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1 這樣的結案報告都敢趕著發表,我真的服了u軍曹...

洪仲丘下士死亡案結案報告

你結了一個案,結果裡面跑出一堆案外案,然後還沒有全部都分案辦,是告訴我們一般死老百姓你們還不夠黑嘛? orz
然後偵結報告寫這麼多無法求證的言詞,完全不合乎一般對於事件始末陳述要求客觀的要求啊。

像是

洪仲丘於獲知士評會對其作出悔過7日懲罰決議後,曾於102年6月26日某時,向徐信正提及「因得知悔過懲罰之執行,須先至軍醫院完成體檢取得報告後,始得辦理後續簽報旅長核准執行之程序,而一般體檢流程至少需時一週,依此推論,其於7月6日退伍前應可免受悔過懲罰之執行」等語,

洪仲丘都死了,沒有辦法求證,因此應該要寫成(假設這是徐信正供詞的一部分):

徐信正供稱,洪仲丘下士獲知士評會對其作出悔過7日懲罰決議後,曾於02年6月26日某時向徐信正提及「因得知悔過懲罰之執行,須先至軍醫院完成體檢取得報告後,始得辦理後續簽報旅長核准執行之程序,而一般體檢流程至少需時一週,依此推論,其於7月6日退伍前應可免受悔過懲罰之執行」等語,

這樣才能夠標示出 1. 這是誰的證詞,將來這部份出了問題該追究誰的責任 2. 表示這是供詞的一部分,未必然是實際發生的事情。
原本的寫法非常像軍檢去觀落陰取得洪仲丘本人的證詞,這是不對的。這通篇報告充滿著這種把供詞直接拿來當做事實陳述的瑕疵,這也是軍檢在這次辦案中一直被罵的點。無法求證確認的就要明白寫出來,不然只會讓人覺得你完全相信這些供詞而已。

這種問題挑不完,所以我也不挑了,裡面很多陳述看起來都得分案調查,我也不知道會不會分案調查,我直接寫結論。

結案報告其實透露出,洪仲丘下士被關禁閉真正的主導者並不是一般人公認的范佐憲上士,而是沈威志少將旅長。范佐憲上士雖然可能推波助瀾、趁機報復、甚至可能逢迎拍馬配合加速流程,但是真正要關洪仲丘下士的是沈威志少將。

被待命班人員查獲洪士攜帶照相功能手機及MP3播放器各乙具,宋兵攜帶智慧型手機乙具,除逐級通報高勤官沈威志少將外,並通知該管旅部連。

這個全案摘要的第一段其實就說了,23日當時的高勤官是該旅旅長沈威志少將。換句話說沈威志第一時間就知情這件事,然後搭配第三頁裡面的流程,幾乎可以確定27日旅本部配合文書處理的程度異常的高(晚上十點文書做好後,一小時鈐完所有的章),這在一般的部隊中,只有兩種可能一個是高層親自下命令限時交辦,所以下面緊催流程;另一個就是因為當時的高勤官是沈威志少將,下面的人為了逢迎拍馬於是主動協辦。

同時因為沈威志少將有收到洪仲丘的求救簡訊,因此幾乎只能下一個結論:「沈威志少將非關洪仲丘不可,而且意志甚堅。」沈威志少將的動機不明,有可能是離營座談(26日)等一連串相關的事情使得他對洪下士看不順眼,不然收到那個簡訊,如果沒有相當堅定的意志要關洪仲丘,至少會多探詢一陣子,確認沒有問題再執行。

23日洪仲丘被抓到攜帶照相手機,25日士評會決議禁閉,26日離營座談會,洪仲丘還親自對旅長沈威志建言,27日健檢報告跟文書鈐章完備,27晚上收到簡訊,28日沈威志少將旅長批准禁閉處分。換句話說,23、26、27、28這四日,沈威志少將聽到「洪仲丘下士」這個名字六天內至少聽到了四次。尤其最後兩天一個是求救簡訊、一個是禁閉處分的公文,一般人至少會覺得有疑慮而暫緩實施處分,結果洪仲丘的禁閉處分就這樣一路順暢送他進入地獄。

而且副旅長何江忠上校介入的時間點很可疑。從這份偵結報告,可以確認何江忠上校第一次被提到是25日晚士評會要請副旅長何江忠上校喬禁閉室床位,但是何江忠上校26日晚得知報告後才介入,接著27日傍晚後轉為積極介入。這中間能卡的事情,就只有沈威志少將的離營座談會以及第二天27日早上沈威志少將的突襲檢查。然後27日傍晚何江忠開始積極介入,包含確認禁閉室空床,要求各單位儘速配合文書作業等等。

我能想到的解釋還是只有一開始提到的兩個可能,一個是更上級(也只有沈威志少將)交辦,所以何江忠副座如此全力以赴;另一個就是沈威志有意要關洪仲丘,然後下面的人體察上意努力加速流程。

因為如果不是沈威志少將心有定見要關洪仲丘,怎麼可能會收到簡訊的時候只責令政戰看看有什麼要申訴的。這中間的流程之速,任一個經手過文書的多少都會有疑慮,擔心疏失缺漏之後就有行政責任,尤其洪仲丘的簡訊又提到程序有問題這件事?如果他沒有急著想關洪仲丘,看到程序有問題這樣的求救簡訊,至少會責令下屬查一下有沒有行政程序不完備的地方,然後就會發現要關士官悔過還要經過人評會,就會退回要求完備程序。

同時間一起被送禁閉的宋姓一兵甚至晚洪仲丘一個小時才被送到禁閉室,這中間的一個小時落差也很令我無法理解。我能想到的合理解釋就是洪仲丘的禁閉案是被列為最速件。

因此某種程度來說,軍檢還是有在做事情的,至少沈威志少將旅長涉案的情況軍檢已經注意到了(然後還有另一個凌虐部屬案分案調查)。只是實在太避重就輕太過粗率就做出結論,做得不夠好,像是沈威志這方面,如果沈威志確實要關洪仲丘,那用「共同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以外之處罰」起訴就實在太輕,因為他的貫徹意志是造成洪仲丘先冤枉被處以禁閉處分進而致死的主要原因。

這個解釋也可以解釋我的一個疑惑,因為不管范佐憲上士多麼土皇帝,這種要層層校官到將官的公文,他實在是無法完全主導。至於另一個主導人到底是何江忠上校還是沈威志少將甚至共同主導,那還是需要繼續調查。因此,現階段就偵結起訴真的只能說非常粗率,偵結報告也讓人不斷有疑點可以質疑

而且中間其他的部份實在不少瑕疵跟邏輯不太通的地方,加上之前軍檢的一些言行實在讓人對他們沒有信心。然後今天在很多人看過起訴書後又跑出來爆料(而且還有錄音等相關存證),軍檢這份偵結報告看來只是增添許多怒火而已...

只是說,畢竟軍檢的說法已經出來了,也許對某些人來說,這份報告就已經是真相了吧... 唉。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