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1 南鐵東移

其實我一直沒有辦法對文林苑、大埔、桃園東門市場、永春都更案這幾件事表達比較明確的立場,原因就在於,這些事情其實都有一定程度的利益性在其中,不管公共利益的比重有多少,由於其中的確有相當的利益在其中,在假設我處於其中的利益位置的情況下,我無法那麼大公無私去聲援文林苑王家跟大埔居民,直到他們的家被公權力拆除以及真的有人因此而自殺我才覺得我有立場對粗糙粗暴的行政手段進行譴責。

或許是因為出社會一段時間了,父母走了以後跟親戚處理權利的時候發現一些糾葛問題(連親人之間都會這樣了),加上自己的一些經歷讓我從以前就不是很相信人性本善,我對於人性是很悲觀的。而南鐵東移雖然最近才比較浮上新聞版面,但是其實因為跟我有切身關係所以長期我一直都有在追蹤。其實南鐵地下化講了二十年了,最近幾年才好像開始有真的在作。

怎麼說?其實就是父親遺留下的權利中,有一部分是台南中區(現在合併成中西區)老家的權利。以前台南中西區是個很繁華的地段,後來因為都市交通計畫失靈,然後加上新市區的開發,所以中西區就沒落了,即使如此,台南老家因為離赤崁樓、台南火車站、威秀都很近,其實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價值。雖然台南市中心在中西區應該只剩下車站跟威秀中間比較繁華。

對住在火車站前站(中西區)這邊的人來說,其實是很渴望把台鐵這一段地下化,進行都市縫合的。因為之前台南的發展已經不及中西區太久了。而且台南火車站段,鐵路鐵軌好一點的路段有磚牆、水泥牆隔開,但是其實很多段就只是夾板跟木條隨便隔一隔而已,危險性就更不用提了。青年路的平交道一向是車禍的高危險段。

而每次回台南,就會感嘆東區跟安平區與中西區的發展差太多了,東區的路又大條又漂亮又繁華(但是百貨商城主要還是在前站這邊),安平區看起來挺漂亮的,中西區就除了車站前比較好一點外,其實相對破舊,近幾年台南市政府也才開始對中西區的一些古蹟進行修復跟整理,像是林百貨也在今年重新修復了。也因此,我相信對於很多離鄉背井的台南市(舊市區)人來說,能夠台南市中心段鐵路地下化應該算是悲願,因為這樣才有機會進行舊市區的整體整理、修復與發展。

事實上南鐵東移抗爭的人其實也不反對鐵路地下化,甚至也不反對徵用徵收拆掉他們家,他們抗爭的是要爭取「原地遷回」或是以「地下化後的市價補償」(現在是以市價十萬到三十萬徵收,地下化後的土地市價其實也不一定會如同他們估算的七十五萬到九十萬那樣高;大埔則是用低於市價非常多的公告地價徵收)。所以在台南市政府提出遷到南台南站(南台南站以後也是地下化的一站,簡單來講,台南段鐵路地下化之後,台鐵會增設很多區間車站,使台鐵在台南段有類似捷運的功用,而台南市政府其實之後主要要開發南台南副都心案)附近的住宅後,也開始慢慢有住戶接受這個補償方案。

而其實若是相信台南鐵路地下化之後,可以活絡台南市的經濟的話,爭取原地遷回的確是有比較大的利益。我是沒有相關建築工法跟專業知識,所以其實我也不知道那一段地下化之後,住戶原地遷回能不能住人,畢竟鐵路地下化就我所知並不是就在地底挖個洞把鐵路放進去那麼簡單,像台北市市民大道周圍(而且捷運跟鐵道沿線軌道六公尺內禁建)就很多排氣排水調溫設備,還有周圍的防震、開挖之後的地層支撐(不然就會像高雄捷運之前坍塌的意外一樣),其實我不知道自救會提出的工法合不合理法,能不能用。

事實上如果你敏感一點的話,在華山公園(市民大道跟林森南北路交口那一個公園)其實偶而還是可以感受到微微振動的感覺。

總的來說,其實南鐵東移這個案子,在公共利益跟共識上比較沒有差異,差別其實主要在施工工法跟補償措施。施工工法我說了,我不是建築或交通施工專業,我無法評論問題在哪。

而補償呢?以我個人來說,其實台南市中心在鐵路地下化前要再開發發展是有點困難的。而地下化後就 ok 了嗎?也不一定。首先要考慮的是,鐵路地下化後,鐵軌振動的影響能不能在鐵軌週邊建築大樓。其實現在以台北市市民大道跟新北市新板特區為例,應該是可以的,但是新板特區跟市民大道,預留了很大的緩衝空間,台南段的空間我沒有什麼印象了,或許要找一些資料照片看看有沒有夠大的空間。

新板特區其實是把舊板橋火車站(現在府中站)整個放棄掉,然後找一個比較爭議比較低的土地進行徵收然後施工建新的站。台北車站跟松山車站的地下化則是比較接近現在台南火車站要進行的施工模式,在原站址附近找一個合適的地(大多是公有地或空曠地),然後根據需要徵收更多的地作施工用。

我相信南鐵東移的鄉親看到的應該是新板特區的繁華所以積極爭取原地遷回,但是新板特區是一個完整的新的商業計畫區,目前比較接近的應該是台南市的南台南站副都心開發計畫,而事實上目前看來,台南市政府應該著眼點在南鐵地下化後以南台南站副都心開發可以串起四期重劃、五期重劃,事實上光從地圖上看這邊也比舊的台南火車站更適合開發,因為開發完之後,東邊接仁德交流道、東南接高鐵台南站、南邊有台南機場、北邊就台南火車站,整體交通的便利度看起來會跟新板特區還有信義計畫區比較接近。單純以交通方面來說,這邊開發成功的機會是不低的,這也是台南市政府會以南台南站的土地作為補償的主因。

當然人會爭取原地遷回還有一些情感上的因素,那就得看怎麼處理得好了。基本上這其實是行政手段的問題。畢竟中西區跟東區車站附近有很多歷史悠久的建物跟老街區,老實說,我個人情感上比較想要保留啦。

而因為要徵收的原本就是住商用地,徵收後地目其實也不會變,唯一可能變成的就是交通用地或特定用地,這個原地遷回反而可能是得不償失。單純從地目變更方面來看是如此。這也是跟大埔案的差別所在,要說台南市政府炒地皮有點牽強,況且原本鐵路的用地也就規劃成大道路了。

回到原題。目前南鐵東移的計畫比較像是台北車站跟松山火車站的計畫。根據目前觀察,施工中對整個商圈的破壞太大了。也因此,原本松山車站跟台北車站附近的商圈人潮就被信義計劃區跟東區 SOGO 商圈整個吸走,連帶松山車站附近的五分埔,台北車站站前商圈也因此相對沒落,要復舊可能還得花上很久的時間。

講了這麼多,政府徵收就合理嗎?不,其實講這麼多,只是從利益跟都市發展的方面,以及我曾經身為台南市中西區居民的立場來考慮的,畢竟台南火車站前站的中西區早就發展飽和而沒落(我家對面以前是住辦商電影院,現在是柏青哥店),舊有的都市規劃也不堪用,其實現在的爭議已經比二十年前第一次提出台南鐵路地下化的時候遇到的阻力少很多。更直接來說,不管是原地遷回或是南台南副都心補償,將來能不能有上漲都是未知數。不過以地下化後的可能市價徵收這個要求其實還蠻有趣的,這其實還蠻符合台灣人的房地產永遠不會跌的信仰的。

而這二十年來,看到進行鐵路地下化的其他區域的發展,以及台南產業比較欠缺多樣化而年輕人口外移,南鐵地下化與東移相對的阻力真的少很多了。所以最後就真的是行政手段要怎麼做的問題。

只是就跟我繼承了我父親的台南老家的權利一樣。就算我早就不會回去住,每年被土地稅跟房屋稅弄得不勝其煩,然後因為長輩還有營業行為所以每年報稅莫名其妙有租金收入要報(根本沒有拿過錢啊),然後房屋也很久沒整修一堆老舊管線每次回去都很擔心電路走火失火,就算我這一輩的人可能有共識之後會處理掉,但是在長輩還在的情況下,我是不會逼著要處理的。反正總會有大家都達到共識的情況的,就算還要拖二三十年也無妨。

只是那個老屋也沒有無障礙設施,樓梯爬上爬下對老人家其實身體很傷又危險,我其實不知道這樣對家中的長輩到底好還是不好,只是我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都過世了,就算還沒走我也早就離開台南落腳在桃園,台南老家這個權利只是每年有一堆莫名其妙的稅金要幫忙分擔給兩位伯父住,長輩的住居這是我的堂兄弟姊妹要去擔心的事情。在我經濟能力還許可的時候,就只好繼續拖著。只是之前我收掉自己的事業的時候,多少很怨台南這個權利讓我一堆申請不符合資格而我又難以處理。

同樣地,台南鐵路地下化已經拖延了二十年就算這件事的公益性跟必要性其實對台南舊市區居民來說相對重要,但是既然還有爭議我倒是覺得就繼續協商協調也無所謂。反正我早已經用腳投票離開了台南,而其實我也沒有打算一定要繼續留在台灣。 事實上,每個地方每一位居民都可以捍衛自己應有的權利跟利益,而每一個人也都可以去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跟利益,這是憲法保障的人權,也是普世價值,也不容其他人,不管是財團還是政府甚至另外的其他人,隨意侵害。

就跟我的權利因為卡在長輩另外也有持份,所以我無法很難處理賣掉只能坐視每年現金一直流出,但是我可以強逼另外的持份的長輩也要賣掉嗎?這是說不通的,就算一起賣掉會比較好處理也比較好賣,但是長輩他們說不賣那是他們的權利。而事實上我手上的權利其實我也可以賣掉,只是目前沒有願意接手的人而已。我不能因為我個人的方便,而去強迫他人做他們不願意的事情,就算那件事其實對他們不見得有壞處。

這也是我無法對大埔、南鐵東移等等許多都市更新計畫無法有一個明確的立場的原因。我最後會表達立場的時候,都是公權力侵害了個人的權利的時候,大埔、文林苑都是最後公權力侵害了人民的權利(所以都更法部份內容容許侵害個人權利這件事在今年四月由大法官釋字七0九號解釋部份違憲,但是還是有部份認定僅需檢討),最後我才比較明確有表達反對公權力侵害個人權利的立場出來。

大埔案是連原本申請的群創都不要地了,然後竹南園區還有大量土地閒置的情況下,公益性之有無最後嚴重讓人懷疑;文林苑其實一直是跟建商合辦都更,公共利益更低(所以問題一直在,為什麼在還有不同意也未授權的情況下,都更就可以實施跟申請通過然後開賣);南鐵地下化這件事其實公共利益相比起來的確是高上不少,所以現在既然有爭議那就繼續協商協調吧。

反正都已經溝通協商二十年了,繼續多等幾年也不會怎麼樣,反正等不及的早就用腳投票了。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