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5 是不是到此為止了,要看你我覺悟的如何

洪仲丘案差不多到今天為止了? 我不同意這個論點

雖然我其實心裡想的跟這篇文要反駁的那篇其實是比較多同樣的論點(也就是說,如果沒有人願意繼續多犧牲一點自己的時間去爭取的話,那在重複這樣每次訴求完就被摸頭欺騙,其實很難引以為繼),雖然也會覺得該篇太悲觀了,不過我不會像這篇反駁的文章就直接把人家貼上一個「失敗主義」的標籤。

事實上,我不太知道過去十年發生什麼事情使得眾人對政治冷漠,因為我一直都很關心政治也不怕被人罵綠吱藍丁之類的標籤,雖然我跟民進黨國民黨的很多訴求其實相左。

我只說一個點,我們都知道十萬人上街頭背後代表的選票力量可能是十倍百倍以上的選票力量,但是當我們的選票的選擇對象還只是那些人,像下一屆立委、總統選舉(靠,想到還要接近三年我就頭皮發麻)很有可能還是些老面孔的時候,事實上很難有甚麼實際上的作為。像羅淑蕾每次放炮炮國民黨都獲得一堆掌聲,結果每次立院投票還不是大多都遵循黨議去了。

像我的選區如果下次還是廖正井跟郭榮宗(尤其廖正井在楊梅的服務處從來沒有拉開鐵捲門過。但是他靠著宗親票跟軍眷票還是可以輕輕鬆鬆躺著選上;郭榮宗則是名聲不太好),我實在不知道我除了投廢票或投給偶而有出現的農民黨候選人外我能幹什麼。在我不願意放棄犧牲我現在的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的生活的情況下。

這整個活動雖然我是一直在鼓勵跟希望他們能夠匯集更大的能量,但是我一直很遺憾他們之前一直在切割所謂的「政黨」跟其他議題(不要跟我說 7.20 的檢討報告沒有人提到最後晚會把場地權借給他們的蔡丁貴教授「偷渡」議題,白紙黑字在檢討報告中)。

政黨的意義就是一群有共同意見的人,不是指藍也不是指綠。對台面上的兩黨失望,其實反而該更積極參與甚至自己創黨,因為除非你去參與去改變,不然對這些政黨來說,他們其實不會理解你真正的訴求。只會讓一些掌握媒體權的人如陳文茜去繼續發揮他們的影響力。(請參考Wikipedia2005年中國南方人物周刊專訪:陳文茜直認她如何故意把台灣的公投法設計成無法使用的制度一節)

其實我也覺得除非政府繼續搞甚麼神人共憤的事情,不然在昨天江院長那樣官腔的聲明中,其實已經結束了。特別調查小組/特偵組介入依然毫無機會被以不合體制等等的理由擋了下來。其他的就都是以拖待變的聲明,像是申訴委員會,現在就有一個冤案在,要不要主動介入,或是洪家人申訴你要不要接受申訴?而在昨天這樣絢爛之後,下一次還有沒有機會聚集這樣的能量?老實說我不知道。

而其實洪仲丘案的性質比較偏向內政問題,也就是體制的整體執行的問題,就跟大埔案一樣,其實都是比較切身的問題所以才會引起比較多的關注。同時間,兩岸的服貿協定其實也是需要關注(而且這比較偏向外交跟主權議題)、廣大興案對菲的外交問題也需要關注、核四的議題其實也需要關注...

在參與公民1985聯盟的一些人自滿於創立了社會運動沒有政治污染的新的典範的時候,其實同時也在對這些他們沒有參與的其他議題貼上被政治污染的標籤。

這樣其實自己放棄了不同議題、不同意見的社會運動互相串聯匯聚更大的力量讓掌握政權的那些人怕的可能性。因為擺明了你們不會串聯啊。這使得整體社會運動都只能在單一議題上匯聚比較大的能量,而比較無法讓實際掌握行政機器的人願意去配合改變。像是 7.20 後,國防部接受的幾點訴求,順利被行政院封殺。民進黨在立法院提出的相關幾個案子,也順利被國民黨封殺了。

然後這次江院長再回應,就看看週一行政立法兩院又要配合演甚麼了。今天就看到,原來執政黨的承諾有但書,軍審法要綁核四公投啊。

這次最大的成果,大概就是有很多人慢慢又開始參與政治了吧。雖然他們自稱為公民意識。但是政治本來就是眾人之事,不參與,就是讓少數人的意見主導了你的生活。

最後附上 8/3公民1985行動聯盟最後演說逐字稿

這最後的 40 分鐘演說,其實才是這一整個活動的精華。這代表了公民聯盟的發起者,開始有在思考自己還能夠多做些甚麼。

然而,這一篇演說,也將是掌握話語權的那些御用媒體人,週一反撲的開始。因為你已經被他們這些人抓到了你們的假,你居然想串聯其他的議題?你們果然不單純、背後有其他政黨的勢力!諸如此類的攻訐將會接踵而至。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