,因為這樣可以把遊行的「要真相」這個訴求急速弱化。而且如果我是軍方負責操控輿論的代表,我一定會故意在 8/2 晚間九點以後正式起訴,這樣立刻把隔天「要真相」訴求的正當性弱化而且猝不及防。

而會有人,而且可能是為數不少原本就不太關心跟沉默的,會在這「一個說法」搬出來後就去相信去辯護。因為對他們來說那就是真相了。這個時候還說真相未明也許還是對的,但是因為已經有「一個說法」出來,就可以操作:「都已經有一個說法,你們還在鬧啥小?」這種意見。

因此,我才會覺得該轉訴求讓審判過程透明公開,看看軍法官、軍檢、以及被告辯護律師的表現可不可受公評,順便看看有沒有機會驗證這「一個說法」經不經得起反覆辯證。而其實現在比較有疑慮的就是,辯護律師也至少有一位是軍司法系統出身,甚至現在的軍檢最高檢察長還要叫學長,在學長學弟傳統下,會不會整個審理過程其實都套好招了?走過場推幾個比較下層的軍士官擔責排解民怨,然後等風頭過了,就可以當做什麼都沒有事一樣?

而在「要真相」這個訴求可能被急速弱化的情況下,而之前都以「要真相」為主訴,其他的訴求會不會因此也弱化而無法繼續聚集足夠的公民力量逼迫國軍改革制度、人權?我以為是可能發生的,這樣的話,這件事最後的結果就僅止於為洪仲丘下士討公道而已,從意外致死變成過失甚至凌虐部屬致死而已。而國軍如果沒有痛定思痛好好思索如何改革,陋習依舊的話,洪仲丘下士就不會是最後一個活著去服兵役,死著從軍營中出來的例子。就如同過去幾年死在軍中的那些年輕生命一樣。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